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慕容素衣:金庸笔下不被岳父待见的凤凰男们  

2014-01-27 22:26:56|  分类: 我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看金庸的小说,我以为我可以做令狐冲那样的人物,率性任情,潇洒不羁。后来读研究生时生怕毕不了业,整天在导师面前唯唯诺诺阿谀奉承,这才知道自己没有令狐冲那种敢于与师门决裂的勇气,不如夹着尾巴做张无忌吧。小张虽然没有令狐那么厉害,至少也称得上人见人爱车见车载,最后还能过上闲云野鹤般的日子。
  令狐是神仙般的人物,小张却是凡人中的极品,至此,我挥泪告别了令狐,转而向小张看齐。工作了一年后,每每出现不快时,一怒之下总想拂袖而去,宣布老子不干了。可事到如今,我还是埋首在格子间内,除了在天涯论坛上发发牢骚外,不敢和任何人撕破脸。
  我终于明白,我做不了令狐冲,更做不了张无忌,我只能老实本分地做我的新闻民工。我拿什么和人家武侠人物比啊,人家父母双亡有车有房,可咱那一把屎一把尿抚养咱长大的爹妈还在世,有种你撂了挑子,看你如何到老父老母面前去交代?
  你和这个世界的感情纽带越少,你就越有可能实现身心的自由。孙悟空为什么敢去大闹天宫?因为他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杨过为什么能义无反顾地去跳崖?因为他亲人全都死光了。说到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怎么金庸小说中的男主毫无例外地都是这样孤苦伶仃呢?但凡父母有点名气占点戏份的,金庸都会毫不留情地让这对苦命父母趁早双亡。
  于是,张翠山和殷素素一起自刎了,杨康和穆念慈先后仙游了,胡一刀和胡夫人双双离世了。好歹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如段誉,到最后却发现老爸原来是个赝品。有了父母却无人认领的更是大把,比如说《天龙八部》中的乔峰和虚竹,再比如说石破天。
  总而言之,金著中的男主是极端缺少家庭温暖的,所以他们成年后才会喜欢小母亲式的贤内助吧,这何尝不是一种补偿。
  金著中还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父母双亡,如果不这样的话,那父亲就早早死掉,留下一个遗腹子。比如说郭靖、杨过、袁承志。依我的想法,这可能和传统戏剧《赵氏孤儿》之类的母题一脉相承,孤儿,总是会和复仇、奇遇、忠奸对立这些联系在一起。当然,在我看来,联系在一起的还有自由。
    父母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靠山。虽然武侠小说中的男主角大多有师父照看,可铁一般的现实证明了:师父是靠不住的。所以,看起来忠厚老实的戚长发,最终却毁了狄云的人生;看起来温润君子似的岳不群,最后却一次又一次地对令狐冲痛下杀手。
  欧阳锋倒是对侄儿兼徒弟欧阳克“视若己出”,但是地球人都知道,那是因为,那确实是“己出”。这世界上就没有“视若己出”这回事。
  因为靠山的空缺,金著中的男主们一个个无依无靠,赤手空拳在武林中打出了声名。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凤凰男”吗?一样的背景空缺,一样的出身微贱,一样的资质非凡。
  老天是公平的,凤凰男们没有父母可依靠,却大多可以摊上一个好岳父。 我们一起来看看凤凰男和显赫岳父之间的搭配(金老啊,幸亏你杜撰出了那副“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对联,省了我多少检索的工夫),我们先从下联说起,先说《笑傲江湖》吧。
令狐冲和任我行,陈家洛(这个出身还算高贵,但岳父也不次)和木卓伦,石破天和阿绣,张无忌和汝阳王,胡斐和苗人凤,狄云和水岱,丁典和凌退思,虚竹和西夏王,乔峰和段正淳(新版中的段誉和段正淳),郭靖和黄药师,韦小宝和顺治(建宁的挂名老爹)。
  还有一些差点儿就成功了的,比如说杨过和郭靖,袁承志和崇祯皇帝。
  但是,无一例外的,这些凤凰男和他们的显赫岳父们,要不就是势不两立老死不相往来,要不就是往来了之后,更加相看两厌。悲剧啊,凤凰男们孤苦了大半生,却不能从老丈人那里得到丝毫温暖。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那么老丈人看女婿呢?是不是越看越厌?根据弗洛伊德的学说,父亲和女儿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吸引力,有句话不是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吗?所以,如同天下间永远没有处得好的婆媳一样,天下间也难得有处得好的翁婿。
  丁典就不用说了,他碰到的是世上最冷酷最无情的丈人,要说金著中最令我不寒而栗的人,那就是凌退思了,这个人可以说是坏到家了,居然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下得去狠心活埋。有一歌名最能代表我对他的评价,那就是《算你狠》。
  关于岳父和女婿之间的相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笑傲》和《射雕》说得最多。黄药师对郭靖那叫一个厌憎啊,可以说从头到尾就没喜欢过。不管是以前的傻小子还是后来的郭巨侠,在郭靖身上都找不到半点能够让黄药师喜欢的地方。
  《射雕》中纯粹是一个聪明人对一个傻瓜的轻视和讨厌,《神雕》中则升华成一个出世者对一个入世者的鄙弃,你自做你的巨侠,我自做我的老邪,咱干脆老死不相往来。黄药师和郭靖,不单存在着智商和才华的差距,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更是有天堑一样深的沟壑。我窃以为,恐怕郭靖对黄药师,也是从来都没有认同过的吧。当傻小子时是畏惧加尊敬,当郭巨侠时则有点不以为然了,私底下没准认为黄药师连“侠之小者”都算不上,更不用说和他这个“侠之大者”相提并论了。
    所谓恨屋及乌,因为讨厌郭靖,黄药师对和他有关的人一概不感冒。先是那江南七怪,每次看到他们在书中的行为我都很想撞墙,所谓人贵有自知之明,可七怪却是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在江湖中是什么地位,一开始就跑去和丘处机较劲,也不想想,人家再牛也只有一个人,你们七个人侥幸赢了的话也是胜之不武,有什么好比的?
  对黄药师的态度更是前倨后恭,先是坚决反对小妖女黄蓉和郭靖在一起,后来觉得此门亲事有望,何况亲家还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那就不妨走动走动,一有风吹草动就巴巴地跑到桃花岛上去送信,落得七侠只剩了一个柯镇恶。
  我很想做个调查:看小说的人到底有没有喜欢柯镇恶的?!
  一想到那个大义凛然的老柯盘踞在桃花岛上,姑娘我就连去看看桃花的心情都没了。真是难为了黄药师,如此风雅清逸的人物,不仅要对着一个郭靖,还要捎上一个柯镇恶,难怪他在《神雕》中行为举止也有点怪异了,怕是多年积怨的一次小爆发吧。
  郭靖的另一个师父,洪七公,在我看来和黄药师之间也不大搭。洪七这个人太正,和欧阳锋这种肆无忌惮的坏人倒不乏惺惺相惜之处,但跟亦正亦邪的黄药师来说,就没啥共鸣了。话说欧阳锋这个人,虽然有点儿坏有点儿毒,为人倒是蛮讨喜的,他到了桃花岛上,黄老邪还高高兴兴地接待他,而且私底下很想将黄蓉嫁给欧阳克。
  看看洪七公和黄药师各自擅长的武功,就知道这两个人有多不搭了。一个是降龙十八掌,至阳至刚稳打稳扎,一个是落英神剑掌,至阴至柔花样百出;一个是打狗棒法,通俗易懂老少咸宜,一个是碧海潮生曲,七窍玲珑孤芳自赏。
  叹只叹,过洁人皆嫌。不单是女婿郭靖,连女儿黄蓉都没有继承黄药师的衣钵,好好一个女儿家,跑去学了套打狗棒法。不过,这种打破常规的精神倒是和他一脉相承。
  黄药师和郭靖之间,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暗潮汹涌,如果要写书的话,估计黄药师能写出《我不喜欢郭靖的一千零一个理由》,郭靖则能写出《我和岳父黄药师不得不说的故事》,大曝岳父的冷落和轻视是如何伤害了他缺乏父爱的幼小心灵的。
    反观令狐冲和任我行,倒是有过短暂的美好时光,特别是被关在西湖湖底的那段时间,称得上是相互欣赏相互依靠了。可惜,最后还是没有演化成翁贤婿孝,一家其乐融融。
    凤凰男们为啥这么不招岳父们待见呢?就我看来,大致有以下原因:
  一、贫富差距。虽说女孩要富养男孩要穷养,但是可以想象,出身于贫下中农家庭的郭靖们,行为举止自然也被打上了阶级烙印。这样的穷小子,连吃黄蓉做的“二十四桥明月夜”都只落了个“牛嚼牡丹”,你就别指望他能听懂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了。
  二、以自我为中心。岳父们想着我把宝贝女儿都嫁给你了,你个臭小子可得做小伏低曲意奉承一番,却不料凤凰男们大多心高气傲,认为今日所得全是我应有的,I deserve it,大家各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互不相让,相处得好才怪。
  三、夺女之恨,这又回到了弗洛伊德的那套去了,比起夺妻之恨来,夺女之恨更加难以启齿更加深沉绵远。
  倒是丈母娘和女婿之间,大多相处得还不错,前有黄蓉的慧眼识英,力捧耶律齐接班,后有温仪的临终托孤,硬把温青青往袁承志怀里塞。看来,从古至今,异性相吸的理儿就从来没有变过。
周末发帖供大家一乐,写得不好别见怪,很久以前写的啦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4年01月25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4年1月23日,乌克兰基辅,一名抗议者在屋顶拆卸一个塑料模特。当天,乌克兰反政府示威持续。AP Photo/Sergei Grits2014年01月25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4年1月21日,朝鲜新义州,朝鲜士兵坐在集装箱上看排球赛。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