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晓坡:C家的B孩子  

2011-10-26 23:09:31|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个段子说,请用ABCDEFG几个字母造句,据说,最佳答案如下:“A呀,这是C家的B孩子?光脚在D上,EF也不穿,连小GG都露出来啦。”前两天,我终于搞清,这答案一定是河南人做出来的。

  事情是这样的,天擦黑时,前头有个瘦瘦的孩子,进小区时,跟门卫要了电子门卡,把门一开,然后头也不回,把门卡往后一抛,走了。然后,就听到那位河南保安的气急败坏:“A呀,这是C家的B孩子!”哦,这句话,一定要用河南口音,而且肺活量要大,才有足够的韵味。

  我帮着捡起门卡,也很好奇这究竟是“C家的B孩子”?耍酷的动作,真是别出心裁啊。追上前一看,原来是3楼的小女孩。于是,门卡的事,我连提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位5年级的小同学,接受过严酷的斯巴达式教育。每逢暑假,在一个水库里,老爸都要盯着她,连续游泳一个半小时以上,中途如果想休息,就会被一脚踹回水里。有一次,上她家串门,看她手上打着石膏。问怎么了,她顽皮一笑,脱口而出:“老爸不小心给弄断的。”除了老爸,没有任何东西让她害怕。每天放学,她总要先上车库看看,她老爸的车子在不在。老爸没回来,她就四处招猫逗狗。比如你上电梯之前,她会先窜进去,把所有楼层都啪啪啪按上一遍,然后溜出来,飞快地跑上三楼,在电梯口向你做鬼脸,留下你在电梯里一层层地生气。每天上下学,她总是在马路的车流中如猴子般翻越隔离栏。我太太提心吊胆,几次要找她家大人说说,想想又作罢,除了让她挨顿揍,招惹这孩子仇恨以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巧的是,我住的这个楼道,“B孩子”特别多。

  五六年前,刚搬进来那阵子,电梯里总有一股怪味。开头想,是不是谁漏了垃圾汁?后来又觉得像臭鱼烂虾,再后来,又像是尿臊味,可是仔细察看,又不见水渍。真是蹊跷啊。有一天,闻起来类似臭鸡蛋味,突然惊觉,这太像泄漏的煤气味了。神经一下子绷紧,煤气公司的朋友也火速赶到,带来先进的气体分析仪。不过,仍旧铩羽而归。除了肯定不是煤气外,没有其他结论。直到数月后的一个早晨,我看到电梯的一角潮湿,脑子一闪,想起一桩往事。立即找到保安,请他调阅清晨6点半至7点半的监控录像。一看,是楼上那个上六年级的男孩,背着书包,迷迷糊糊走进电梯,撒一泡尿再走。每天上学前,总是这个男孩,总是如此情景。至于,一泡尿在封闭的空间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种类的怪味,估计要化学家才能弄清了。

  那一桩让我解开迷团的往事,发生在我读小学时。有一节军训课,老师让人去拎几壶开水,有几个男生自告奋勇。结果,几壶水里,都被一个小家伙撒了尿。东窗事发后,全校集会,声讨那个撒尿的男生。校长站在高高的水泥台上,痛诉哪个女生知道自己喝尿后当场呕吐,还有哪个女生当场大哭。校长的本意,是举例说明,此事后果之严重。可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几个女生上。他每点到一个不幸喝尿者,台下就一阵嗡嗡嘤嘤。我就此明白一个道理:不论是谁喝了尿,都不是悲剧;悲剧在于,全世界都知道你喝了尿。

  从某种程度上说,每人都是一个善恶的容器,没有至纯的善,也没有全然的恶。特别是对孩子来说,善与恶的比例,很像川菜中的鸳鸯火锅。底下的小火,咕嘟咕嘟地熬着,恶的那一面,往往像是翻滚着红油的那一面,往往更刺激,更爽利。

  我初二时,有一节劳动课,任务是擦拭窗子桌椅之类。劳动工具,老师要求女生带脸盆,男生带抹布。活儿干完后,老师让大家在操场活动。于是,我跟两个死党,中途悄悄溜回教室。然后,从桌下掏出了女生的脸盆,乒乒乓乓一顿狂砸。然后,若无其事,再回到操场,互相推推搡搡,整出很大动静,制造不在作案现场的证据。女生回到教室后,看着一地的碎瓷片,有的目瞪口呆,有的嚎啕大哭,还有的发出咬钉嚼铁的诅咒,痛骂砸盆子的坏蛋将来全都断手烂脚。我跟两个死党,作呆傻吃惊状,但被迫抑制着的狂笑,在心中狼藉满地。那个年代,搪瓷脸盆,对每个家庭而言,都算一笔不小的财产。砸了那么多脸盆,如今想起,可算是我此生所做的最大恶事。

  人到中年,往往喜欢执念于一两桩往事。比如,每遇上一个“B孩子”,我就想起自己当年的恶行。那时的动机是什么?是多余的精力,就意味暴力的发泄?好像是的,那时的孩子,人手一把弹弓,几乎每一盏路灯都是目标。也许,就为了看看女孩的哭泣?好像是的,女孩的哭泣,对邪恶青春而言,也确实有一种快意。

  古人说,无小恶无以成大恶,无小善无以养大德。我的理解相反,年少时,做一点小恶,等于把恶早点耗光,剩下的善会更多。对大部分人来说,人性之恶,也许有一个总量。早一点耗费了,剩下的恶,在人性中所占比例会更小。所以,对再坏的“B孩子”,我也怀有善意。但我更喜欢明火执仗的坏,那种阴损的“B孩子”,总让人忧心忡忡。

  记得两三年前,有一次在公交上,听几个孩子在激烈争执。是一件什么事,我完全忘了。只记得,其中一个小男孩,很大声、很隆重地诅咒发誓:“如果真的是我,我爸我妈我爷爷我奶奶全家死光光!”小家伙们立即全体静了下来。不一会儿,我下车,其中两个孩子也下车。然后,就听到一个在问:“明明就是你嘛,为什么还说死光光?”,另一个狡狯地笑笑:“我说死光光,就能死光光?我又不是老鼠药。”那种诡诈的轻松,令人印象深刻。

  “B孩子”的坏法,有好多种,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种。前几天,收到一个所谓“香港六合彩特码发布”的短信,最后一句是发布人铿锵有力的广告词:“如果号码不真实,王西旺全家出门被车撞死。”我就疑心,两三年前,那个以“死光光”发誓的小家伙,不会就是这个“王西旺”的孩子吧? 

       (载于《读写月报 新教育》2010年第十二期》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1年10月18日 - 守拙 - 守 拙

警戒:上周四,哥伦比亚Puerto Gaitan市,一名警官在缴获的数袋可卡因旁站岗,这些可卡因被向媒体展示。警方说,他们在一次对乡村地区实验室进行的突袭中缴获了超过六吨重可卡因。

2011年10月18日 - 守拙 - 守 拙

战斗继续:上周五,利比亚苏尔特,一名执政当局士兵端着机关枪朝卡扎菲的支持者开火。当天,在的黎波里,执政当局武装和亲卡扎菲势力之间爆发了该市两个多月来的第一次枪战。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