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如果我是80后  

2012-08-24 13:27:17|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蒋方舟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一家杂志当副主编所引发的网络话题热来看,90后就业的竞争压力比70后大了很多。这让我不禁暗想,如果我是90后,职业与生活轨迹会是什么样?

首先,我不可能在30岁之前任职什么“制作人”或者“总监”。70后遇到的“人才空窗期”不会重来了。90后的升职空间比20年前小了,因为有太多资深80后还没有升为“资深”呢,而经理与总监级的70后们,都还壮志未酬身未老。我可能得做好在初级岗位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如果我不甘心,就得付出比我当年更多的努力。而在我大学毕业两三年的时候,别说像蒋方舟这样具有全国知名度的人当副主编了,默默无闻的小伙子,也许只因为有个海外学历,就可以拿到总经理的头衔。而现在,沃顿商学院的也不一定能找到像样的工作。

但我应该还是会选择在一二线城市试水,尤其是大学所在地的城市,这可以节约房租与路费的成本。我应该还是会像当年一样,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就出去实习,主要目的是获取社会经验,观察公司运作,同时学会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对面试官说:“我希望给你们带来帮助。”我不会指望实习的公司会给我工资,但我会努力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如今体制外的就业空间比20年前广阔太多了。拿我所在的媒体业来说,当年我毕业的时候,媒体业基本上都是事业单位,不对外招聘,而如今的主流媒体至少在招聘方面绝大部分是市场化的。而因为市场化运作的公司越来越多,我想我很可能会转行。如果碰巧有一家名气大、规模大的公司看上了我,留我实习,要我做一个与专业不符的工作,出于谋生与发展的本能,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我的日子会过得比我当年清贫。如果毕业后我不接受父母的任何支援,在最初的一两年如果不勒紧腰带的话,很可能不仅成为月光族,甚至成为卡奴。当年我的第一份工作虽然工资很低,但工作单位提供宿舍与每顿3元的早中晚三餐,并且因为住在单位宿舍,上下班没有成本,但我很怀疑现在还有找到这样工作的可能性,如果没有过硬的后台关系的话。而且我在30岁前基本没可能买房子。根本买不起。

家人很可能会在生活费和买房的首付款上给我资助。如果我很勇敢地拒绝了他们的援助,应该会加入“裸婚”族,选择用不多的存款在临近相对小一点的城市买房做投资。我的孩子则会在“民办”学校一路读下去。唯一让我庆幸的是,现在民办学校的教学质量也不差,我所要做的就是赚钱支付比公立学校高昂得多的学费。

但我最后也很可能因为受不了苦,或者对付出的回报要求过高,最后离开了一二线城市,回到小城市。毕竟,作为从出生起衣食无忧的90后,我可能比70后更关注自己的感受与付出,更在意分配的公平与否,对是否被人性化地平等对待更敏感。70后在实习的时候,会帮实习的老师跑腿拿资料,帮实习老师端茶倒水,帮办公室扫地。但我是90后,没有哪位老师有这个胆子支使我们做这样的事。我对职业与生活的期望值比70后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生存不是我的目标,我要的是发展。这在一点上,当70后向我诉说他们的奋斗史时,我也许只会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们,就像70后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对他们诉说当年大饥荒的日子的父母时一样。

不管做什么行业,我应该还是会写个专栏,目的是为了满足兴趣。闲暇时,也会和大学同学一起抱怨一下富二代与官二代。这是我们70后很少谈及的话题。20年前,财富和权力导致的生活方式的差异,远没有现在这么大。

来源:金融时报

链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6129

台湾的80后

FT中文网编辑:

今日读了谁谁谁在贵刊发表的《如果我是90后》,心生感嘆,没想到中国不仅经济发展超英赶美,在社会现状的贫富差距、世代鸿沟上,也有时光压缩的具体成效。原作者的假设很有趣,也许浓缩了多位青年的生活缩影,但不如实际案例说说自己的故事来得更有警世效果。

我自己是台湾的80后,这里称为「七年级」,大约十年前我们这一世代有个更出名的外号叫做「草莓族」或「水蜜桃族」,形容外表好看不耐重压的集体性格。当时引起了许多辩论,大抵就是正反两面的攻击与辩护。一晃眼十年过去,八年级(90后)已经上大学,没两年也要踏入职场。而我们这些七年级也纷纷开始交换名片、步入礼堂,甚或为人父母了。最近半个月台湾媒体的版面上充斥著因企业家感嘆「没人才」而引发的一波波讨论,其中我最欣赏的结论是网友说的:「闪开!让年轻的来!」只要英国女王没退位,新世代的人才因为抢不到舞台,失去定义权而被称为废材便是一种常态。

台湾历经十年教改,广开大学窄门,高等学历贬值的结果是大学毕业成为基本学历门槛,教育投资是避免在竞争第一关就被刷掉的预防措施,使得研究所大学化,大学高中化。当年好傻好天真地选了人文社会科学,由於学制规划,这类学科要求毕业生必须出版专书等级的论文著作才能通过口试,因此三年毕业算快速,四年毕业叫做正常。当我终於踏出校门开始投履历时,已经26岁了。

这时,我的学历又显得过高,找不到内容与待遇相符的工作。好不容易经人介绍进入尚称体制完善的部门,却在半年内因整併裁员而黯然离开。共事过的主管都说我很沉稳,一点也不像七年级。其实我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一个年届三十,缺乏工作经验的菜鸟姿态不放低一点,怎么获得起飞的机会?但我开始怀疑,一直低薪低姿态的常态,会不会让我有一天忘了飞行的能力。啊!不,我似乎从未站在起飞的位置上。从在学工读到正职工作,我的头衔一直都脱离不了「助理」两个字,尤其身为年轻的女性,总会被赋予专职行政的期待,偶尔还得装傻卖乖陪笑脸,否则老板会觉得上班心情不愉快。

同龄的朋友们都住在父母家,离乡进城打拼的则完全存不到钱,结婚的绝对是双薪家庭,赚更多的钱把更多的家庭照养责任外包给祖父母。我们好像陷在一个老鼠笼子里疯狂地原地赛跑。教你赚大钱的理财专书作者说要离开打工人生,为自己赚钱。於是有人开始酝酿创业的可能,不管是卖鸡排还是摆地摊,台湾的经济奇蹟某一部份就是建立中小企业兴起的心理背景——人人想当头家(闽南语「老板」之意)的现象上。

最近一次被告知裁员,我开始探索自己究竟害怕什么?经过两天两夜的魂不守舍和失眠之后,我得到一个结论:「我怕自己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很多长辈说我们这一代很幸福,丰衣足食样样都不缺。但由奢入俭难,当我们开始被推出温室,必须靠自己争取一切生存所需的时候,发现样样都缺而且前面还有一串人龙在排队插队。职场上很多前辈勉励我还年轻,但我觉得自己经老了,却没有充满智慧,反而满怀愤怒与不满,为了劳雇结构不平等而愤世忌俗。最可怕的是,我说不出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比起年薪百万,我更重视人生价值;卖肝卖血卖劳力,转头发现一场空。

我们人生中每一个里程碑都被安排妥当,突然有一天,大学生被指责为不懂得独立思考,职场新鲜人没有抗压力,我们成为逃避责任的一群,因为从没有人期许我们负起任何责任。而这些年长者希望我们可以突然顿悟,立刻明白付出与收穫总是不公平的黄金定律。

明年开始户长就要退休(下岗),身为独子的我必须承担家中一切经济来源,支付原有的贷款与保费,而我下一个超过最低薪 资一点五倍的工作还没有著落。并且渐渐变成挡路的上一代,惊恐地看著90后如潮水般涌来将自己淹没。

读者:debby0915

来源:FT中文网

链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6170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2年08月20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8月16日,肯尼亚内罗毕,姚明亲赴盗猎现场,揭露目前非洲偷猎的现状。姚明结束了奥运会篮球解说的工作,马上奔赴非洲拍摄一部反盗猎纪录片。
2012年08月20日 - 守拙 - 守 拙
8月15日,河南周口,63岁老汉康明智花了5个月时间研制出一辆电动“龙车”。车身全长7米,重50千克,龙爪和龙身由实木雕成。车子开动时,龙爪和龙尾会随着车子颤抖左右摇摆,引得很多村民围观。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