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梁卫星:高考-绑架民族命运的三尸脑神丹  

2011-10-01 11:19:58|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傲江湖》里,历届魔教教主用以控制手下教众的手段多多,但却以三尸脑神丹最为利害。魔教教众吃这种药,多半是恐惧于吸星大法之类的超级暴力,也有少数是被欺骗后不知不觉吃下。自然,一旦吃了这种药,如不定期服下解药,尸虫便会即时发作。发作之时,尸虫钻而入脑,咬啮脑髓,痛楚固不必说,更可怕的是做起事来狂乱颠倒,比疯狗尚有不如。服药人此时之痛苦非言语可以形容,只觉生不如死,如若无勇气自杀了断,便只有死心塌地的葡匐在教主脚下,毫无理智与廉耻的高呼“教主千秋万岁,一统江湖”。此后,任你是铁打的英雄好汉也只能亦步亦趋,为奴为仆了。任我行之类的魔教教主以如此残忍暴虐的手段摧残人性,实是公然与人类为敌,人人得而诛之,实属应然。魔教的三尸脑神丹如此灭绝人性,人人得而毁之而后快,怕也是不言而喻。
  可怕的是另外一种人,另外一种三尸脑神丹,他让你心甘情愿的服下后,还对他感激涕零。岳不群就是这后一种人。岳不群从小给予弟子们的关于忠孝节义情等等江湖主流意识形态的教育,就是这后一种三尸脑神丹。岳不群若不是后来自暴其奸,自露其恶,令狐冲只怕会终其一生为其控制而不自知。事实上,即使是在岳不群的奸恶面目大白于天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令狐冲不也还是不能不为其所用吗?令狐冲摆脱岳不群从小灌输给他的意识形态药毒控制的心理过程实在是漫长而惊心动魄的。
  有人可能说了,岳不群如果不变成后来的五岳剑派盟主,那他就是真君子,你就不能说他给予弟子们的忠孝节义情的教育是三尸脑神丹。这种说法是完全没有看清意识形态的本质就在于其虚伪性、欺骗性及强制性。
  强制性当然是指以暴力为后盾垄断一切话语霸权的论证方式,此不多说。所谓虚伪性,是指意识形态作为一种权力话语,永远都是赤裸裸的权力控制的妩媚面具。在华山剑派那样的专制主义江湖作坊里,岳不群用以控制剑派的其实是高人一等的暴力技能,而忠孝节义情不过是他掩饰这一秘密的精美包装。所以,当岳不群意图控制五派而不是一派的时候,他的作坊式意识形态就帮不上忙,他的本性:对更高级的暴力技能的追逐就不能不暴露出来。当然,如果他在控制五岳剑派后有足够的时间,他肯定会寻找更具普遍意义的联盟级别的意识形态脑神丹来遮蔽这一赤裸裸的暴力统治真相。可惜的是,金庸没有给他机会。所谓欺骗性则是相对于意识形态受众而言的。或者说是相对于三尸脑神丹的服用对象而言的。所有的三尸脑神丹都不容置疑的宣称,他将给予一切服用者以无限的幸福与满足。这种幸福与满足不仅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一句话,服用了三尸脑神丹,你就成为了上帝的选民,你的命运就被幸福与满足预先选中,你的生活轨道就一派明朗灿烂。你不知道,你的命运已经被绑架,你还感激涕零。倘使你感觉没有被三尸脑神丹选中,你还会努力成为其选民,不被绑架不罢休。
  这当然说的是高考。在当今中国,有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三尸脑神丹比高考更让人欢喜让人忧呢?
  不是吗,一个孩子,在他于母体内产生第一个细胞的时候,他就被笼罩在了高考的意识形态包裹之下。他的亲人就已经为他进入高考意识形态的修炼轨道作好了种种打算。这一阶段,母亲以一种温情脉脉的胎教方式预备着给他以进入被绑架轨道的智力储备。到他出生以至进入小学,他被奶粉、钙片、口服液簇拥着,被唐诗宋词、轻音乐、无限制的娇宠包围着,他成为甜腻腻的希望工程这一高考分支意识形态的呵护对象,在对智力与体力的无限想像中,成为全家人的最高幸福指数。然后,他的童年突然结束了。他的高小与六年中学阶段,成为他与全家人的梦魇。于他而言,是奥赛、家教、形形色色的补习班,是没有尽头的题浪卷海,是几乎所有兴趣爱好的失落与沉埋。于其家长而言,是风雨无阻的接送乃至陪读,是绞尽脑汁的营养滋补,是战战兢兢的讨好抚慰,是毫不声张的开源节流苦攒勤积。他们自觉自愿的陷身于这可怕的梦魇之中,因为他们以为前面有美妙的大光明,这是沐浴大光明的必须代价。然后,黎明前的黑暗这一时刻终于来临了,高考的冲锋号吹响了,响彻肺腑。
  很难想像,如此之长的可怕梦魇,如此单调乏味的生活,如此枯燥艰难的漫长循环,怎么可以忍受下去。然而,人们忍受着,而且一直忍受着,一代又一代。
  为什么呢?首先,为了配合、支持并帮助全民融入高考意识形态的光荣轨道,各种知识体系被生产出来并被迅速即时的投入使用。比如,胎教学、婴幼儿教育学、营养学、青少年心理学、家政学……形形色色的知识学问体系都是围绕着准备高考的孩子及其家长,无数相关的专家学者为此殚精竭虑。其次,为了全民能尽可能舒适的通过高考意识形态的测试,各种各样的服务系统,从政府到民间,被纵横交错的建立起来,形成了一个俱细无遗的网络。邮政、交通、公安、餐饮、住宿……举凡与学生有关的任何行业、任何部门都行动起来,提供最好的服务。当真是全民动员,举国关注。高考前专家通过各种媒体的知识指导与心理疏导,高考时的餐饮、住宿的低价优质服务,高考后的专家志愿建议……无不体现了这种服务的细致体贴。
  应当说,知识的生产、服务的提供与相关领域部门的利益冲动有很大的关系,然而,谁也不能否认,所有这一切都是应需而生的。这正好暗示了这种需要的合理合情合法,正好暗示了这种需要的正确明智。这种暗示毫无疑问强化了人们对自身自觉投身于梦魇中的终极肯定。更重要的还不止此。因为知识的生产与服务的提供其刺激源固然在于大众的需要,但更在于统治权力的需要,没有统治权力的需要,很难想像,如此全民动员式的知识体系的生产与服务网络的建立是可能的。谁都明白,知识的生产与投入,首先必须要经过统治权力的审核。正是权力控制全民生活的欲望孕育了新的知识体系与服务网络。一切知识系统都是为权力服务的,这种知识与权力的苟且关系不一定为大众明确了解,但权力在其中的主要操控作用还是一目了然的。而正是这种权力的操控作用使人们深受鼓舞:他们所做的一切梦魇,权力最终会给予补偿!
  现在,一切都明朗了,人们之所以如此疯狂的自觉自愿的投身于长达十多年的高考梦魇,就在于,权力给了他们生活的所有美好承诺,而且,他们的梦魇长途一直都伴随着权力无微不至的抚慰与支持,这使他们对于高考后的美好生活有了无比的信心。走在权力为他们铺设的高考轨道上,他们的内心洋溢着单纯的苦与乐,丝毫不知,生活还可以有其他的轨道。
  是的,生活本该有无数轨道的,本不该只此一条,然而,这只是应然,却不是实然。或者说,在中国语境中,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却不存在现实的可能性。为什么呢?你只要想一想,为了高考,权力所提供的知识与服务上的无保留的服务,就明白,权力早已把所有的其他路径在人们的脑子中萌芽之前就给永远封杀了,不留丝毫的痕迹。换一句话说,人们所生活的世界是一个被权力重重封锁的世界,举凡生活方式,思维路径,幸福内含,知识学习……无不是被提供的,而无须自己于纷繁芜杂中选择。因为只有单一简化,选择就是规定。
  也许有人说,当前社会的娱乐业与美容业是极其开放的,这难道不正体现了我们这个社会是开明的而不是封闭的吗?不错,当前中国社会是一个娱乐至死,美容至上的社会,无论你如何娱乐,不管你怎么美容,都没有人干预你,相反,你还会从中获得巨大的好处,但这能说明什么呢?——我们这个社会,除了身体修饰与娱乐知识学被无限制的放开以外,你能看到关于思想与灵魂的任一自由知识学的存在吗?
  事情还不明显吗?——正是娱乐至死的意识形态,有力的充当了权力的五彩缤纷的变脸绝技。当你沉溺于这一变脸绝技的欣赏快感中的时候,你就成为了歌颂无脑子的超级无脑存在。于此可见,高考知识学是对人们与生俱来的自由独立命运的绑架,这种绑架让你丧失了所有生活与命运的丰富与繁复,也丧失了人之为人的选择与创造的尊严。而娱乐知识学则给人一种虚假的丰富与繁荣,让人永远都回不到人之初的自由独立状态,并且以此为快乐满足。这两种知识学所打造的意识形态脑神丹确保了权力的稳定性与合法性,人们在心悦臣服中,交出了自己的生活,于被绑架中快乐的享受着理性与自由匮乏的命运。
  这也许有些夸大其辞吧?不是吗,在这个据说大学毕业就是失业的时代,人们还怎么可能如此相信高考可以给予自己及自己的子女以美好的前程呢?好吧,那么,你就不参加高考吧,你不为高考做任何准备吧。那么,你是三陪女,你的子女也就只能做做招待了。你是农民,你的子女除了继续做农民,可能的选择就是到城市去做民工或保姆了。你是工人,你的子女也就只能做无业人员了。你是下岗人员,你的子女也许只能做乞丐了。你怎么可以不知道不过高考这一关,你甚至没有做梦的权力。是,高考也许一样意味着失业,但你至少还有些许机会。比如考研、考博。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高考这一关,你或是你的子女一辈子就只能属于这个断裂型社会里那个被抛弃了的阶层。有例外吗?当然有,比如丁俊晖、比如李想。但你还能举多少出来呢?如果你觉得你也有希望,那么,你就等着生一个天赋异禀的子女吧,不过,那你恐怕还是要懂一些营养学和教育学。或者,你就等着望天收吧。
  高考,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身份与资格的获取,是通往权力垂青阶层一员的一个基本关卡。你不可不过高考这一关!于是,我们说,以7万元的天价包机赶考,以总统套房购买考试之余的服务就不再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发昏,而是一种洞悉了高考时代本质的睿智。
  毫无疑问,高考,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三尸脑神丹,没有哪一个家庭没有服用过他,也没有哪一个家庭不正在服用他,没有哪一个准家庭不准备服用他。他使这个民族几乎所有的生命与生活为之颠狂为之梦想。这个民族的几乎所有的人们在对无须创造的幸福未来的憧憬中欣然吞食着这一剂毒药,梦想着被绑架的生活的美满。然而,我忍不住想问一句,这个民族,还有一个正常的自由人吗?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1年09月26日 - 守拙 - 守 拙

雾中女神:周四,美国纽约,浓雾笼罩自由女神像。自由女神像将于10月28日迎来其第125个落成纪念日,并将于10月29日关闭,开始为期一年的内部维护。

2011年09月26日 - 守拙 - 守 拙

周二,四川渠县,几个孩子站在一处被洪水浸泡的房屋中向外探望。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