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蔡兴蓉:“范跑跑”印象记  

2013-04-17 16:15:36|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接到“范跑跑”范美忠的电话,一惊。原来是重庆37中沈校长请他去讲学,席间,沈校长提到我,问他认识不认识,他说是给《教育家》写专栏的那个人么?沈校长说是,他就给我电话,寒暄了几句。到了晚上,沈校长又给我来电,以赞赏的口气,谈了范美忠的特别之处:敢说。比如他说“全中国没有几个人懂得我”,“敢请我的中学校长寥寥无几”,在给语文老师们座谈时,他坦言:“语文老师是来传播文学和文化的,不以此为宗旨,就等于混了一辈子”,等等。

  这我是知道的:范美忠说话,有极强的攻击性,否则他宁可不说。

  我与范美忠其实是有一面之缘的,想来他是不记得了。那是在由李玉龙主办的一次教育研修会期间。有个晚上的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范美忠身穿一件红夹克,盘腿坐在床上,与《成人之美兮》的作者梁卫星讨论哲学。周围有几个老师,东一个西一个坐着。范美忠旁若无人,只是思考地谈着,他非常投入,语音不高,语速时快时慢,而我可以肯定,他的语音高低和语速快慢跟大家没有关系——听不懂呵。他的话语中杂着太多哲学术语,诸如“客观理性”、“自在之物”、“新康德主义”、“有限性”等等。只有梁卫星时常插上几句。这使我想起叔本华的一个著名观点:大自然只生产寥寥无几的真正的思想者,而且这极少数的思想者也只是为极少数人而存在。

  有人告诉我,范美忠有个绰号:范大嘴。

  李玉龙则说,这是个“脑袋里装了一万本书的人。”

  我因此明白:范美忠是个以说话,或者说以思维作为最重要的生活方式的人。正因如此,每当他遇到不同的观点,他就如获至宝,有如拳手遇到了对头,或者猎人发现了猎物。在生活中,我遇到过不少患“雄辩症”的人:甭管你说什么,他先反对了再说,结果说着说着,他终于发现自己的观点与对方的观点原来是一样的。但范美忠不是这样的人;他“雄辩”而不“症”。这个曾以四川省文科第一名成绩考入北大的人毕竟热爱真理,这一点稍后还将谈到。

  自从亲睹穿红夹克的范美忠之后,我总忍不住把他的盘腿形象与“跑跑事件”结合起来。在我看,这个书呆子无论说什么话,你通常都得从哲学的角度想一想,不然就铁定出现偏差。譬如他对学生说:“我不是一个见义勇为的人”,我们一般人听了,可能会拍案而起,内心燃起熊熊怒火——一个人师岂可这样说话?但我疑心范美忠会在一边窃笑。从哲学的角度,这话似可这样理解:一个人是否见义勇为,是个人选择的自由;若有什么人或法规强制人去见义勇为,这本身就构成了另一种恶。他坦言天生胆小,这种自贬的诚实也有些奇怪。至于在汶川地震的那一刹那,他没有对学生们喊一声“跑”就自己先跑了,从而使自己“蜚声海内外”,我敢说,这是他绝没有料到的后果。关于这件事情,我有一个基本看法:一个人在突如其来的巨大的灾难面前,一时惊恐而大脑空白,只剩下自保的本能,是情理之中的事,也是可以原谅的事;同时,身为教师,在“一时”之后,喊一声“跑”(哪怕是隔着玻璃)虽然于事无补,但将来学生在回忆这一往事的时候,内心定会多一份慰藉和温暖吧?从这个角度看,范美忠的确是错了。明确了这一点,我又产生了一个更基本的想法:凡事都得讲究度。范美忠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无意伤害任何人,他因为非常特殊的情况一时失控而暂时忘却教师的形象 ——从他素来的表现看,他对教育工作始终是尽心尽力的——究竟错了多远?至于有从四川到北京,再从北京到华盛顿那么远吗?

  有这样一个虚构:希拉里访华,人问她:“你每次来中国都会批评中国人权现状,怎么这次没有呢?”希拉里听了,笑道:“中国人权状况有了改善——范跑跑还在跑”。我相信,在举国上下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中,只有这个虚构最优雅,也最恶毒。

  我很难相信网上那些极尽辱骂之能事的语言暴民当真是所谓“道德义士”,除非形式与内容两不相干。在这种情况下,谩骂有如梯子,骂得越凶,爬得越高,好像一直骂下去,就可以直接爬到道德的制高点。在我的记忆中,只有文革时期出现过这种针对个人口诛笔伐的群众运动。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的“运动”之中,你很难听到出于人道精神和公正立场发出的正确的声音,可见只要是“运动”,其能量就不能小估,只能大估——通常情况下,能愿意触犯众怒呢?

  还有一点我很是奇怪:以范美忠卓越的智力和口才,这一切本可免于无形,譬如他可以说“事情来得太忽然,我当时是真的慌了神了”——这应该是事实;或者说: “喊与不喊不都一样吗?不过事后想起来,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这应该也是事实;他甚至还可以调侃地说:“我跑就是示范啊!”等等。正所谓“千不该万不该”,他偏要“虽千万人吾往矣”,说什么“除非是我女儿,连我妈我都不会救”!这句话,不用说,是太有“新闻价值”了!难道他不知道,正如人们不会有耐心去调查他平时是否对学生负责一样,人们也不会有耐心调查他平时是否对母亲尽孝?“性格决定命运”,信夫!

  前面说过,范美忠说话有很强的攻击性,至此得补充说明:都是站在理性的立场。有好几位与他打过交道的老师告诉我,跟范美忠讨论最过瘾,他总是试着把对方当作假想敌,而把自己当作对立面,以便使“真理越辩越明”。从这个角度看,他在汶川地震时创造“新闻价值”的目的,莫非也是把大众当作了“假想敌”,而把自己当作了“对立面”?若然,可真让人哭笑不得!

  言及此处,我想说:所谓“言官无罪”,不管范美忠说过什么不妥的话,都是可以原谅的,——至于我们自己是否有资格“原谅”,另当别论;祝贺他吧,他毕竟也是大地震中的幸存者之一,其生命和所有的生命一样珍贵又珍贵;理解他吧——这几年他和家人是怎样挺过来的?

  我在接到范美忠的电话“一惊”之后,百度搜索,发现他刚出了本新书《民间野草》,心里又一喜:“范跑跑”站起来了,或者正在站起来!个中缘故,我想除了书本的力量,就应该是懂他的“几个人”——敢请他讲学的沈校长不就是其中之一吗?对了,沈校长临末还告诉我,虽然范美忠有极好的口才,但一走进教室,却像换了一个人,话很少;作为组织者,他把大量的时间都还给了学生——真是一个难得的人!

  范美忠,行在真理的路上。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3年04月16日 - 守拙 - 守 拙 【日本农民稻田作画 精美逼真】日本田舍馆村,令人叹为观止的日本稻田画。与麦田怪圈一夜“压制”成形不同,日本的稻田画是人们花费几个月的时间“种”出来的。在青森县田舍馆村,村民们在每年4月就要商讨出当年的画作主题,然后将“起草”的任务交给村干部——他们为此夜以继日地工作十多天,精确地计算如何在一大片稻田里种植不同种类的水稻,并组织人员在田地里用芦苇秆做出上千个标记点。待到插秧的日子,村民们和志愿者手工将几种不同品种的水稻插在预先标记好的位置上即可。
2013年04月16日 - 守拙 - 守 拙 【城市表情:黑云压城】2013年4月11日,泰国曼谷市被乌云笼罩。当日,泰国首都曼谷降下大雨,使得曼谷的酷热天气有所缓解。新华社记者高健钧摄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