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蔡朝阳:现代公民,生活在此处  

2012-08-20 22:27:00|  分类: 启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7月2日上午,绍兴市区解放路上,一辆斯巴鲁轿车撞上了街心的秋瑾纪念碑,车身以斜边的特殊姿态,与地面、纪念碑构成直角三角形。为中国现代之革命献身的秋瑾,其就义处的纪念碑,在当下生活中成为交通制堵点,这恐怕是近段时间关于绍兴的流传最广的一则新闻。
  
  解放路上的故事:从鲁迅到蔡元培
  绍兴,一座很小的城市,南北向大道,仅解放路、中兴路而已,东西向则是胜利路、人民路、延安路。解放路上,秋瑾纪念碑以北七百米,是蔡元培故居,以南八百米,为鲁迅故居。这一点五千米的街道,为绍兴最繁华之处。
  鲁迅故居前面,有一块硕大的壁画,为鲁迅手夹卷烟沉思的侧面像。傍晚时分,附近居民聚集到这画像前的空地上,在“今天是个好日子”的音乐声中,跳舞健身。
  六年前,蔡朝阳对着这幅画像,几乎心怀幽怨,他问他,你是不是虚构出来的人物,怎么会不在我们市民的精神生活里留下一点痕迹?在乖谬贫瘠的年代,我们有更高超越的可能吗?
  蔡元培故居前,有一个孓民广场,蔡元培先生身着长袍而坐的铜像,居于中间。西面肯德基,北面电影院。
  三年前的清明,蔡朝阳和几位朋友来到广场,“私祭”蔡先生,祭文由蔡朝阳执笔,文中敬颂蔡先生追求自由民主之精神,认为蔡先生信守自由价值,打破我们身上的枷锁,推进思想自由及公民实体自由,功炳千秋。身为后人则须继前贤之志,建构自己的生活。
  他们朗诵祭文,引来路人围观。广场上的保安很惊讶,原来自己日日守着一位伟人。那一年,正值五四新文化运动九十周年。
  两年前的秋天,离鲁迅故居八百米、秋瑾故居二十米的地方,出现了一家不到20平米的书店,名为“新青年”,店主是蔡朝阳和他的朋友F520。
  书店特制书签上印着: “读书自我启蒙,构建公民理性。”两位店主在网上吆喝卖书,坚信不赔钱就是成功。
  去年,蔡朝阳与朋友在咸亨影院的顶楼,开了“五月概念书” 吧,并在此主持文化讲座,邀请公共文化人物走进这座小城市的文化生活。歌者周云蓬被绍兴吸引,从北京天通苑,移居绍兴小河边。
  
  古城“新青年”:一点五千米的繁华之外
  从此,绍兴的年轻人,拥有了另一种生活,经过延安路、胜利路、人民路,经过越王勾践的宫殿、陆游唐婉的沈园,经过星巴克和大娘水饺,去“新青年”买书,到“五月”里听讲座。
  2012夏天,很多年轻人看过周云蓬的《绿皮火车》后,从远方赶到绍兴找“新青年书店”,发现“新青年”的旁边是秋瑾故居,往北几百米是鲁迅故居,再往北是蔡元培故居,绍兴的文化深蕴令年轻的人们感动。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新青年”的蔡老板很年轻的时候,曾独自晃荡在寒夜的街上,被这座城市文化的闭塞与精神贫瘠伤害,颓废地想到海子卧轨自杀的故事。所幸避过自杀的念想,博览群书,像一个贪婪的猎人,为了精神的自由,迫不及待地四处狩猎。
  他们也不知道,绍兴曾是书店的荒邑。蔡老板有个朋友,几年前满怀热情开了一家人文书店,最终困窘倒闭,不得不重新寻找工作。而今他穿行在其它城市,以玉石买卖为生,故乡的朋友正在实践他未完成的梦想。
  蔡朝阳的博客名为“黑暗时代,读书写字”。“黑暗时代”这个概念来自阿伦特,所谓黑暗时代,即,公共领域被遮蔽,世界似乎操纵在别人手中,变得不确定,人们不再过问社会公共事务,只有限地关心自己的利益。
  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时代,人也有权积极生活,立定在自己生活的中心,在自己将生老病死的土地上,在承载自己笑声歌哭的城市里,寻找光明。蔡朝阳仍在努力,他的周围,他的远方,这样的人在增加。
  没有人帮你捍卫自己的生活,没有人许诺你更好的生活,你必须倚靠你自己的力量,改变你所能改变的。这就是蔡朝阳所理解的公民精神,不政治,也不虚渺。
  
  对话:每个人都不是孤立的岛屿
  新京报:你说你有一个底线,“在人近中年的时候,不能成为我自己当年反对的那种人”,“那种人”,具体指怎样的人?
  蔡朝阳:简而言之,是庸俗的中年人吧,尤其那些利用体制的资源沽名钓誉的人。挺着大肚腩,自以为有过来人的世故,以语重心长的姿态告诫我:我以前也像你一样,小蔡,没有用的,靠你一个人改变不了世界。他都没有挣扎过,就迅速与精明、市侩、唯利是图媾和了,再见理想,底线迅速撤退,撤退到几乎没有。
  凯鲁亚克说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周云蓬补充到:永远不听话。
  
  新京报:你有过最艰难的日子吗?那些艰难的体验,是否能让你汲取积极的养分?
  蔡朝阳:我最艰难的日子,大概离自杀不远。30岁不到,颓废而无力自救。这其实仅是年轻的理想主义的溃败。自怨自艾的时代,没有能力突破一己小小悲欢,以为自我便是宇宙全部。
  尤其在一个边远小城市,你甚至不能说喜欢诗歌,那你就是有病。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宁可住地下室也要去北漂的缘故吧。
  靠什么,靠朋友、靠阅读、靠网络,还有内心的骄傲。过去的日子,每一日都饱满有质地,艰难、颓废、磨灭,每一天都构成我们的生命底色——这可以说成是养分吗?
  
  生活在此处
  新京报:“现代公民”这个词,是什么时候成为你思考对象?
  蔡朝阳:大概是读到《李慎之文集》的时候吧,如海水巨钟,如受电然。想不到体制内高层竟然有这样的良心犯,而且位高权重,竟然只要做区区公民教员。那时我才去思考,现代公民究竟是什么。
  还要感谢从未谋面的陈初越兄,他当时在广州办过一本《市民》杂志,每期寄来给我,从这本杂志我得到了很多教益。《市民》杂志的英文名是Citizen,即公民。
  创刊号的发刊词非常好,里面说:“我们所定义的‘社区’,包含了居住的社区,数字的社区,精神的社区。要之,新社区的生成,是无数个体,本着新的居住方式,新的通讯技术,新的精神信仰,动态地建构着的。它没有既定蓝本,却注定将跨越旧的力量边界,创造新的共同体,新的认同感。”
  这些论述跟我当时考虑的东西非常契合,我就想在自己的小城开始这样的尝试。我理解的公民社会有几个核心词:多元、参与、负责任、自组织。基于民间社会,但不再是一袋马铃薯,用一定的方式积极参与,对本土文化有建设性的意见。比如,绍兴E网的网友最近发起一个开车不打远光灯,雨天不溅湿行人的倡议。很小的一件事,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力所能及的。有很多网友响应。这虽然是道德的低限,但确实比官方主导的文明城市建设有用多了。
  
  新京报:十年前你充满感伤地批评绍兴这座城市的闭塞单调,而从2010年开始,你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在绍兴办书店、书吧,邀请公共文化人物做讲座,这些经历对你当下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蔡朝阳:这便是生活在此处。
  2007年12月31日,我写了一个新年致辞:《重申一个公民社会的理想》。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我明白了“生活在此处”的意思,从而不再奢望生活在别处,将彼岸世界看作意义的终结。
  既然我们会在这里生老病死,我们又觉得这个城市可以更宜居,那么,我们就做一些我们喜欢的事情吧。
  新青年书店何以叫新青年书店,是要在老城市,发现新青年,读书自我启蒙,因阅读而得自由。公共人物来做讲座,就是将这个小城市,与这个社会的伟大进程联系起来,使我们不自外于时代,也让我的几位朋友不至于光顾着闷声大发财。
  还有一个想法则是,既然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孤立的岛屿,我们与时代息息相关,那么,每个人都要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到社会变革的进程中,而这种方式,也可以是更积极的。比我们更年轻的一代,我认为他们有权生活在这里,并且有权生活在比我们这个时代更开放更自由的时代。而这种开放也不是凭空自动实现的,需要我们当下从自身开始努力。罗大佑歌词说:我们所改变的世界,是你们的未来。便是这个意思。
  
  人物简介:蔡朝阳,生于1973,教书课子,卖文卖书,著有《阅读抵抗荒诞》(2009)、《救救孩子:小学教材批判》(2010)、《寻找有意义的教育》(2012)
        来源:《新京报》


-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2年08月19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8月1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加拿大,在渥太华国会山与加拿大总理哈珀举行会谈。默克尔访问期间重申欧洲须加强财政纪律,赞赏加拿大不靠借债度日,表示欧洲国家应向加拿大学习。

2012年08月19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8月11日,伊朗西北部东阿塞拜疆省发生两次里氏6级以上地震。8月12日,伊朗内政部宣布停止搜救行动。伊朗紧急情况部门一名官员称,仍有不少人困在废墟。另据震区一名市长称,当地12座村庄几乎全毁,每村近千人,平均四成丧生,死者或达数千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