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许章润:让思想发声  

2012-02-28 13:31:24|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章润谈“制度性羞辱”和“日常性羞辱”

                                                                             ——2012年2月18日,在《律师文摘》创刊十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十二年前,将雏挈妇,万里归来,到一家新单位任教。寒冬腊月,一场大雪飘飘洒洒,天地皆白。三十多岁,终于结束了漫长的二十载学徒生涯,此刻有工做,有饭吃,有衣穿,满心欢喜。于是,每天埋首书山,起早摸黑,孜孜不倦。

     春天来了,冰融雪消。党委书记推门进屋,要我下楼去做广播体操。我说不喜欢广播体操,他说这是集体活动,无关喜欢不喜欢。我说不喜欢集体活动,只耽溺于个体活动。他说个体必须服从集体,无例外。因为家境蹇促,我自幼性情自卑,尽量避免参加集体活动,特别是集体性质的体育活动,也不喜欢那叫做体育的体力支出,野蛮竞技。肚子填不饱,竟会雀跃于汗水淋漓中野蛮体魄,那是天方夜谈。因果辗转,本人身体动作缺乏协调,以“左手左脚”闻名于妻女,也见笑于妻女。总之,自幼而长,我从不在公共场合展示自己的肢体残缺性。

     说到底,这些叫做教授的物种,其实都是懦弱之辈。不知道是出于懦弱,还是真的慑服于集体主义,抑或,顾全大局,终于,我和法学院的教授们,老老少少,于上午阳光明媚时分,或者,某个不特定的时刻,在楼下草坪旁,站得齐齐整整,于统一号令下学做广播体操,人模狗样。犹记得,当其时,围观的学生,花花绿绿,唧唧喳喳,我于左支右绌、上气不接下气之际,深感窘迫,倍感不得不听命于人的羞辱。我不但从此在学生面前暴露了自己肢体极度缺乏协调这一情状,而这是我实在不愿暴露的“私生活”,更在于不无天真地痛苦“为何我们竟无选择的自由”。

     此刻叙说这一鸡零狗碎,是想说,大学之内竟有恶霸党委书记,他们时常拍桌子打板凳,吹胡子瞪眼睛,训训这个批批那个,逞威风耍脾气,属于这个地球上极其少数国家的特色。可怜那叫做教授的雄性动物或者雌性动物,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像龟孙子。学府,学者的共和国,一个读书人凭藉知识和思想构筑的精神堡垒,居然有一个叫做党委书记的蹭饭者,这是一种制度安排。此种安排的根本旨意,就在于昭示究竟谁才是这方水土的主人,让你明白你们这一群家伙得有人管着。明尊卑,示主奴,端的管用。这是什么呢?朋友,今天我们知道,这叫“制度性羞辱”。好比说,依据当今中国的司法体制,律师是不折不扣的弱势存在,甚至弱到随时可被“当庭驱逐”。——立法上说了,“不要随意驱逐”,但终究可被驱逐,实际上就刚刚发生了当庭驱逐这件事儿。这也叫“制度性羞辱”,对于脆弱的司法民主的极度嘲弄。那边厢,说得具体点儿,譬如王立军这样的官员,大模大样地横行于学府,挂个教授、博导的牌牌儿玩玩,众星捧月,云蒸霞蔚,其于“学者的共和国”,同样属于典型的“制度性羞辱”,也是“日常性羞辱”。当今中国,无论那所学府,外表光鲜,内里不知有多少王立军、张立军、江立军、姚立军、欧阳立军、尉迟立军……

     在此制度安排下,书记不时敲打敲打你,让你暴露一下肢体的不协调,创造出了很好的“日常性羞辱”的效果。“制度性羞辱”和“日常性羞辱”两相交加之际,就是我们生存的危难之所。说来悲哀,这一群叫做教授的读书人,这一群我们称之为同胞的中国人,当此之际,多半情况下还是选择息事宁人,忍气吞声算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头。就算羞辱太甚,除开个别强项的,绝大多数也还是低眉顺目,呜咽一口,叹气两声,然后继续将茶杯里的风波搅和再搅和……

     是的,能忍就忍。老大文明养育下,数千年的教化,早已钝了野性,她的子民多半纯良而温驯。可是,我们也知道,人总是希望充满尊严地活着,人总是渴盼他人的尊敬。自尊并尊敬他人,这是人的天性,不分种族、性别和阶级的人类的天性。生命政治的可贵,就在于揭示出了生命的承认政治的本质。尊严及其承认,从来就不是少数人才有的专利。在我个人,就我们这一群从业者而言,受辱含垢的经验,历经反思内化,沉积于心,诉诸于情,总会有所反应和反映。既不能和他打架,又不乐于破口谩骂,因为我的教育告诉我,这不是一种适宜的解决方式,那么,怎么办呢?

     秀才一支笔嘛,朋友,当然便是诉诸文字了!所谓历史,就是文字,有时候,是血写的文字。由此,为身体招魂,叫灵魂咆哮,让思想发声。

     诸君,今日中国,办杂志,办学术会议,包括今天在下此刻发言,都是一种让个体获得发声的机会。情感和思想借助声音而翱翔,文字获得了自己的灵性。个体经由发声,免予无声状态的吞噬,就是免予恐惧,在交谈中保持人性,而不再惧怕无声状态所织就的恐怖暗夜。国栋君只手双肩办杂志,十年,表征的正是这样一种个体的坚守。个体之坚守,就是在为大家发声,使我们免予无声状态的吞噬。大家一起冲破噤声的墙,将那无声的恐惧放逐,于控诉羞辱中拆解羞辱,而重建生命的意义。

     国栋,我亲爱的朋友,向你致敬!

     不宁唯是。“发声”不仅使我们免予无声状态的吞噬,而且,经由发声,思想获得了思想性,一己的理念获得了公共性。进而,我们从一种市民的私性存在,进境为公民的公共存在,于公共状态中实现我们全体人民的公共存在。一个赋予自己国民以公共性存在,换言之,一种有尊严的生存的国度,这样的法权安排,才是良善的政体;一个让人民自由发声,将大脑松绑自由驰骋,从而作无限探索的人间秩序,才是良善生活。由此,芸芸众生才有可能体面地生活,而共同营造出正派的社会。良善生活与正派社会,才堪安顿生命,尽管它同样是一场漫漫逆旅。总之,经由发声,以思想的交流实现个体尊严的生存,是包括开会、发言、办杂志等一切发声装置的终极目的所在。它是功能的,也是伦理的,更是生存论的。

     当今中国,的确,如论者所言,大门既已打开,就再也无法关上了。此时此刻,各种思潮汹涌,民间不满日积,地火在奔突。社会上下,既心怀憧憬,又心智恍惚,忐忑而忧愁。面对“闷局”,大家心情急切,可与此同时,心灰意冷、无能为力、心志疲惫,甚至于恐惧,仿佛成为一种时代病征。此情此景,多少有点1970年代末期和1980年代末期那两个时段的意味。可能,“民主中国”已然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刻。果真如此,下一个“十年”到来时,大家怕就不会如此“沉郁悲壮”了。因为“民主时代”降临,我们一起跨入真正平庸无聊但相对安全而安宁的时代,烦心事少不了,揪心事多不了,伤心事躲不了,过日子,过好日子,好好过日子就是了。那时节,但愿我们再为《律师文摘》祝寿,只谈风月,不谈风情,且将那岁月悠悠,尽付于苍烟夕照,一笑出门,千里落花。

     谨以此自期,并相共勉,而祝福我们的祖国!

  2012年2月23日改订于清华无斋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d03b701011i3p.html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2年02月26日 - 守拙 - 守 拙

2月23日,四川遂宁,理发师用剃刀给一名男子修剪眼睫毛。当日是农历二月二“龙抬头”,中国人习惯在这一天理发,以期得到好运。Reuters

2012年02月26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月22日,意大利米兰,一名模特上场走秀前做造型。当日,米兰时装周拉开了帷幕。 REUTERS/Alessandro Garofalo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