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李肇忠:做个健康的现代公民  

2012-01-10 22:51:24|  分类: 真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的大名出自《史记·李将军列传》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语。当初把爱女的大名定为李成蹊,其含义是希望她长大后做个好人,做个平平淡淡的真人。而今天,我更愿意将它表述为:做个心理健康、思想自由的现代公民。

  未来的岁月,我们大约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前行……

  引子:另类小女生

  蹊蹊差两个月满九岁,是镇上一所小学的二年级学生。刚上学没几天,即被老师“请”上讲台--蹊蹊的小手没有按要求规规矩矩放好呀。老师一脸不悦地告诉家长:到了讲台前,她一双手还是不安分。回到家的蹊蹊则半是困惑半是生气地坦言:我听课跟我两只手的摆法又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手在听课。弄得崇尚以理服人的父母一时间多少有些哑然。

  蹊蹊中饭是在学校吃的。在学校吃中饭的蹊蹊又被拎上讲台。原因是,在那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里,蹊蹊虽也趴在桌子上,却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老老实实闭上眼睛。蹊蹊私下跟几个要好的同学说,我可从来没有在大白天睡过觉。蹊蹊她爸爸知道后,立即纠错:你大白天睡过觉的,在满月前。

  蹊蹊在学校确乎是这样的一个另类。不是很在乎所谓的纪律,且总认为自己有理,决不像她的那些同学,乖巧、听话,甚至对老师,蹊蹊也不像她的同龄人那样没来由地尊敬。在蹊蹊眼里,老师也就是一些时常会犯些错误的大人。蹊蹊最喜欢美术,每逢星期四,一大清早,她差不多总要激情洋溢地宣告:今天有美术课,太高兴喽!可兼任美术课的那个50来岁的数学老师多半因为不大会教,在大力倡导素质教育的今天,竟动不动就擅自将美术课改成数学课。一天,美术课照例教数学不说,就连那堂体育课也被蛮横地改为在教室自修,蹊蹊终于忍无可忍,回到家把书包一摔,将所有的怨气全部发泄到自家的墙上,一边不停地用脚猛踢那堵无辜的砖墙,一边口口声声:“这些臭老师!”

  蹊蹊喜爱语文。喜爱语文的蹊蹊对语文课本一向颇有微词,竟然说所有的课文都不喜欢。那篇《祖国到处有欢乐》,第一句她就十分反感:“小白鹅说:祖国有清清的小河。”家住臭水浜前对环境污染有切肤之痛的蹊蹊甩头丢下一句:“骗人,我可从来没见过。”

  以上描述的是8年前的我女儿。如果有朋友此刻对这个另类小女生已然有了一点兴趣,我愿意再唠叨一些。

  与雪花零距离接触

  小时候的女儿多灾多难,基本上由我一手带大。扛了她四处游荡的是我,替她洗脚洗澡的是我,不厌其烦给她讲故事的是我,跟她玩对对子和下围棋游戏的还是我。女儿差不多由我一手打造。

  曾有朋友问我是如何教女儿的,有人甚至试图让我写点育儿经验之类的文章。这样的时候,我总是颇为茫然,因我感觉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刻意教女儿什么,基本上顺其自然,至多是寓教于乐。

  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夜自修快结束时,纷纷扬扬飘起雪花。走到校门口,我想起10多年前的一幕。

  那时女儿还在上幼儿园,一天夜里,将近21点吧,开始下雪,还有雪珠。地上越来越白。快22点时,已有一定的厚度。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对女儿说:“穿上雨鞋,去踏雪!”

  我至今记得女儿听到我这句话时的表情。她仰起小脸,十分困惑,她要努力从爸爸的眼神中读出爸爸的话里究竟有多少真实性。是的,她不敢相信,毕竟太晚了啊!这么晚了,难道大人还会让小孩……是不是在说反话啊?

  不过很快她就相信了。穿上大衣,套上雨鞋,随我出门……

  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江南雪景日益少见。打女儿记事起,从来没有认认真真下过雪。以致女儿对雪这个奇妙可人的东西缺乏感性认识。现在总算下雪了,可谁能保证明天早上不会完全化掉呢?那就让孩子抓住难得的机会,在第一时间与雪花零距离接触!

  女儿在前面走,边走边踩,“格兹……格兹……”感觉是那样的新鲜,有趣!我耐心地跟随着她,同时要她记住在雪上走的那种不同寻常的感觉。

  深夜里,路灯下,一个穿火红大衣的圆滚滚的小女孩,在覆盖一片白雪的地面上兴高采烈地探趣,时而埋头,时而蹦跳,远远望去,宛如冬天里的一把火……

  第二天早上起来,果然几乎已经看不到雪。

  此后,我们的家乡果然好多年没有下雪。

  那天晚自修快结束时又见飘雪,我自然想起10几年前的那一幕。回到家里,刚好22点。这时,收到女儿发来的短信:“你说明天会不会有很厚的积雪呢?想起红套鞋,19码的,半夜踩雪……”

  19码?这个我说不准了。女儿现在穿的是一双前几天刚买的40码的登山鞋。看来那时的女儿真的还很小。

  她居然跟我同时想到了当年那一幕,父女同心啊!

  多年父女成朋友

  女儿年龄渐长,我对她的付出日益“减少”,但依然关心她,不过换了形式和内容。举个小例子,女儿身体刚发育时,我教她:若跟体育老师请假,你的正确说法是“例假”。

  我始终认为,父亲对女儿的意义十分重大。父亲对女儿的态度,会影响女儿成年后面对男性世界的自信心。

  我清楚地记得,女儿读初二前夕,在一家冷饮店的楼上雅座,我很自然地向女儿提了两个问题。问题一:人到底是从哪儿生出来的?问题二:是不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躺在一起,女人就会怀孕?我想知道女儿长大到什么程度了。女儿听罢说我变态,不过很快就作了回答。对前一个问题的回答是:“我知道的,在电视里看到过狗狗生产。”对后一个问题的回答很简单:“不会的……”我很欣慰:女儿真的已经长大。

  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女儿完全成了朋友。作家汪曾祺说“多年父子成兄弟”,而我们,多年父女成朋友。

  在这个朋友面前,我会把自己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绩毫不掩饰地加以渲染,沾沾自喜到忘乎所以。也只有这个朋友,会把我说得一无是处,无所顾忌地打击我的自信心,决不留半点情面--如果她愿意的话。

  女儿上初中以来,我对她真的不再怎么过问,完全放任自流,好听一点的话不妨称之为“宽松”,称之为“民主”。但其实女儿挺乖,不用我多操心。小学时学习成绩在班上至多居中游的她,进中学后反而有较大的提升,且不属于死读书那种。九年级时和女儿一起参加家长会,我刚落座,就见女儿十分自然地给家长们泡茶,还不时跟她的几个任课老师低声交流几句,与其他十几个默默端坐的同学形成较大反差。1米65的女儿已完全出落成一个有一定质量的大姑娘,我不禁有一种成就感。

  跟她聊天,是我最快活的一件事。两个人都很放松,都很随意,也都很投入。尤其是她,兴致高的时候几乎滔滔不绝,并且常常逗得我开怀大笑。是的,她很会说,简直伶牙俐齿,且不乏幽默感。读初三,她有做不完的功课;我执教高中,兼做班主任,也忙得不亦乐乎。我俩很少有机会悠闲漫谈。每晚11点前后那半个小时,是我俩聊天的时段。女儿手舞足蹈,讲学校里的种种趣事,我则做忠实的听众。那味道,真是好!

  我和女儿完全是朋友式的,两个人没大没小。初一时,喜欢英语识得几个单词的我时常与她一起阅读。我说:“你英语学得不错,老爸也有功劳吧?”女儿马上接嘴:“我语文学得不怎么样,你也有责任吧?”让教了18年语文的我哑口无言。

  去年夏天的某个深夜,我离家百里,在一个酒吧。23点29分,女儿主动发来一条短信:“我要睡了,门窗已检。”

  我只回复4个字:“我在酒吧……”我只是想让女儿知道,我已收到她的短信,我已放心。这样,她也就可以安心去睡了。

  不料,她很快回复我:“一看就是涉世未深的样子。怎么样,第一次去吧?”

  我还真是第一次去那种地方。我这个人始终有一颗赤子之心,永远“涉世未深”。真是知父莫如女啊!

  女儿蛮乖的。有时,没上过几天学的妻子也会向我感叹,感叹女儿的乖。她学习挺自觉,根本不用我们督促。当然也会玩,但行乎宜行,止乎当止,很有分寸。如今我和妻子不大过问她学习的事。她的学习,她作主。

  女儿活泼开朗,其实很会玩。临近寒假,班上有几个同学参加竞赛辅导,大考结束后继续住校。有天晚上开始下大雪,女儿在家里一边蹦跳一边笑喊:“我要住校!我要住校!”女儿说,她不在,他们玩不来的。

  我们家宽松、平等、和谐、民主。一家三口,很难说谁是一家之主。好像谁都是主,又好像谁都不是主。

  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去学校探望女儿。发现我双手冰凉,女儿当即倚着墙顺势蹲下来,就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用她的两只手,紧紧护住我的左手,为我暖手。因是课间,不时有学生打我们面前走过,我倒有一点不好意思。女儿则旁若无人,蹲在地上问我刚才来的时候有没有戴手套,说她手头正有一副……

  我问妻子,假如时光可以倒流,你愿不愿意当初生的是儿子。妻子只是微笑着说:“女儿真的很乖。”看来是不大愿意。

  独立思考

  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是骄人的学习成绩,还是某项不凡的技能?当然都不是。最可宝贵的,是以独立思考为特征的现代公民意识。我坚定地认为,当且仅当具备了这一点,孩子才可以被称为优秀,做家长的才可以看作成功。

  女儿无疑有自己的思想。这是最可喜的。中考前的一个晚上,女儿跟我说,每当学一篇新的课文,语文老师往往会第一个提问她。女儿喜欢以批判的眼光审视文本,提问她,有可能带来一点不同的思考。那天学的是诗人舒婷写于1979年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女儿根本没有预习课文,不过课堂上她照例振振有词:“取得这么一点小小的成就,就兴高采烈,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我十分惊喜,告诉女儿,20多年后,舒婷本人正是这么认为的!

  女儿很有个性。去高中报到时,学校按惯例给每位新生布置一个作业:写一篇题为“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的文章。作为高中的班主任,我曾有幸读过全班学生写的这份作业。说实话,50个人写的东西大多雷同,千人一面,实实在在却干巴巴,有几份甚至不堪卒读。但看了女儿的,情不自禁有点服她:居然能把无聊的作业写得这样别致!真的,在当今中国教育制度下顽强保持特立独行的个性,谈何容易!在如此抹杀个性的应试教育下还能保持自我,就算不是微乎其微,也弥足珍贵!

  结束语:做个健康的现代公民

  回顾10几年的历程,我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像现在的许多家长那样刻意教育女儿,我至多是影响了她。我跟女儿是玩伴,从她出生一直玩到今天。女儿在玩耍中、在游戏中、在聊天中受到我的影响,一天天长大。

  我这个人淡泊名利,藐视权力,崇尚自由,拒绝虚假,自认为有古代民本思想和现代公民意识,女儿几乎由我一手带大,不受我这个父亲的影响是不可能的。

  吕栋兄说我女儿“聪明漂亮,古灵精怪”,我希望这8个字有朝一日可以解释为有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在我看来,只有这样,我这个小人物才足以“让众小人物对上帝的公正仍然抱有希望”。

  女儿的大名出自《史记·李将军列传》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语。当初把爱女的大名定为李成蹊,其含义是希望她长大后做个好人,做个平平淡淡的真人。而今天,我更愿意将它表述为:做个心理健康、思想自由的现代公民。

  未来的岁月,我们大约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前行……

       载于《读写月报 新教育》2008年第9期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2年01月09日 - 守拙 - 守 拙

1月5日,香港,来自马维拉的少年在一个文化交流项目上表演气功。这些均为当地的艾滋孤儿,就读于当地一家由台湾的佛教慈善基金会赞助的专项学校。REUTERS/Bobby Yip

2012年01月09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1月1日,日本311地震灾区升起新年第一轮新日。REUTERS/Kyodo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