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邵建:为什么爱国  

2013-06-24 17:25:40|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上有一张当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的照片,它收藏在美国国家博物馆。照片记录的是八国联军1900年8月14日攻入北京城的一个场面。联军士兵沿着城墙下面的下水道进入城里,鱼贯上岸,河沿一侧则是一群民众,彷佛看西洋景一般围观。

此时,中国已与联军各国成为交战国,分属交战两边的民众与士兵,自然成为敌对的双方。

然而,这张照片提供的信息是,民众并不敌视这些“侵略者”,更谈不上同仇敌忾,他们毋宁是漠然的。是的,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因而他们纯粹就是一群看客。

国家蒙难,京城的民众没有任何爱国表现,甚至还出现了带路党,比如是谁领这些外国佬从不为人知的下水道入城,反而成了围观的看客。

看客一词20世纪以来早已成为“国民性”的一种表征,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是麻木、冷漠、愚昧。就这幅照片,如果我们还蹈袭这样的词汇,至少对他们来说很不公正。因为这张照片内涵着的问题不是国民性,而是国体性。或者说,20世纪我们批判的国民性问题,归根到底是国体性。甚至,这张照片本身就可以解构国民性,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这个国家的“国民”。

爱国和爱国主义可谓20世纪中国最强势的政治话语,永远立于政治正确之地位,而且无可质疑。但,爱国的爱,如果是一种自然情感;那么,国是什么,这个问题,却不是一个自然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必须一问。毕竟爱有时是盲目的,而且容易被盗用。因此,当我们如果可以把爱国视为一个问题,我们不妨听听前贤的声音。

还是在迈入20世纪前一年的1899年,时为26岁的梁启超梁任公(1873-1929)作过一篇洋洋洒洒的《爱国论》:“爱国心乌乎起,孟子曰:吾弟则爱之,秦人之弟则不爱也。惟国亦然,吾国则爱之,他人之国则不爱矣。是故人苟以国为他人之国,则爱之之心必灭,虽欲强饰而不能也。苟以国为吾国,则爱之之心则必生,虽欲强制亦不能也。”

在任公看来,民众爱国不爱国盖在于民众把这个国家当作是“吾国”还是“他人之国”。

很显然,以上述照片为例,那些围观者并没有把他们所在的这个国家视为“吾国”。华夏吾族,历来家国合一。设若那些洋人士兵进入的是他们自己的家,他们还会这样漠不关心吗。换言之,假如他们所在的这个国家让他们以之为“他人之国”,那么,我们又凭什么指责他们麻木冷漠和愚昧呢。

国民性是一个伪问题,正如国体性才是一个真问题。这个“体”不是别的,它指的是国家政治制度。对周秦以降的皇权专制,任公多有批判。在写于同年的《论近世国民竞争之大势及中国前途》一文中,开篇即论“国民与国家之异”。

就国家而言,任公从国家源起角度对专制政体的“私天下”进行了批判:“国家者,以国为一家之私产之称也。古者国之起源,必自家族。一族之长者,若其勇者,统帅其族以与他族相角,久之而化家为国。其权无限,奴畜群族,鞭笞叱咤。一家失势,他家代之,以暴易暴,无有已时。是之谓国家。”这样的国家,没有国民,只有子民。但,作为对应,子民也只能把这样的国家视为“他人之国”。

那么,什么是国民呢,任公转从现代nation-state(即“国民国家”,以前我们仅译为“民族国家”)的角度,作出了这样的表述:“国民者,以国为人民公产之称也。国者,积民而成,舍民之外则无有国。以一国之民,治一国之事,定一国之法,谋一国之利,捍一国之患。其民不可得而侮,其国不可得而亡。是之谓国民。”这样的国民,有自己的权利,如“治一国之事”,也有自己的义务,如“捍一国之患”。

既如此,国民出于自身休戚与共的相关性,亦势必“以国为吾国”也。

故,回到《爱国论》,任公这样揭橥了他自己的爱国思想:“国者何,积民而成也。国政者何,民自治其事也。爱国者何,民自爱其身也。故民权兴则国权立,民权灭则国权亡。为君相者而务压民之权,是之谓自弃其国。为民者而不务各伸其权,是之谓自弃其身。故谓爱国者必自兴民权始。”

爱国者必自兴民权始,这是一个世纪以来最可宝贵的爱国主张。放在今天,不但尤合时宜,更是闪闪发光。国以民为本,民以权(利)为先。一国民众,没有民权,是为子民。拥有民权,则为国民。以国民的身份爱国,是谓民权爱国。否则此国乃“他人之国”,何爱之有。

但,在专制国度,民权不会从天下掉下来,它常常遭遇统治者的压制。故此,戊戌事变后的任公,以英伦和日本为例警告当局:“非深观大势,开放民权,持之稍蹙,吾恐法国1789年之惨剧,将再演于海东西之两岛矣。”

海东西两岛自然无事,但最终有事的是清末。试看那张照片,围观民众所以表现得如此不爱国,盖在于他们没有他们当有的民权,因而他们也没有爱国的义务。“民权灭则国权亡”,清末业已证实了这一点。只是对吾土而言,清末并非专制末,清末已而专制未已。故任公的警告其实也是对后来专制的警告:统治当局“务压民之权,是之谓自弃其国。”

 

来源:邵建

链接:http://dajia.qq.com/blog/161736061848273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3年06月10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3年6月4日,巴西里约热内卢,警察在街头执行清理毒品行动,一名吸毒成瘾的男孩躺在路边。(CHRISTOPHE SIMON/东方IC)2013年06月10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3年6月4日,伊拉克巴格达,什叶派穆斯林朝圣者前往卡德希姆伊玛姆神庙参拜。(Ali al-Saadi/AFP)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