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智效民:陈寅恪是否获得过学位?  

2011-10-29 22:39:0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今社会,已经进入一个学历时代。无论是找工作、评职称、提拔干部,都要看当事人的学历如何,至于他为什么要获得学历,或者说学历意味着什么,似乎并不重要。

  这种状况让我想起了老一代学者,他们对学历并不看重。我记得陈寅恪好像就没有获得过什么学位。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看到两种说法:一是陈封怀1980年的回忆:“他在欧洲,特别是对英、德、法语言文字学术,有了深入的理解。他在这三个国家得了三个学士学位。”(《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增订本第39页)二是陈封雄1990年所写的文章:“寅恪叔被人们尊为‘教授之教授’,而他本人终其生连个‘学士’学位都没有。他在国内的学历是 ‘吴淞复旦公学毕业’,那时(1909年)复旦公学还不能算正式大学,也不授予学位。”(《燕大文史资料》第五辑第174页)二人都是陈寅恪的侄儿,又都是从陈氏那儿听来的。因此究竟谁是谁非,殊难判断。不过,看看陈先生的求学经历,也许有助于澄清这个问题。

  陈寅恪六岁入家塾接受启蒙教育,十二岁在自家办的一所新式学堂中学习四书五经,以及数学、英文、音乐、绘画等课程。1902年春,年仅十三(其实还不满12周岁)的陈寅恪与大哥赴日本求学,成为一位少年留学生。顺便说一句,在《吴宓自编年谱》中,有 “陈寅恪君……年十一,留学日本”的记载。吴学昭女士在整理时所加的按语是:“此处疑为年十五之误”,好象是误上加误。

  两年后,陈寅恪利用假期回国,与二哥一道考取官费,再次东渡日本;可惜仅仅一年左右,便因脚气病中断学业被迫归国。遂后,他插班考入上海复旦公学。新中国成立后,陈先生在第七次交代底稿中说,该校相当于“高中程度”。

  陈寅恪是1909年从复旦毕业的。当年秋天,他在亲友资助下赴德国考入柏林大学,两年后转入瑞士苏黎世大学,后来又就读于法国巴黎大学。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江西省教育司(即后来的教育厅)司长以“阅留德学生考卷,并许补江西省留学官费”为由,将他召回。大约1917年,他与正在金陵大学农学院就读的陈封怀谈起欧洲情况,陈封怀的回忆就来自这次谈话。我怀疑此说有误,因为陈先生没有在英国求学的经历。

  1918年年底陈先生再度出国,这一次他本来要去德国,只因“欧战尚未完全结束,遂先赴美国”,入哈佛大学。在那里,他与吴宓订交,吴在日记中两次写道:“陈君中西学问皆甚渊博,又识力精到,议论透彻,宓倾佩至极。”吴还说:“哈佛中国学生,读书最多者,当推陈君寅恪,及其表弟俞君大维。两君读书多,而购书亦多。到此不及半载,而新购之书籍,已充橱盈笥,得数百卷。”1921年,年过而立的陈先生再赴德国,入柏林大学研究院深造。直到1925年他才回国,就聘于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

  抗日战争后期,燕京大学请陈寅恪担任历史系教授,陈封雄护送六叔(陈寅恪排行第六)一家由重庆前往成都就职。到校后,父子二人谈到欧美教育,封雄问:“您在国外留学十几年,为什么没有得个博士学位?”陈先生说:“考博士并不难,但两三年内被一具专题束缚住,就没有时间学其他知识了。”他还说,自己从二十岁到德国,就立志要尽量多学几种语言文字。为此,他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学知识找资料方面,至于有没有学位,并没有放在心上。这种情况在德国大学里非常普遍,大家认为,“只要能得到知识,有无学位并不重要。”后来,封雄把这件事向姑父俞大维提起,俞认为陈的想法是对的,所以他是大学问家。俞还说:“我在哈佛得了博士学位,但我的学问不如他。”上述文章就详细记录了这次谈话。

  其实,陈寅恪是否获得过学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读书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学问还是为了学位?为了求知还是为了名利?这些年来,国人对考大学、考研究生趋之若骛,许多人是为了一张文凭和找一个好工作。对于这种现象,陈寅恪早有批判。他说:从前读书人学八股,是为了功名富贵;如今留学生又一窝蜂地学工程技术,“其希慕富贵,不肯用力学问之意则一”样浅薄。他们不懂得:工程技术是以科学为根本的,舍本求末,充其量,也只能是“下等之工匠”;更不用说一旦形势发生变化,所谓最实用者,就成为最不实用的了。(参见《吴宓日记》第二册第101页)前几年,一位台湾学者介绍说:早在五六十年代,台湾当局为了研制原子弹,曾鼓励一大批优秀青年出国学习核技术。冷战结束后,当地禁止使用核能,这批五十岁左右的优秀人才便过早失业了。这与当年大陆工科毕业生的命运非常相似。我不知道如今的热门专业能红火多久,但明显感到只重实用不重研究的学风依然如故。这也许是自洋务运动以来我们始终未能解决的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要想真正改变国家的落后面貌,恐怕很难。

       来源:作者博客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1年10月22日 - 守拙 - 守 拙

彩色气球:周二,阿富汗喀布尔,12岁的Mahfouz Bahbah在卖彩色气球。

2011年10月22日 - 守拙 - 守 拙

求助基督:周三,英国巴斯尔登戴尔农场,警察动用大锤、铁撬和活动升降机将爱尔兰“旅行者”(吉卜赛人)从他们非法居住了多年的地方驱逐。图为当天,在一个被点燃的路障附近,一名活动人士高举十字架。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