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肉唐僧:五万条命能换回什么?  

2012-05-13 10:33:34|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肉唐僧:今天5.12,四年过去后,我看到很多人去向王石道歉,我很高兴。用四年时间才回过味儿来确实慢了点,但好过继续糊涂,贴上本肉于08-05-23写的一篇博客,算是秀一下智力优越感(此语出自@韩福东 教师)吧

 

五万条命能换回什么?

  我想我必须承认,我是个心理阴暗的人。地震过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又是一个我党与脑残愤青良性互动、将专制统治进行到底的利好。反法那阵子,十年砍柴写了个帖子,叫《九年前的那些爱国青年今何在》,论及美国误炸我大使馆后的学生游行,他说:“因为这种自由表达是上峰的恩赐,这种选择性的自由,我谢绝。如果对美国抗议的游行和自己政府抗议的游行,都能自由地举行,那么我会参加这场抗议美国的游行。而当自己这样的义愤,仅仅被当成某种砝码,我宁愿旁观。”

我对这句话很认同。我一直以为对于身处现代社会的所有人来说,以下认识是一个基于常识的共识:政府与公民本质上是一个契约关系。公民与政府按契约精神各尽自己的义务,同时享有对等的权利。在公民一方,纳税和守法是义务;作为交换,他享有定期选举和无时不刻的言论自由去批评政府的权利。权力这个东西太害人了,如果一个政权不由定期选举制约,又能以强制手段去钳制言论,它还有什么理由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呢?又有什么东西去阻止它作恶呢?

吉本说:“人生最大的幸福是财产上的自足,最大的不幸是出生于一个专制和邪恶的统治之下。”每想起这句话,我的内心总是充满怨忿和悲苦,这个与生俱来的不幸,就像某种先天残疾。我什么都没有做错,却注定了经济上被剥夺、政治上被压抑、思想上被愚弄的命运。谎言,在明明知道你有能力识破的前提下,还在毫无顾忌地播诵,这使得这谎言,有了多一倍的恶毒和刻薄。我想我受得住经济上的剥夺,对政治上的压抑也习惯了。但那份视我的智商与审美情趣为无物的恶毒和刻薄,却让我沉重得喘不过气来。

在没有得到权利的前提下,十年砍柴拒绝承担相应的义务,他选择“谢绝”、选择“旁观”。这种与专制政府“内心解约”的态度,正如胸闷时的一口长叹,并不解决病症。纳税和守法的义务,又岂因你的“内心解约”而被减免了分毫?!

当中国政府继秘鲁政府,成为决定为地震死难者降半旗致哀的第二个政府之后,网上居然一片赞扬声,我真是心如死灰,不再对这个国家抱有任何的希望。低头默哀的那三分钟里,我想起十年砍柴那个帖子里的一个回复:“九年前我也愤来着,现在算是醒过来了。看着今天的爱国青年们,真是恍如隔世。”但对于吸血鬼来说,每天都有新鲜的血液和脑髓吸食。每一个九年里,有多少心智被蒙蔽,又有多少气血被榨干。对于一茬又一茬的傻B愤青脑残,我不再有怜悯,也不再有愤怒。他们生就是饕餮的方便面,这是他们来到这世界上的唯一理由----被包在塑料袋里,袋子上印着红布和公鸡的图案。可谓得其所哉。但对于另外一些年轻人,为了一次顿悟他们要等上九年,要历经九年才有能力在某个无眠的长夜感受内心的无助和凄惶。觉醒须臾,耳边即有一声低语伴着恶毒的狞笑提醒他:他的生命已进入垃圾时间。每念及此,痛何如哉!用谎言把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洗成脑残,正是这一点,让我对专制政府恨入骨髓。

我在此只想向那些已醒过来、或即将清醒过来的年轻人说几句话:古斯塔夫?勒庞说:“在群体中,每种情感和行动都有传染性。其程度足以使人随时准备为集体牺牲自己的个人利益。”我要提醒你们,你们今天的处境比这个更加糟糕,因为中国人“随时准备为集体牺牲”的并不是“自己的个人利益”,而是他人的个人利益。从义和团到红卫兵到反日反法到今天的救灾,中国人一聚堆从来都是同一付操性:某甲有个难有个灾,立即成为乙丙丁戊们干涉他人选择、损害他人财产、剥夺他人自由的机会。他们一只手指着别人的鼻子造谣中伤恶骂,另一只手伸到别人的口袋里去搜刮。他们的心里装满了别人,唯独没有自己。甲捐了两百万,愤青立即指出:乙捐了一千万;丙捐了一个亿,愤青又质问:你总共有多少钱?杭州有个老乞丐捐了105元,他可是倾其所有要饿三天饭的呀!就这样,在愤青脑残的展转腾挪间,所有的捐款人都成了输家。爱心被玷污,善意被绑架。尤为可悲的是,这一切都是在“正义”的名义下堂而皇之地进行的。

但是,正义的基础----如罗尔斯所言----正是“不受侵犯的最大限度的基本自由,只要这种自由与其他人所享有的同等自由不发生冲突”。虑及人钱财有多寡、价值序列有先后,在捐款这件事情上,“最大限度的基本自由”必然是自愿和不受他人干涉。然而在中国人当中,却无法达成这样的共识。这是一个何等低劣和丑陋的民族!

民众情绪high的程度与其言行的荒谬可笑程度是正比的,人群里人数越多,其表现就越愚蠢。企业和公众人物成为脑残青攻击的目标,这个完全在我意料之中。但是无论我做好怎样的事先准备,脑残愤青们却总有本事让我大吃一惊:万科发起内部慈善捐款时,对普通员工有一个十块钱上限的提醒,我觉得这是万科公司最可爱的地方。公司发起员工捐款,划拉来的钱是以公司名义捐赠的。规定个10块上限意思很明显:公司不愿意僭取员工个人的爱心,不愿意做你花钱买炮仗我来放的事情。但对于员工以个人名义通过任何渠道的自发捐款,没有任何限制。相比之下,某银行灾后高调宣布数千万的捐款额,回头立即按此数目向员工全额摊派;某系统已经有了科级干部必须捐款千元以上的精神传达;灾后,浙江群众踊跃捐款,某退休党员月入不过千元,一次捐了五百元,不料次日又收到“献特殊党费”的硬性规定,情何以堪?!

从消息来源来看,各行各业和各地域都有,可见摊派、用强或半用强的索捐和苛捐不是零星个案。在这样的背景和气氛下,挨骂的却是王十元。这不是受虐狂又能是什么呢?毕竟,对于习惯了被捆绑状态的人来说,把绳子拉得再紧些是他所能做的唯一还称得上主动的事情了。看到陪绑的人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受虐狂们心里感到莫大的欣慰----这是此次网络狂欢的本质所在。

死亡人数终于超过五万。我在想,孙志刚一条命换来了收容法的废止。五万条命,应该换来什么?对于红十字会等官办慈善机构的账目透明监督我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就像我对各级政府财政账目公开不抱任何希望一样。我只希望NGO组织的发展不要再受限制,希望中国人甲在救助中国人乙的时候,可以直接赠予,而不用非要把钱交给政府指定的机构。关于红十字会这样一个拒绝公开账目的“慈善机构”,我默认它是贪污横行的。揭开它的盖子,如果看到又一桩希望工程式的丑闻,我是完全不感意外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恶花开恶果的定律抱例外的希望。邪恶的制度下,一切都是邪恶的!贪婪的目光所及,孩子的希望亦可化作滋养的血肉!

个体是无所作为的。一个双眼皮的性状都需要140多个基因协同才能得以表达。组织起来,才是专制政府连做梦都害怕的事情。NGO受到种种的打压和限制,原因正在于此。此次救灾,源于对政府的不信任,很多企业、NGO组织、一个小区里的几个邻居、几个麻友或同事,选择结伴亲自去现场出一分力,而不是受各级政府联手傻B脑残愤青的共同协迫捐钱了事。这就是担当,这就是责任,这就是希望!

最后正告傻B脑残愤青:
1、 别问老子捐了多少。老子捐的钱,足够把你老母包到绝经期;
2、 对于一切恶骂,一律修改成你们自己骂自己,标准格式如下:“傻B某某正在干自己老母,敬请观赏。”不排除此标准格式有各种变化之可能。最后的解释权,归本博主所有。

 

来源:肉铺

链接: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73320&PostID=13997490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2年05月13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5月6日,莫斯科,俄罗斯士兵进行阅兵彩排,一名士兵在方阵走过时行注目礼。5月9日,俄罗斯为纪念二战德国投降67周年举行了盛大的胜利日阅兵游行。REUTERS/Denis Sinyakov

2012年05月13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5月7日,位于美国芝加哥,由艺术家Seward Johnson创作的8米高梦露雕像被拆除,迁往加州安家,继续展出到2013年6月。该雕像由不锈钢和铝制成,高约8米,重约15吨,设计灵感来自于梦露在其1955年拍摄的电影《七年之痒》中的经典画面,自2011年7月在此展出。Getty Images/Timothy Hiatt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