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柯领:反文化”与“反教育”的中国教育  

2012-11-03 09:38:3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近几十年,中国的教育倡导的是“唯物主义”与“实用主义”的价值观,中国的“课程、教材、教法”由于缺少生命体验与自我的表述,形成了集体主义的没有个性的“假、大、空”的教科书文化,已完全沦落成了毫无生命活力的辨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僵尸,必然会遭到学生们普遍的唾弃与“撕书、扔书、烧书”的报应;教育领域是最需要个性、最需要情感、最需要精神、最需要多元的领域,而中国的大一统的教育体系恰恰缺少了这些元素,成了“反文化”与“反教育”;学术界深陷“苏联唯物主义模式”的怪圈中而不能自拔,把社会发展的规律简单地定义为“物质决定意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样一些非常片面而又落后的价值判断中;在今天西方的人文书店里,除了有一些佛教书与风水书以外,基本上找不到当代中国学人写的任何学术著作,显然,唯物主义就像瘟疫一样,已经把中华民族的学术体系与教育体系彻底摧毁,使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里被落后的教条所主导基本上没有创新与突破,形成了学术一个模样、学校一个模样,课程一个模样,教材一个模样、教法一个模样,考试一个模样,是一堆堆无精神、无灵魂的僵化物,成了全世界学术界的笑柄;人的情感与意志需要多元的刺激,才能保持其激情与活力,如果被一种外在的唯物的力量捆绑在一起,人格就会萎缩,人种也会退化;“唯物”就意味着一元、物质主义、形而下、物质高于精神、无个性、求生存、计划经济、集体主义、集权政治、人治、官本位、被动、呆板、死亡,“唯心”就意味着多元、精神主义、形而上、精神高于物质、有活力、求发展、市场经济、个人主义、民主政治、法治、人本位、主动、浪漫、创新;而事实上“意识决定物质,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这样的唯心主义的价值追求更有其发展的合理性。由于缺少个性与务虚的理想主义的人文精神和文化底蕴,实际上,中国的大学已沦落成了一个职业的培训机构,完成的是高等技工学校的功能,到现在为止,中国还没有一所有大学精神的大学,整个大学校园被一种官本位的庸俗氛围所笼罩而导致全面精神疲软,缺少人文价值观的引导,缺少人文精神的“高贵的单纯与静穆的伟大”所形成的气场,使学生们普遍缺少人文修养,缺少求知的神圣感与崇高感,缺少对学校作为传承人类精神文明“圣地”的敬畏感,缺少精神家园与内心的精神生活,师生们都气喘吁吁地被迫适应快节奏的学习、工作与生活,失去了生活的诗意与优雅,失去了多元发展的个性与创造性,失去了人作为人能悠闲地享受精神生活的乐趣。

  由于缺少体育、音乐、文学、美术、舞蹈、哲学、美学、宗教、生态文化等人文学科的教养与心性修炼,中国人的身上普遍缺少对文化的求知的兴趣,缺少超越性、缺少野性、缺少个性、缺少冒险精神、缺少浪漫、缺少追求真理的品格,也缺少生命的激情与人生的乐趣。所以,在我的心中,中华民族还是一个“乡巴佬”民族,作为一个群体还没有走向世界,还是文明社会的“边缘人”,需要经过基础教育的充满人文精神的高雅艺术和高雅文化的熏陶与教化,洗刷掉身上的“土气”与“俗气”,并由内而外地呈现出一种“贵气”——精神贵族气(相信“精神高于物质”的一种气质),中华民族作为一个群体才能真正地走向世界。尽管目前中国人也有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也亲自到国外观光旅游或把孩子送到国外留学读书了,但据我观察,中国人绝大多数还只是肉体走向了世界,而精神并没有走向世界,因为精神是一种人文教养与世界文化胸怀。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当代中国教育模式培养出来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群可怜巴巴的谋生的人,格局和视野都很小,当鸡毛蒜皮的技术型的科学家与研究人员,任何学术领域都没有世界一流的大师,所以,至今还没有贡献改变人类文明进程的重大思想与理论。人们普遍擅长从务实的角度打拼,主要就是干点技术活,当工程师,会计师,经济师、投资分析师、房地产师、医生、律师、教师、艺术技能专家、看风水与算命先生、开餐馆、小商小贩等这些不需要多少文化的工作,思考的问题一般都很小,把“钱”看得重,物质利益第一,精神需要第二(中国人的身上普遍没有高贵的自我意识、也没有精神,我们的教育是一种无灵魂、无精神的教育,这是长期的变了质的儒家世俗文化教育与唯物主义的世俗文化教育的结果),缺少“野性而又高贵”的人格,缺少特立独行的个性与创造性,缺少追求真理的执着精神,很难能成为各行各业的领袖人物,因为领袖首先需要的是理想主义的激情与创造性和战略眼光,需要的是务虚的高度与人文胸怀,需要的是“美真善爱”的高尚的人格与责任感以及演说能力和人际沟通的能力,其次才需要务实的科学与技术,而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主要就是务实的知识教育与技能教育,培养出来的人很少仰望星空,一般胸无大志大多只能干技术活,以讨口饭吃为人生目标,处于求生存的谋生的状态,很难能象雄鹰一样能展翅高飞,就象一群小鸟与小鸡主要为眼前的食物所驱动。

  当前,中国的教育已处于艰难的生存之中,高考指挥棒主导下的以升学为目的的应试教育对学生“身、心、灵”的成长造成了本末倒置与拔苗助长的严重伤害。现在中国的中小学厌学率达80%以上,大学生想的就是如何学实用的,如何去发财致富,毕业后又难以找到工作。就拿我所在的美国高科技的心脏“硅谷”来看(硅谷在旧金山以南50多英里的圣何塞地区,斯坦福大学、苹果、谷歌、雅虎、脸书、思科、惠普、甲骨文、英特尔等公司总部都在这里),这儿有近十万中国人,大多是大陆名牌大学与台湾名牌大学毕业后又到美国留学获得硕士博士而留下来发展的,可他们又怎么样呢?基本上都是在公司里默默无语忍受工作压迫的打工仔,还有多少人有学习的爱好?有朝气蓬勃的理想?有生命的激情?有创造性的冲动?我的好几个朋友告诉我,在他们的大公司里,上层的管理者与最顶级的研发人员基本上都是西方人或印度人,中国人知识面单一、不善社交与口才表达、缺少创造性和组织管理才能,主要就是中间的执行层,是工程师,事实上就是一群有较高技术知识的工人。没有个人爱好,压力很大地埋头闷头闷脑地干活,工作很忙又非常的累,只有默默无语的忍受、忍受、再忍受,缺少激情、缺少创造的冲动、缺少想象力、缺少生命的色彩,这些都是中国十多亿人口中选拔出来的精英们,都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我们还不应该反思中国的教育吗?不应该反思我们中国人的生命状态吗?不应该反思我们有生活的质量吗?

  拯救中国教育的办法只有一途:“去意识形态化,回归普世价值,建立以审美教育为中心的教育体系”。我们要进行“思想创新、制度创新、教育文化创新,科技创新,产业内涵与外延创新,生活方式创新”这六个方面的系统建设。要“以人为本”,由“社会本位的教育体系”转型为“个人本位的教育体系”,建设“自由、平等、博爱”的社会制度,追求 “普世价值与多元文化”的统一,要放弃“唯物主义”的一元价值观,这是糟蹋中国人的罪魁祸首,要倡导“唯心主义”,倡导审美的多元主义”。学习美国的招生体系与SAT考试体系,象美国的升学考试制度一样,把学校教育与高考考试相分离。生命是平等的,教育要公平,没有重点学校与一般学校之分,学校与班级建设不以考试分数论高下、不排名;若有可能,高考只考三科——文学、数学、写作,把学生们从繁重的课堂学习中解放出来,更多地引向课外活动与个性化的学习去发展特长,更好地发展自己的兴趣与创造性。从小孩开始,人格教育第一、智能教育第二,专业学习第三;要以人文教育为中心,寻求人文教育与科学教育的平衡,强调“生态世界观、公民、体育、劳动、音乐、文学、美术、哲学、美学”等这些核心课程学习第一,“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电脑、英语、历史、地理等”这些工具课程学习第二的教育价值观;要培养学生“野性而又高贵”的人格,培养学生务虚的激情,与培养学生“仰望星空与俯察大地”的高贵感。强调精神高于物质,精神成功高于物质成功,精神享受高于物质享受,“人文是立人之本,科学技术是立人之术”。这是教育文化的转型,是深层价值观的转变,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中华民族才能逐渐走出“唯物主义”的困境,真正活出“人”的气象。

  2012年9月4日于美国旧金山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柯领:反文化”与“反教育”的中国教育 - 守拙 - 守 拙 西安小南门,2岁的然然握着滑板车把手,爸爸在后边帮忙提供“动力”,父子俩乐融融的一幕让路人也感受到温馨和幸福。

2012年06月18日 - 守拙 - 守 拙

北京动物园,一位父亲正在手把手教孩子摄像。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