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魏勇:老教师看新教师  

2012-06-22 17:03:05|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来做这篇文章实际不太合适,我工作13年,虽已不是新教师,但也很难称为老教师,落笔就心虚。许多时候,我自己感到还象新教师,所以,动笔时我虽不能改变题目(因为这是命题作文),但我实际改变了内容,按照学长看学弟或学妹的思路来写,请大家对我作文有所跑题稍作嘘声即可,留点面子给在下,这里谢谢先!
  我生于1970年,刚好赶上理想主义的末班车,与60年代出生的那批人相比,我们没有经历上山下乡,理想主义不够狂热和坚定;与80年代的那批人比,我们没有经历太多时尚的洗礼,显得不够新潮不够洒脱,所以,有学者把我们这批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人称为“486”,大概取的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之意,这种说法颇能表达不上不下的尴尬姿态。
  据说这是一个即将出现“奔腾5”的时代,显然我们是即将被彻底淘汰的旧产品,但我还是忍不住用挑剔的眼光来审视在牛奶面包中成长的新一代,结果发现,我和他们之间年龄上远没差到一代,然而却已经存在了代沟。大学时,我特别腻味有些“歌德”派的同学,在时政问题上胡乱搅拌,跟你纠缠不休,当时,觉得这些人素质真差。工作一段时间后,不断有新教师分出来,慢慢地才觉得大学里的那些“歌德”派同学,其实素质算高的了,毕竟,他们还在思考超越自身实际利益之外的事情,结论对不对,那是另外一回事,而后来毕业的大学生们,压根他们就不怎么关心这些“形而上”的问题,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形而下的问题上,如:待遇,住房,对象,股票,麻将等,现实得让你以为他们已经过了几回人生。未曾希望,便已绝望;未曾追求,便已放弃;未曾斗争,便已妥协,这几句话大概可以作为对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的青年教师的群体素描,当然,这样说并不等于他们没有个性,恰恰相反,在除了普遍缺少理想主义色彩以外,他们的个性远不是“丰富多彩”所能形容的。
  霞2001年毕业分配到我校,初次见面,她给人留下的是大四女生的印象,有浓郁的都市气息,经常斜肩背着一个长挎包,包就吊在屁股下面荡来荡去,两只手要么拿着零食,要么袖在衣袖里,造型类似“野蛮女友”。我和她不教同一科,没什么往来,第一次打交道是在一家租售盗版影碟的商店,顺便交谈了几句,就发现大家都特别喜欢周星弛,距离一下就拉近了,我总觉得喜欢周星弛的都是智商高的好同志,于是我就用房龙的话“幽默是智商高的人拥有的奢侈品”来表扬她,她又反过来用周星弛的话来吹捧我“论智慧和武功你比我高一点点”,这番对话让彼此都很受用,于是满意而去。
  真正对她有进一步了解,是在网上,她在《西祠胡同》的个性化签名是“我愿为你精尽而亡”,联系到她平时的淑女形象,我笑得差点背过气。在网上读了她一些文章,文笔好,比较小资,尽管她喜欢上网,蹦迪,泡巴,喝咖啡,过圣诞节,但她还是坚持不承认自己小资,这点她很忌讳,就象小时候,我们做了好事却不留名,即使老师问起,我们也不承认,坚决要当无名英雄一样。除了忌讳“小资”的话题以外,她还忌讳谈工作,我们从不聊工作,似乎一说就俗,谈得较多的是电影,她喜欢原版的英文电影,不喜欢配音电影,对中国电影中的道德说教更是打内心的反感,这些都是我愿意和她交谈的理由,毕竟她是真实的。
  就象大多数刚刚分出来的年轻人一样,霞干工作是积极的。除了教学以外,她还协助团委书记做团的工作,常常搞发展新团员或者 “青年志愿者”一类的活动,学生们很喜欢她,完全没把她看成老师,而是把她当作高年级的大姐姐,许多女生和她勾肩搭背,张口闭口都叫她“霞姐”。由于她和学生如此接近,常常有人把她误作学生,至少有两次看门的大爷叫她出示学生出入证,否则就不让她进学校的门,闹了这个笑话后,许多老师就故意开她玩笑,要求她喊了“报告”才准进办公室。
  霞的业余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几乎每个周末都有饭局,只要她没结婚,就总有追求她的人,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谁,所以,她上网通常在深夜。一次,她看了我在网上的文章后,给我发了一则短消息:你的文章读起来太累,我不喜欢。我以为她的评价中肯,这个时代不需要沉重的东西,尤其对单纯的心灵而言,沉重几乎就是罪恶,我热烈地盼望早日过上肤浅而快乐的生活,我不想做486,我想有一颗“奔腾”的心。
  而新教师老范只是这个日益商业化世俗化的时代发生的一个非典型事故。
  老范大约是97年分到我校的,因为他是一个慢性子,说话做事总是慢条斯里,显得十分稳重,大学的同学就叫他老范,分出来后,这个绰号也跟随他到了我们学校,我们校长已经40多岁,但私下里,也叫他老范。老范教物理,跟我的学科不搭界,起初我们没有什么往来,只知道他是一个怪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交女朋友,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就带着一帮老头老太太练功,一个破录音机唧唧歪歪的也不知讲些什么,总之,他所做的事情是其他年轻人不感兴趣的,也是我这个“资深”的年轻人不喜欢的。
  和他有接触是源于他寝室里的一套音响,他很能干,自己买材料动手装了一套音响,那时,我正迷理查德马克斯和约翰亚当斯,。一天,我正从他们寝室门口过,屋子里传出亚当斯的 “Everything I do for you”,那歌唱得如水银泄地一般,让我这个已婚男人立马想犯错误再恋爱一把,亚当斯沙哑而磁性嗓音被老范的那套器材解析得淋漓尽致,听完那首歌后,我就动了心思,于是虚心向他请教,什么样的音响适合象我这样耳朵谗兜里没钱的工薪阶层。不久,在他的指导下,我以性价比高的原则买了一套“小旋风”遂了意,一来二去我跟他就熟了,他经常端着饭碗到我家来指导音箱的位置如何摆放,几乎是一两个礼拜,我的音箱就挪动一次位置,他完全按照发烧友的标准来折腾音箱,有时,我甚至怀疑他是音箱虐待狂。由于,他常到我家来蹭吃蹭喝,大家遂成狐朋狗友。在他的倾情推荐下,我又购得德声9701收音机一台,专门用于收听短波,他又上蹿下跳的制作室外天线,使我能非常清晰地听到陈水扁的就职演说,在没有互联网的日子里,这台收音机极大地满足了我向外眺望的欲望。但我发现,老范对时政并不感兴趣,听收音机时,他不停地调整天线,然后,不断的变换角度去听声音效果,每当收音机出现一点杂音,他就怒火万丈咬牙切齿,他全部的兴趣就在于制造纯净的声音,达到了这个目的,他就变得踌躇满志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样子,至于声音是什么内容,他不感兴趣。
  99年,老范练的功被取缔,人随之而焉了,学校不让他上课,叫他改打教师考勤。当时,我们学校实行坐班制,学校组织人进行考勤,考勤结果与什么年终奖之类的东西挂钩,校长叫嚣要进行监狱式的管理,在这种“白色恐怖”的的氛围下,学校撤掉了原来打考勤的同志,原因是他耳朵软,太好说话,不利于“白色恐怖”的形成。换了老范同志之后,形势大变,校长多次在大会小会上对他进行表扬,因为老范上任后,兢兢业业的记录了每个人的缺席(包括我),一丝不苟地得罪了全校老师,我当时打破脑袋都想不通,大家毕竟狐朋狗友一把,你小子还见天的在我家蹭饭,怎么能这么不通情理?于是,我就有意和他疏远了,其他人也不搭理他,但他依然我行我素,无怨无悔的充当校长的工具。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有一天趁没人,我把他拉在一边,说:“你小子是不是吃错了药?不把全校的人得罪光,你是不是不舒服?”他很冷漠看着我,说:“我不能做假,必须真”。瞬间,我恍然大悟,我几乎忘了他曾是练功之人,老早以前,他就对我提过真善忍一类的话,可惜我没有慧根,信不进去。
  一年后,我走了,据说他不再打考勤又重新上课了(原因不得而知),学校的坐班制随之而名存实亡。老范可以算是年轻教师中的非典人物,但给人的印象却是典型的深刻。兄弟,你还好吗?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2年06月22日 - 守拙 - 守 拙6月19日下午4时许,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北京路上,一位环卫工人骑着环卫车外出工作,自己的小孙女在环卫车车斗里写作业。当日气温达33度,奶奶不时地观望着路面是否有纸屑和饮料瓶等垃圾出现,发现后便拣起来放到环卫车里,路面上被清理的十分干净。

2012年06月22日 - 守拙 - 守 拙

 

  @丁小云:看网易图片新闻《女航天员刘洋生活照首度公开》,看到下面这张图片,解说文字是“5月13日,北京,阅读是刘洋和张华业余生活的主要内容,共同的爱好是他们走到了一起”……我怎么感觉她家书架上摆着的大多都是盗版书呢,尤其是那本《余秋雨全集》,肯定是盗版书啊……另外这对夫妻俩人看的居然是《笑傲江胡》。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