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刘墉:谁杀了小悦悦  

2011-10-27 13:05:26|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位朋友,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因为找不到工作,只好去一家货运公司上班,每天天不亮,就由台湾最北边的基隆,押车一路开往南边的高雄。

  才上班不久,他就来对我说,每天坐在前面副驾驶的位子,看到不少车祸。最令他不安的是,常在天刚亮的时候,发现公路上躺着人,多半是夜里骑机车疾驶的,因为没看见路上的坑洞翻车。只见人躺在路上、车子倒在一边,有时候人还在流血,伸着手求救。

  「你救了几个?」我问。

  「一个也没救!」他摊摊手:「司机说了,如果我们下去救,会被受伤的人诬赖,是我们害了他,麻烦可就大了。所以每次车子都小心地绕过躺在路中间的人,而且可以看见前前后后,别的车子也一样,没人敢下去救。」

  才听他讲完不久,看到电视新闻说有钓客坠海,附近的渔民明明看见了,却没人去救。

  记者还解说,因为当地的渔民有个迷信,就是水里的冤魂拉那个人作替死鬼,如果渔民下去救了那人,得罪了水鬼,下次就会抓救人的人。

好人难做?

再说个我的亲身经历,二十二年的前的十月某日,我去台的北近郊六张的犁为父亲扫墓,下山时看见一个孩子躺在血的泊中,旁边一辆扭屈的脚踏车。显然他顽皮,从山上顺坡往下冲,撞到山边的大石头受伤。

当时有好多人站在四周你一言我一语,却没人去救,我马上下山打了紧急救助的电话,但是隔了半天,都没见救护车来。跑回失事现场,看见一个年轻妇人去抱那孩子,却抱不动,我赶紧冲上去把孩子接过,问旁边停着的计程车能不能载去医院,司机犹豫几秒钟,答应了,却听见有人喊不要冒险、会倒楣的!原来是那司机的岳母。所幸司机没听,让我把满身满脸鲜血的孩子抱上车,开往附近的医院。


  我冲进医院呼救,里面一个工作人员一边招呼担架,一边对我说:「你是救他的人吧?你麻烦了!他会怪是你害他。」

  跟着,我染了满身鲜血地跑回家,邻居问出了什么事,居然也说「作好人小心惹麻烦哟!」


慈的善不慈的善?

  同样的情况,几年前我在网上看见似乎上海有个年轻人,救助一位摔伤的老婆婆去医院,后来被老婆婆诬的赖是「他」害的。接着好多网友议论,说从此再也不敢作好事了。

 最近又听说大陆有个年轻女子,(好像是,又好像不是跟慈 的善团体有关。)大「秀」自己的奢华,造成一堆人围剿调查。也接着看到很多人反映,从此不信任慈善团体,因为慈的善团体都是敛的财的。连我上个月去大陆,都有朋友说,大陆的公益团体因此收入大减。

   只是,我立刻想到南亚海的啸的时候,我有位好朋友捐了许多钱去印尼。有人讲当地政府腐的败,只怕外面人捐十块钱,到灾的民手里只有一块钱。

  我那朋友只淡淡一笑地说:「毕竟还有十分之一到灾民的的手里,如果我们都拿这个当借口,不捐了,他们不是十分之一也拿不到吗?」

 喜舍!喜舍!

  人们不行善倒也罢了,最糟糕的莫过于找借口不行善,甚至阻人为善。深究起来这有个心理:是别人捐款,自己没捐,面子挂不住,知道了这样的「内幕」,正好可以当作托词,意思是捐也白捐,甚至有「我才不当冤大头、不当傻子」的味道。

  这种心理难免,而且捐钱并非义务、也不一定人人有能力。只是如果那借口说多了,一个传一个、众口铄金,好比前面那货运司机和海上渔民说的,甚至成为一种迷信、变成一种口号,就麻烦大了。

 

   换个角度想:

  「喜舍!喜舍!」舍的时候要欢喜。为此,我曾经对义卖会上,主持人指着宾客,半强迫地要对方捐钱的作法表示反对。因为那样常常捐的人不情不愿,回去还要怨。

  我有个朋友,甚至在作公益演讲时,反对主办单位在门口摆奉献箱。他的道理是:「当大家刚听完演讲、心怀感动时,常会冲动地掏口袋,结果回家又后悔,所以不能利用人们的热情,必须等他们冷静之后自己乐捐。」

  道教的《修身宝璧》里也提到行善,意思是一个人如果不能善待亲人,却对外人行善,非但不是行善,而且是行恶。

  行善绝对是一件应该衷心愿意,而且量力而为的事。也可以说那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没有外人能置喙,也无须别人「强力劝进」。只是,自己不做倒也罢了,如果非但不做,反而猜测别人;见到他人行善,就冷嘲热讽,说对方沽名钓誉。甚至找到「借口」,便猛宣传,阻止他人行善,则是行恶!搞不好,还是大恶!

 凉心!良心!

  再换个角度想!

  对于别人没有行善,我也认为不能妄加批评。

  举个例子,某地涨大水,下游的渔民看着尸首一具具漂下来,起初把每具都捞起,但是捞多了,变成视若无睹、任尸首漂过,或将尸体拖到船边,等着死者的家属来找,再谈价钱,把尸首捞给丧家。

   乍听,渔民太没良心了、太可恶!好像丧心病狂!

  但是且听我说个五十年前的往事:

  我小时候有一阵子住在台北近郊的碧潭。那只是一条河,由于中间有一块广大的水面,所以称为潭。正因此,上游的水势虽然疾,一流进「碧潭」,就被「涵纳」,变得看似波平如镜。

  许多泛舟的人不觉,直到把船划到接近下游的位置,才惊觉水势突然变快。所以在碧潭的下游,常听见人们在水上喊救命。

  按理,人命关天!岸上的人应该立刻去救,我却多次看见附近的「船家」站在岸边喊价:「五百块!六百块!」而且愈危险、价钱愈高。

  我当年虽小,还是很不平,有一天过去责怪船家,却见船家叹口气说:「小弟弟,你要知道,我们虽然识水性,疾流还是危险哪!而且一艘船、两艘船、隔几天来一下子,我们还做不做生意啊!还有,你在这里多站几天就会知道,你救了他,他不一定感激,就算答应了价钱,上岸还是赖账。以前免费下去救的时候,有人连句谢都不说,好像我们是「欠」他的。

  我后来果然看见有人被救起来,才上岸,惊魂未定,就破口大骂船家:只要钱、不救命!一毛也不付地悻悻然离开。

 

  公义与公益

  我当时幼小的心灵一直想,到底谁不对呢?

  同样的道理,如果捞尸体的人,整天只顾捞尸,他和他的家,由谁顾?

  今天社会上有那么多责人行善,和借口不行善的人,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头想想,那些借口是怎么来的,那些诬赖好人、倒打一耙和不能知恩图报的人,是不是恶的真正源头?

  我们是不是应该从积极的方向去做,一方面严惩忘恩负义的人,一方面对见义勇为者有实质的补偿,一方面严格审查公益团体,而非消极地说「我不捐了!」

  或许有人说,给他们报酬,他们也不会要。只是我要讲:如同拾金不昧的人,法律规定可以向「失主」索取一定比利的报偿。收不收是「他们」的事,给不给是「失主」的事。因为这是公益、是公理、是公道,更是整个社会的公义!没有公义的社会,公益很难持久。

 

  众口不可铄金

  最后让我再一次呼吁大家,用积极的态度去监督公益团体、用牺牲的精神去奉献爱心,用宽容谅解的心去接纳可怜人,而非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以自己好恶的「第一反应」作判断、置身事外地说风凉话。

  而且,你可以不行善,但是千万别在他人行善时冷言冷语。更不要因为一点负面消息,就不断宣传,作为不行善的借口,将一些恶毒的观念四处传递。

  想想!当一个肇事者,撞伤人之后,非但不下去救,反而倒车再辗过伤者。被抓之后还说「压死大不了赔一笔钱,压成残废反而会被拖累一辈子。」

  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常听到?

  听久了,听多了,一朝你自己闯祸,这句话是不是可能掠过你的心头。于是慌乱中,你可能做了傻事、犯了不可原谅的错。

  请问!谁是祸首?

  你这撞人的人当然是祸首。但是把这句话传来传去的人难道没有责任吗?只怕整个自以为「明哲可以保身」的社会,都是共犯!

  小悦悦是谁杀的?

  第一次是人辗的,第二次是社会辗的!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2a1c160100z9r3.html?tj=1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1年10月18日 - 守拙 - 守 拙

获准继续:上周五,纽约,一名“占的领华的尔街”运动的示的威者将头压在一名警官胸前。祖科蒂公园是纽约示的威者们的主要宿营地。当天早些时候,纽约市一名副市长说,该公园所属公司推迟了清理这一场地的计划。

2011年10月18日 - 守拙 - 守 拙

俯首乞讨:上周五,俄罗斯莫斯科特维斯卡亚大街(Tverskaya Street),一名妇女在乞讨。俄罗斯联邦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上半年,该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数量增长了约200万。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