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雷夫老师答中国老师最想问的二十个问题  

2012-04-03 09:30:5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3月6日至7日,《第56号教室的奇迹》作者美国教师雷夫·艾斯奎斯北京专场报告会。】

  提问一: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在中国,考试分数一直是广大教师困惑的一个重要的问题。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虽然我知道分数并不能代表孩子的能力,但在现实中,我们又无法摆脱分数的约束。请问雷夫老师,如何处理分数与能力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孩子们在学校学习期间应该怎样解决好这个问题?

  雷夫: 我知道考试分数的问题在中国是很大的问题,同时在美国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大家都在拼命地考试。我曾经看到过8岁大的孩子为了考试都呕吐了。我试图教给学生几个方法,如果要给学生多项考试的时候,要通过这些才能测出学生的技能。我问学生,如果你们考试考得不好会怎么样?我告诉我的学生们,如果你们考得不好的话,我再教你们、再告诉你们、再学一遍;我告诉学生,如果你们考得不好,不会下地狱的;我告诉他们,即使考得不好,你们的父母仍然会爱着你们;我告诉他们,我仍然爱他们。当然,我也告诉学生们,考试很重要,你们要争取考好;我也告诉他们,许多重要的东西考试是考不出来的,你不能测验诚实,通过考试不能看出学生善良的心。

  我的学生在两个方面做得很好,一方面是他们的素质很好,另一方面考试考得很好。我认为我的学生考的好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害怕考试,即使他们考得不好,他们也不害怕,我也不训斥他们,我仍然接受他们。我所谈的是非常诚实的,没用任何虚假的东西来搪塞大家。在美国,如果某个学校考得好的话,政府会给这所学校很多钱。所以,有些学校就开始作弊。考试本来是要获取准确的信息,但是考试设计并不是很准确。

  我经常告诉学生这些方面的事情。每个学生都可以做篮球的自由投,但是你能在两万多观众的呐喊声中,在最后一秒钟准确投进去吗?我们在考试的准备上,努力使学生做到在实际使用这些技能的时候,你的确是准备好的。我们一方面重视考试,但是我们要让学生掌握好这个平衡度。在考试的成绩上比较注重平衡。比如说,我的妻子在爱我之前,并没有检查我学生时期的考试成绩怎么样。

  提问二:在许多人看来,中国和美国基础教育的最大区别是在于教育的个性化,即美国教育更加注重培养孩子的个性。那么,在当前中国教育的大背景下,您认为中国的教育应该如何做好和实施学生的个性化教育?

  雷夫: 回答这个问题,我首先强调的是,你们认为美国更注重个性化,这其实是一个说不清楚的问题。在美国有一些新的学校,他们试图帮助这些学生去改善他们的教育,但是他们的工作却非常糟糕。这些学校在教育学生的时候,不是鼓励多元化,而是把学生培养成像军队里的士兵,把学校办成军营。令人遗憾的是,许多美国人对这种考试学校非常高兴,他们喜欢这种学校。40年前,美国的教育更加注重培养学生的个性化教育,现在正在逐步地消失。

  今天下午,我会给大家展示我和学生的视频,大家可以看到我的学生非常有创造力。为什么许多人非常喜欢我的班级,我马上给大家讲一个男孩子非常有创造力的故事。

  每年我都会教学生们一些统计学方面的推测。我会告诉学生,美国的许多赌场总是会赢,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数学的东西决定这个赌场会赢。所以说,我教给学生统计学的知识,目的是让学生不要参与赌博。今年我教学生们这方面的知识以后,询问学生,你们学会了什么?未来想做什么?结果,我的一给学生说,我想拥有一个赌馆。

  提问三:在中国教育界,流传着一句人们耳熟能详的话语:“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这句话时时鞭策和激励着广大的教师,从您的角度谈一谈对这句话是如何理解的?

  雷夫:我不认为我能教所有的学生,我认为我们应当努力去教好每个学生,但不是对所有的学生都有效。也就是说,有些学生是教不好的。医院拯救不了每个人的生命,大夫也同样如此。曾经有些学生的家庭处在灾难之中,我已经没有办法教育他们了。中国有一句话:“老师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拯救学生的灵魂实际上并不是我的职责,我的职责是给学生机会,让学生挽救自己的灵魂。

  提问四:中国有“狼爸”、“虎妈”、“鹰爹”等酷似动物的教育方式,但您在《第56号教室的奇迹》一书中写道:“第56号教室之所以特别,不是因为他拥有什么,而是因为它缺乏了这样一种东西——害怕。”请问您是如何在教育教学实践中去落实这种思想理念的?您能评价一下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吗?

  雷夫: “虎妈”使我感到恶心,这些家长其实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他们自己身上,而把自己的孩子忽略掉了。或许因为他们是失败者,所以把对成功的渴望放在了孩子身上。在美国,有一所学校提出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口号,这个口号是“我们要踢你,把你赶进大学。”他们就是恐吓孩子、侮辱孩子,这些学生非常可怜,但是学生的考试成绩却很高,所以人们都对这种学校表示欢迎。但是,上个星期有些报道说,这些学生上了大学以后,结果他们考试不及格、过不了关。这是因为,那些“虎妈”没能让孩子们学会自己努力地学习,而我的班级成功的原因就是,我让学生自己努力学习。

  提问五: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正如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一样。作为中国和美国的教育来讲,也是如此。有人说,美国的基础教育很糟糕,但却培养出了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国的基础教育很扎实,但近年来却没有培养出世界级的大师。请问您是如何看待中美两国教育的?

  雷夫: 首先我想讲的一点是,我本人对诺贝尔奖并不感兴趣。我可能是在这个世界上获奖最多的人,但是我不知道我那些奖章都在哪儿放着。我对这种奖不感兴趣,但是我很喜欢这个问题。我特别希望大家这样提问,我认为每个学生每天都要花几个小时参与艺术活动,有的孩子很可能在数学上不是很擅长,但是在艺术方面,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闪光的地方。

  雷夫:在我当教师之前,我对这一点的体会不是太深刻,因为我是学数学的。我今天会跟大家讲,如果所有的学生都参加艺术活动的话,这个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今天会上演奏音乐的那些漂亮的女孩子们,其实她们所学到的东西要比音乐本身多得多:她们学会了相互之间的倾听,她们养成了自己练习的纪律性,她们学会了大家在一起排练的责任心。即使她们将来长大后成不了音乐家,但她们也会从这种熏陶当中一生受益。

  我的每个学生都学各种乐器,在我班里面有的学生这一年当中学会70种乐器。我今天早上看到这些女学生表演之后,我想有一些新的乐器可以让我的学生学,但是要让我的学生学的话,我自己首先得学会。

  主持人: 所以艺术教育比得诺贝尔奖更重要。

  雷夫: 根本没法比较,天壤之别。

  提问六:雷夫老师,听说您在小学五年级已经做了30多年的老师,您的班里90%的学生来自贫困家庭或者是移民家庭。可以说生源不是最好的,但是这些学生毕业时不仅品行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甚至长大后纷纷进入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等世界名校深造。您能告诉我们,您的秘诀是什么吗?

  雷夫: 我的班级学生之所以成功,有这样的几个秘密。最重要的一个秘密是,过去的毕业生们经常回来帮助我。我的学生都住在一些很糟糕的社区里,我知道他们能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是他们不知道将来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为学生设计了很好的一些前景,但是他们自己想象不出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的学生大多数在四年级以后就辍学了,但是每天下课跟我在一起练习莎士比亚剧的时候,我的五年级毕业的学生经常回到学校,他们上了初中和高中,在下午回家的路上经常到我的班级来看我。这时,我那些五年级的学生们会看到,往届的这些毕业生现在已经变得非常成功了,对他们的印象很深刻。

  我不是一个很好的钢琴教师,但是我的一个毕业生是一个音乐博士,他27岁了,拥有很幸福的婚姻,他经常来到我的班里面教我的学生弹奏音乐。

  我的班级有一个非常好的网站,我自己不会做网站,我有两个毕业的学生现在是工程师,他们帮我做了班级的网站。我的班有一个基金会,他们帮助我们募捐,我有一个毕业生现在是法学教授,他为我们班建立了这个基金会。因为我长期在一个学校教书,所以有很多毕业生来帮助我。我们社区的这些家长们也很信任我,因为我在那儿教学很长时间了。我的学生经常和我、我太太在美国旅行,他们的家长一点都不着急,就是因为我一直在这儿从事教学。

  我还有一个秘密,有时候,所有的人都忘记了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我们常常被学校的一些政治问题分心,有些家长使我们要放弃这个职业。即使我被美国总统授奖、被英国女王授奖,我从来没有忘记,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的学生。

  美国的好莱坞曾经建议,要给我提供几百万拍一部电影。我没有接受,因为拍电影对于我的学生没有任何帮助。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对所有教师都受用的,你做任何一件事情要想,对你的学生有没有帮助。

  其实在我的教室里,大部分工作都是学生做的,但是大部分的荣耀是由我来享受的。

  提问七:您近30年如一日,心甘情愿地把全部精力和心血都倾注在教育孩子的事业上,更让人敬佩的是,您在辉煌和耀眼的成绩光环面前,显然更执著于自己的工作、依恋着自己的班级、挚爱自己的学生。究竟是什么原因或是哪些因素让您长期乐此不疲、痴迷和钟情于“第56号教室”?

  雷夫: 为什么我对我的班级特别全神贯注,就像我刚才讲的一样,因为学生在时刻注视着我们。在美国有一个项目是“为美国而教”,许多大学生都自愿支教两年,他们非常善良,但问题是,他们教两年后就离开这个职业了。我告诉我的学生,我们56号教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因为我平时总是教育学生说56号教室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如果我离开这个教学岗位,我就是在向学生撒谎。如果我们想让我们的学生对教育有使命感,我们的老师也应当有自己的使命感。

  另外,教学越多的话,我在教学上的技能就会越来越好。15年前我教一个学生的时候,我教不了他,而现在遇到这种类型的学生我知道怎么教他们了。当你在这个方面有所改进的时候,自我感觉会非常好。教学活动和学生在一起是很快乐的事情。有一些百万富翁给我的班级捐款,他们很嫉妒我,他们每天在办公室对着人们大喊大叫。而我每天和学生一起欢笑,我永远不想离开我的班级。

  提问八:对于家长来说,应该为孩子的成长准备什么?您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智力书包”。请问雷夫老师,对于这个智力书包,您是如何界定和定位的?对于中国家长应该给自己孩子的“智力书包”中放些什么,请谈一谈您的建议和忠告。

  雷夫: 我自己有4个孩子,这4个孩子都非常成功,当然我不是在吹嘘。但是,我的确有一些建议要给父母们。

  我想给父母提的第一条建议:每天一定要和孩子在一起吃晚餐。在美国,很多父母不和孩子一起吃晚餐,或者他们在吃晚餐的时候看电视,有时家庭成员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吃晚餐。

  其实,一起吃晚餐是父母教育孩子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同时也要让孩子参与到这种交流过程当中。您可以安排他们布置餐桌,或者让孩子准备一些简单的沙拉。吃晚餐是父母教育孩子的最好时机。

  第二条建议,你一定不要让孩子自己的房间里面有电视和电脑。有许多研究表明,在孩子自己房间里面摆着电视和电脑,他们的学习成绩以及表现不如房间里面没有电视和电脑的孩子好。卧室是让孩子睡觉的地方。

  第三条建议,我希望所有的家长都要让孩子学习音乐。

  第四条建议,让孩子保持充足的睡眠。在美国,孩子们有睡眠不足的情况。我们给他们太大的压力,他们往往到很晚才睡觉,第二天到学校以后都非常疲劳。

  所以,我呼吁所有的父母和孩子们一起吃晚餐、让他们早点睡觉,孩子会变得更加快乐、学习会更好。

  提问九:您曾经说过,美国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育系统存在着严重问题,还有很多不合格的教师一直待在教学岗位上。那么在您的心目中,真正的教育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一个优秀教师最重要的品格是?作为一个教师,应当给予学生最重要的影响是什么?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雷夫: 我非常难过地跟大家讲,在美国要开除一个教师是非常难的,但是当一个教师是很容易的。在美国,如果你从事教育工作两年,没有杀过一个人,就会让你成为终生的教师。我的学校有这样的老师,他们每天到学校就是读报纸,年复一年都是这样的,这是美国教育体系最糟糕的。如果我们建立一个完美的学校的话,大家可能又会对我生气,我很不满意家庭作业,我认为学校应该有一个很长的作息时间,从8点到4点。但是学生放学回家以后,不需要做任何家庭作业,让他们来享受生活。

  在我的班里,学生会自己安排事情,因为他们会练习乐器,因为我的班级学生喜欢阅读,我的学生往往每天晚上都要读一小时书,我根本不用告诉他们这样去做。在我理想的学校里,我会让我的学生每年在世界上旅游一到两个月,我认为我的学生今天可以和今天早上演奏乐器的学生在一块,这样就没有战争了。

  提问十:学校设置、开设适合学生个性发展和生命成长的课程,对促进与的改革与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个问题在现实的教育中一直都未能很好地解决。请问雷夫老师,您认为一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在接受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教育的过程中,应该对他们渗透或实施哪些课程资源的滋养与培育?

  雷夫: 我们美国的教学体系在培养学生方面有两个严重的问题。一个是美国的媒体,我要为此呼吁,孩子们认为流行歌星是很伟大的,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美国教育的另一个问题是,他们对做事的后果不承担责任。几年前,我班里面的一个学生拿出一把匕首,捅了旁边的学生一刀,而最后对他的惩罚就是,我们学校的校长跟他谈了一小时的话,又把他放回到我的教室。

  在美国,如果班级的学生到博物馆去参观,每一个学生都得去。即使有些学生爱欺负其他学生,即使他们不做自己的功课,这对于那些好学生来讲是不公平的。我认为,品德教育是一个重要方面,要让那些表现不好的学生接受惩罚,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坏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

  我认为培养学生品德的话,就是把学校变成一个令人激动的地方。如果学生逃课的话,这个学生感到自己受到了惩罚。我们需要把学校变成令人激动、令人向往的地方。

  教师提问十一:在中国,对教师更多强调和要求的是“术业有专攻”,像您那样一直在小学教同一年级的孩子,在中国是很少见到的。请您评判一下,始终在小学同一年级任教,对教师本人的教学经验乃至专业化成长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雷夫: 首先我不是只教一个年级的,我开始只是一个幼儿园的老师,那时候非常喜欢做这件事情,我喜欢小一点的孩子。之所以他们把让我去教五六年级,是因为这些孩子非常守纪律。我知道这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就是老师从这个学校调到另外一个学校、从这个年级调到那个年级。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例如如果一个人是非常好的心脏手术大夫,两年之后也不可能变成一个脑部手术专家。所以,作为一个专家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坏处,而且我也很喜欢。

  不过,我周六会和已经毕业的学生在一起,我不是只跟五年级的学生在一起。面对不同的学生,让我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观点,对教学总是保持一种新鲜感。其实我也说过,我每年都会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做的不是一样的。即使我是教同样一个年级,我每年做的事情都是不一样的。

  教师提问十二:在任何国家、任何时期、任何学校,都会有所谓的“好学生”和“差学生”,一般来说,教师对待“好学生”都是觉得好管理、好教育,但对于那些“差学生”却非常头疼。请教雷夫老师:对于那些行为习惯和学习习惯不好的学生,能为我们提一些好的建议和办法吗?

  雷夫: 我有几个很好的建议,有一个很重要的建议是每天早上会跟大家分享的。很多时候,那些差的学生到了我这里都是有一定原因的,他们为什么是差的学生呢?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由于家庭的缘故,或者他们以前有过不是很好的老师,我觉得这不应该让大家觉得对这件事情很失望,我也不会对他们比别的学生有更多的照顾,反而大部分时间我给他很少的照顾。明天我会给大家揭示这个秘密,我对差的学生反而不关心、我对最好的学生也不是很关心,我只是对中间的学生有很多的关心。

  喆: 现在就是一个预告,明天会针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希望大家明天继续参与。

  教师提问十三:我在教学过程中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在讲台上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自己精心准备的教案,而孩子们却完全不理会,各玩各的。无论您怎样声嘶力竭地希望得到他们的注意,可下面的“小观众”依然不买账,甚至越发猖狂。很想知道雷夫老师您在教学过程中有茫然无力的时候吗?对自己有过怀疑的时候吗?

  雷夫: 我对我自己总是有怀疑的。但是在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之后,我失败的几率就相对少一些。即使有的时候老是觉得那些学生都在吼叫,当你的孩子在那边吼叫的时候,说明你的教学方式是不对的。每一节课之前,我都让这个孩子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学这个课。我从来不会说打开你的书、去做你的数学作业,我会告诉他们今天学分数,我会先让我的学生告诉我为什么他们要学分数,我告诉他们在以后的生活当中为什么会用到分数、有什么作用;我告诉他们,我平时在生活当中是怎么运用分数的,然后就打开书进行学习。如果一个课程设计是合理的,学生在学习之前了解学习的重要性的话,就不会有学生不好约束的情况。

  人们总是问我,雷夫老师,你是怎么控制你的孩子的?这也是我的答案,不要想办法去控制你的孩子,我教会他们怎么自我控制,这是我早上给你们讲的那六个阶段。刚才我跟洛杉矶的学生们通过邮件,那边正是星期一下午很晚的时候,孩子们过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一天,孩子写信跟我说没关系,我们一点也不思念您,说你不用回来了。这对我来说,我认为这是成功的。

  教师提问十四: 在当今改革开放的中国,中西文化正在逐步融合,“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也越来越深刻地影响到中国教育界,关注学生的成绩,更关注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逐渐成为一种共识。那么,作为一名校长,如何办好一所学校,特别是如何办好类似“56号教室”那样的一所“56号学校”,您能否给予一些指导呢?

  雷夫: 我很乐意帮助你,我知道一些非常优秀的校长。第一点是,假如您是校长的话,我认为您应该花一些时间在一线做教育工作。假如你想要做一个好校长的话,必须首先了解作为一线的教师有什么问题。之所以广大的教师听我建议的原因,是因为我至今为止还是一位教师。作为校长来说,假如老师有一个比较荒谬的想法想实施的时候,你关注一下,也许就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们的校长就是一个很热心的人,他很喜欢我这些荒谬的想法,因为他从来不会想控制我,他只是希望他的学生们能成功。

  现在我也请求各位校长,所有的学生都要学习音乐。当你教一个学生音乐的时候,不要只学一种乐器,我的学生学的是各种各样的,所以我教的他们是音乐家。如果作为校长来说,我的建议就是听听老师的想法,做一个老师。当有一些很荒唐的家长找来的时候,一定要为你的老师辩护,因为你的老师需要帮助。

  教师提问十五:“过程就是一切”,这是雷夫老师的观点,但是,在中国这个极其重视结果的国度,有着“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根深蒂固的思想,请问雷夫先生,针对中国国情,您如何看待您提出的“过程就是一切”?

  雷夫: 我以我的经验告诉大家,在我的教室里面是怎么样的。在一年中,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做戏剧演出,我们做莎士比亚戏剧有三个小时的演出,我们做得还非常专业。在所有的辛勤劳动之后,在最后一晚我们不会举行派对、也不会举行庆祝,我们做这个莎士比亚戏剧就是派对。在最后一晚,当这些学生派对的时候,最小的那一个拿出来一个标志,告诉大家我们明年会演什么样的戏。我们第二天就对第二年要演的戏进行演练。

  当我们去华盛顿旅行的时候,我们是在年中去的,我们也不会把它当作一个很特别的活动。只是把我的56号教室从西海岸搬到了东海岸。我和我的孩子总是这样讲,我们对成绩没有任何兴趣,我们重要的是学习这些内容,而不是为了考试而去考试。

  我们只要学的好、肯定就考的好,为了考试而学习是没有意义的。这些事情应该在教室里反复跟学生说,学生才会意识到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如果我们学一首非常难学的歌曲,我们不会说今天我们要学会这首歌,而是学一小部分,一点一点就会学会全部,我们会花好几个月的时间。

  当我们排练时,会问这些学生,这首歌我们学完了吗?我的学生总会说:不,我们没有学完。即使他们已经演奏得很好了,他们还觉得可以演奏得更好,因为学生知道这是学无止境的,他们不会为了考试而去准备。我从来不会告诉他们,考进大学就是最终奋斗的目标,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教师提问: 十六、对于教育来讲,全社会关注程度都很高,任何时候都会存在批评和质疑的现象。但只是一味地抱怨和指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最为重要的是改变我们所能改变的。请您谈一谈如何在中国现有的考核制度下、在学生繁忙的课业学习中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尤其是在高中阶段?

  雷夫: 高中的阅读对孩子们非常重要,我每个周六都会跟高中学生在一起阅读,这是一种办法,但不是唯一的办法。我们不能给高中生一本书,期待他回家就会读,有太多分散他们注意力的地方。我让孩子对阅读有兴趣是因为我和他们一起阅读,当我们一起阅读一本非常好的书的时候,我们只有一本书、并且轮流读。所以,雷夫·艾斯奎斯老师和学生们同时阅读这本书,包括每一页、每一个字。我们读书不光是读书,同时也有对书的讨论。作为一个读书模范来说,我是最好的。他们对我的信任感也非常强,因为他们有和我在一起共同阅读的时间。

  观察过我的人总是说:“你阅读的材料都很好,但是花的时间很多。”我总是说,对,当然要花很多时间,因为成功无捷径。所以,花时间和他们一起阅读是最好的办法。

  教师提问十七: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学校教育班额比较大,“因材施教”基本上做不到。所以,大多数教师研究的是普适性的教学方法,学生接受与吸收肯定会有差异,如若个别学生没学好,一般归结为学生自己的问题,是学生学习不用功,学生要自行改善。对于这种情况,您能出谋划策,让中国教育中的“因材施教”得到具体落实吗?

  雷夫: 对这些学生进行帮助我做了两件事情,之前播放过的视频里可以看到那里面有大概70个学生。当我教数学的时候,有的学生成绩好一些、有的学生成绩差一些,他们差距相差非常大。我总是让这些差的学生和好的学生坐在一起,这样就让那些学习差的学生知道,假如他们有问题的话可以很快地得到一些帮助。同时,对这个好的学生也有一个启迪作用,觉得他们自己可以做得这么好。当然,有一些成绩差的学生总会成绩差,但是他们不能够找这样的一个借口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

  在我的教室里有这样的一个概念——每一个人都很重要。

  每一个学生都对这件事情非常积极,假如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就会提供帮助。因为我们有很多艺术课程,也有运动课程,需要他们有团队合作精神。这种团队合作的精神不光在艺术排练、体育运动中表现出来,也会在其他的课程中表现出来。

  所有学习差的学生们,他们都知道假如需要帮助的话会有帮助的。我们不能只是这样说一说,每天都要付诸实践。所以,一些学习功课差的学生,我对他们有信任,而且每年都会有这样的情况。

  教师提问十八: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成功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但现在我们的教育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还受家长要求的影响,面对和您不同教育理念的学生父母,教师应该怎样与家长进行有效的交流沟通,并取得他们的信任?

  雷夫: 当然,我每次都很听家长的话。但是在我的教室的话,就必须按照我的原则来做。举一个例子,今天早上给大家讲了一下教室里的制度,每一个家长都非常热爱我的金钱奖励制度,它教给我们学生怎么能够对自己的钱有责任感。但是有一年,有一个非常生气的家长找到我大吼大叫,他说金钱并不重要,他不希望他的孩子将来担心金钱。我说可以啊,所以这个孩子就没有参加到我们这个金钱奖励制度的游戏中。孩子回去就告诉他妈妈,他又回来告诉我,我说我必须要听你妈的,你妈是我的老板。就像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不会有争执,我也从来不会和家长们争执,因为这件事情会浪费我的精力。

  去年有一个学生偷东西,我把他的妈妈叫过来告诉她,他妈妈说大家都在偷,不只我的孩子一个人偷。我说我已经尽力了,但我不能带他去华盛顿,因为他有可能会偷东西。假如这位家长不同意我的教育理念,他的孩子就不能参与我们的课外活动。

  教师提问十九:有人说,中国的孩子负担和压力是很大的,这种负担和压力来自诸多方面,包括社会、家长、学校和老师。假如您是中国的一位教育局长或是一位校长,您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当遇到困难和阻力时,您又会如何去做?

  雷夫: 我同意,现在的孩子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我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每天中午都跟我的学生吃午餐,很多老师没有机会去了解他们的学生,很多老师唯一和学生交流的时候,就是学生问他们问题,跟他们吃午餐的时候,这些学生就会和他们交心,告诉他畏惧什么。我对他们的观点总是非常尊重的,当这些学生给我讲他各种各样压力的时候,可能是来自他们家庭、老师、其他同学那里的压力,他们自我感觉非常释放,因为他们有机会去跟其他人讲这件事情。当他们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发现别的孩子也有同样压力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是孤立无援的。所以,我教孩子解决压力的办法,是我尊重孩子。

  教师提问二十:当在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中遇到困难和挫折时,您依然会对教师这个职业充满强烈的信念吗?能告诉我们您的教育教学信念什么吗?您是如何一如既往地保持工作热情的?

  雷夫: 我希望你们不要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愚蠢。有一次,我就快放弃的时候,那是1992年,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差的一年——我得到全美最佳教师奖。那时候媒体报道说我是一个天才,说我是圣人,说我有能力去拯救每一个学生。这些报道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因为我知道我感觉自己总是很失败,但他们不知道。

  雷夫: 这时候我聪明的爱人告诉我,小的时候我也读过这本书,但是我读的时候并不了解,这本书叫《去杀一只知更鸟》。讲的是一个白人律师接到了一个案子。了解案情后,他决定去替犯罪的黑人辩护,他认为这个黑人是无辜的,但是很不幸的是,在这个城市里面是有种族歧视的。这本书其中的一个环节让我的人生有了很大转折。在审判开庭前,白人律师的小孩问他一个问题:我们能赢吗?他爸爸说不会,但他还是要进行辩护,即使他知道接下来肯定会输。

  附:雷夫老师简介:

  雷夫·艾斯奎斯(Rafe Espuith),美国最有趣、最有影响力的教师之一,是唯一同时获得美国总统颁发的“国家艺术奖”和英国女王颁发的帝国勋章的人。雷夫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25年来,雷夫老师一直在霍巴特丛林小学担任五年级的老师。丛林小学位于落杉矶市区,是美国第二大公立学校,有2000多名学生,他们大多来自美国中部的贫穷家庭和一些亚非移民家庭,英语是他们母语以外的第二语言。雷夫几乎将他的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他所在在班级——第56号教室,他每天在校工作时间十多个小时,早上6:30到下午6:00,每周两个通宵工作的日子,每个周末从上午11点钟到下午2点钟一直工作,假日中的每一天都在无偿地教学生,从早上6点钟开始一直到下午5点钟,给学生教算术,讲文学,学历史,沉迷于莎士比亚戏剧的排练,在这块小天地里,雷夫老师创造了轰动全美的教育奇迹。他所带的五年级学生在美国标准考试(AST)中成绩一直位居前5%-10%的位置,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第56号教室的孩子们自愿每天早晨6点半到校,一直呆到下午五、六点才回家。即便在节假日,孩子们也来到学校,跟随雷夫老师一起阅读、做算术、表演莎士比亚戏剧、一起去旅行。雷夫老师的成功教育经验向传统的教育模式发出了挑战,为了让更多的人能了解第56号教室的教学理念,也为了让更多的人分享他的教育经验,他编写了《第56教室的奇迹》一书。该书一上市就受到广泛的好评,获得了美国亚马逊图书奖,同时在日本、韩国、印度也居于教育类书籍榜首。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2年03月31日 - 守拙 - 守 拙

3月28日,南京,一名女生在听完高考励志演讲后跪在地上向父母感恩,现场学生高喊“我一定要考上大学”、“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等口号。REUTERS/Sean Yong
2012年03月31日 - 守拙 - 守 拙当地时间3月27日,印尼首都雅加达,一名学生在抗议油价上涨的示威中投掷燃烧瓶。印尼政府近日决定,从4月1日起上调燃油价格,具体为普通汽油每公升从原来的4000盾上调至6000盾,上调幅度高达37.5%。REUTERS/Beawiharta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