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土家野夫:申根随想录  

2014-01-10 11:49:32|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一道细流,从法国东北部孚日山脉肇源,西北流经卢森堡之时,俨然已是一条可以行船水运的大河。就是这条一脉相传的水,在德国的科布伦次汇入莱茵河之前,她叫做摩泽尔河,是仅次于莱茵河的德国第二大航运河流,被称作“德意志之母”。
  欧洲最小的内陆国卢森堡,在它最东南之角,有个至今才五百多居民的小镇,就坐落在摩泽尔河边。几乎纪元以来,它都蜷缩在这一方水岸,完全不为外界所知。这个小镇的奇特之处是,隔着河水,对面就是德国,而河的上游一里,却是法国。这意味着总有一段河面,分属于三国,某个游船在行经这一水面之际,似乎不属于任何领土。
  摩泽尔河谷自古都是葡萄酒的最好产区,闻名的“雷司令”就出自于这一带酒庄。这个无名小镇的人民,也多以葡萄种植和酿酒为业,也因此多数时候生活在甜蜜和微醺之中。在以往的历史中,他们不时被纳入德、法甚至比利时的版图,但他们依旧平和而快乐,厌恶战争和侵略,在醉梦中都酷爱着和平。
  1985年6月14日,彻底改变了这个小镇的历史。当时整个世界还未结束冷战,但德、法、荷、比、卢五国,却决定在这个小镇签署一个公约。五国公使为了表示该公约的完全自主与平等,他们来到了一条游船上,并行驶到那一段无主权河面,然后正式媾约签字。现在这个公约已经闻名并影响世界,史称“申根协定”。
  卢森堡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申根小镇,就这样走进了人类的大历史。
 
                                  二
  我去年应邀赴荷兰写作时,第一次拿到了申根国签证。当时我只知道凭此尼德兰王国的签章,我就可以云游欧洲二十六国。尽管我知道申根协定,但确实还不知道申根是个小镇,不知道在这个小镇的签约,原来竟然如此影响欧洲和世界的格局。
  我们所知道的欧洲史,从来都像是一笔糊涂账。在这块上帝的自留地上,似乎一直充满了战乱。在她的远古记录中,版图一向都是混乱的。各种蛮族土著,城邦城堡,封地领地,完全搅乱了我们的视觉。古罗马帝国似乎统一过大半欧洲,后来又衰亡而分崩离析。之后东西罗马帝国再到神圣罗马帝国,各种征伐胜败,分分合合,完全不像我们唐宋元明清那样清晰。法兰克人的大一统梦,日耳曼人的大一统梦,拿破仑的大一统梦,奥匈帝国的大一统梦,沙皇苏俄的大一统梦,希特勒的大一统梦……如此肥沃美丽的大地上,无不为此尸横遍野。
  打打杀杀到了20世纪,不仅谁也无法复辟罗马帝国梦,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反而又多出了东欧的一批独立的民族国家。希特勒第三帝国梦的兴起,又把欧洲甚至人类带入了血海深仇之中。由此引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血流漂橹之后,重新带来了冷战世界的格局。东欧的极权阵营和西欧的民主阵营,彼此对峙威胁又是几乎半个世纪。
  那时,四分五裂的欧洲,狼烟未尽,不仅影响着本土人民的经济生活,也确实牵掣着人类的神经。死神的丧钟从未停歇,而和平的鸽哨还渺不可闻。不借助战争和蛮力,欧洲还能有限的统一吗?这几乎成了这个世界的大命题。
 
                                  三
  欧洲的过去,似乎真印证了中国的那句老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里生活着众多的民族,哪怕是一些很小的民族,也都在历史中发展出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又多在过往的战争或教皇的册封下,获取了本族大致稳定的土地和边界。因此历来各种城邦小国期盼独立,而大国霸主则梦想兼并。
  独有独的好处,统有统的优势;而统独之间,向来必须刀兵相见,才有可能达成一致。没有独立自治,小国寡民难免被人欺侮。但没有统一合群,同样也影响发展交流和经济。这样的两难,大抵一直摆在欧洲人的面前。不仅是雄才霸略的野心家要思考这个问题,便是民间的贤人志士,也会为此筹谋献策。
  1870年7月,流亡的雨果在庭院曾经种下一棵橡树。他许愿说——当此树长大之日,也许由欧洲诸国统一而成的“欧洲合众国”,将在欧洲大陆建立。总有一天,欧洲国家无须放弃各自的特色和个性,将紧密融合在一个高级之整体里;到那时,这些国家将构筑欧洲真正的友爱关系。
  伟大的文学家悲悯的情怀和理想,往往还要在漫长的争战和沉重的代价之后,才能被世人觉知。
  我们来看看蕞尔小国卢森堡的历史吧,这个至今才有五十万人的大公国,为什么会成为申根国的发起人之一?卢森堡城堡的修建开始于中世纪,它位于德法比三国之间,成为战国群雄必经的军事要塞。城堡带来周边的繁荣,一群说着似乎像是德语的一支方言(卢森堡语,德法不承认是独立语种)的族人,开始在此开发和定居。被教廷册封的大公(王室)虽然是历代世袭名正言顺的堡主,但这个封地和部群,却经常被迫转手于周边强国。直到19世纪,卢森堡才开始成为相对独立自主的国家。
  自古小国惹不起强邻,期冀中立以求自保。虽然卢森堡一再声明此原则,但在二十世纪依旧被德国数次入侵。二战之后,卢森堡深知中立并非独立的保护伞,只有积极参与国际公共事务,才可能缔结永久的和平,于是他们成为北约和欧盟的创始会员国之一。
  卢森堡是目前欧洲唯一的一个大公国,君主立宪而行政则由内阁行使。这个几乎在世界地图上看不见的小国,因为结盟而获得真正的独立,又因为独立而拥有全球最高的人均GDP。现在卢森堡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是欧元区内最重要的私人银行中心,及全球第二大的投资信托中心。欧洲议会定址于此,欧盟中心也正在往这里搬迁。
  试想如果没有最初的申根协定,这个五十万人的国家,从首都往任何方向行驶一小时就要出境签证和边境检查的国家,如何可能在大国的夹缝中获得长足发展。
 
                                  四
  由于欧洲的争端和兵衅长年未绝,早在1623年,法国人埃默里克·克吕瑟(Eméric Crucé)就曾经提出了欧洲理事会的构想,期以结束欧洲的战乱频仍。但是直到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伟大的丘吉尔才再次提出“欧罗巴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Europe)的梦想;但英国人这种试图直接先从政治层面建立"合众国"的倡议,当时就遭到了各国很强烈的抵制。经历了几百年战争悲剧之后,越来越多的政治家意识到独立国家必须尊重,武力统一不是出路,才终于开始在1949年酝酿成立欧洲委员会,成为第一个泛欧组织的雏形。
  《申根协定》虽然早在1985年便已经在五国之间签署,但真正的生效行使却已是在十年之后,而这时,又增加了西班牙和葡萄牙两国。而欧盟的诞生也同样漫长,从1950年代初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到1957年《罗马条约》签署后,成立的欧洲经济共同体与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再到1993年11月1日,《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正式生效后创立的欧洲联盟,及包含外交、内政和欧洲共同体的欧盟三支柱,这期间真是经历了万千争议和各国公投,欧洲多数国家的人民才得以利害相关地坐到了一起。这一方面体现了欧洲人先谈经济互惠后谈政治理念的务实态度,另一方面则体现了他们对”共同体”奠基石的反思:经济交换的基本原则是平等和自愿的契约精神,而政治和作为政治外延的军事统一,则是基于权力意志和野心家的不择手段。
  申根公约相对欧盟建立来说,目的简单,但求人民的行动方便,同时还节省各国的边境管理成本。取消相互之边境岗哨,持有任意成员国有效身份证或签证者,均可在所有成员国境内自由流动。这样的互利互惠,不仅让本国公民畅通无阻和自由择业,还必将带来国际旅游的热潮,拉动申根地区的总体经济。
  《申根协定》开创了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先河,所谓“申根模式”,打破了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齐步走原则”,让少数国家先行示范,其他国家再自觉自愿地随后跟上。最初的七国实施之后,好处顿现,到1997年底,意大利、希腊、奥地利三国相继加盟;2001年3月起,芬兰、挪威、冰岛、瑞典、丹麦北欧五国也迅疾跟上。等到东欧各国的转型成功之后,2007年12月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捷克也立即申请加入,瑞士、马耳他、列支敦士登等小国,也正式成为了申根国的一员。
  由于荷兰反对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腐败,他们依旧暂时被排除在申根国家之外。申根国中挪威、冰岛、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均不是欧盟国家,而英国和爱尔兰虽属欧盟,但却不是申根成员。同样有趣的是,申根国中很多成员,也并不是欧元统一的国家。在欧盟、欧元和申根国三种组织之间,由各国人民自己公投决定加入何种。目前申根区已包含26国,超过4亿人口,面积达4,312,099平方公里。
  一个逐渐消失边界的欧洲,正在一点点确立。欧盟委员会前主席巴罗佐说,《申根协定》的确立,为“旧大陆”缔造出了一个“新欧洲”。从卢森堡一个无名小镇开始的欧洲大同的梦想,正为这个世界示范着一种新的独立和统一的和平共处模式。
 
                                  五
  康斯坦特先生是卢森堡的模范公民,他作为该国最大的葡萄酒企业家,曾经出任过欧盟农业委员,以及扶轮社卢森堡轮值主席。这个摩泽尔河畔葡萄园长大的少年,而今已经年近古稀。他亲眼见证了申根国的成长壮大史,他那著名的起泡白葡萄酒,被欧洲称为克里梦crement(区别于法国香槟产区的香槟气泡白葡萄酒);也正是随着这样的进程,从而走向了世界。
  他曾经在中国生活工作一些年,他像很多欧洲老派绅士一样,始终关注着遥远东方的那个神秘古怪的大国。今年初夏,他亲自飙车带着我第一次来到了申根小镇。那里尽管已经名闻遐迩,却依旧静若处子,恍如世外桃源一般美丽。古老的摩泽尔河边,建设了一个申根博物馆和一个纪念塔。博物馆中成列着26个国家的当年护照和边防军警的头盔军服之类,现代音像为游客讲述着艰难的申根协定历史。
  旁边便是一个酒吧,聚拢着一圈如我一般好饮的老男人。他的到来引起了那些酒客的欢迎,他把我这个亚裔人引介给大家,并对我一一介绍说——今天正好是奇遇,在座的不仅有申根的市长,还有对面德国和邻居法国两个小镇的市长——俨然这就是最初申根协定的各方代表一般。这些当年的敌国公民,今天却变成了随兴过访的友邻,这一酒局的象征意义,真是令我感慨万千。
  申根市长听说我是来自中国的自由作家,立即要我在一把铜锁上刻上名字,让工作人员带我去一个钢铁纪念塔上永久地悬挂上去。他说,这是他们专门为各路嘉宾树立的一个艺术品,而你正好是第一个来自中国的贵客……
  是的,我一直像他们一样,喜欢思索国家的统独问题。在我的祖国,这样的难题并未真正彻底解决,甚至在莫测的未来,还可能形成新的危机。我国民众,自秦以来便是大一统政治的膜拜者,这样的膜拜早已深入骨髓。多数时候,一个为拆迁而要自焚的人,你如果问他台湾之类的统独问题,他一样主张不惜核武也要统一。这,正是我们经常要面对的悲哀。同文同种的同胞,我们尚未学会和平共处,又怎敢企望像申根这样出发,走向真正的世界大同。
  而今,欧洲之东以俄罗斯为中心的独联体,和西欧的申根区,基本构成了欧洲的两大板块。从混乱失序和仇恨厮杀的血泊中走出来的欧洲,正在成为一个互利共赢的真正的伊甸园。条条大路通罗马——这样的一统共和的罗马梦,早已无需凯撒、拿破仑甚至希特勒;只需要平和的公民,从一个小镇开始,便能实现真正的独立和统一。
  从申根出发,沿着摩泽尔河下行,不远就是德国的特里尔古城。在那里,马克思的故居依旧保留着。陈列室的最后一间,展览和陈述着马克思主义带给人类的影响,以及曾经的那些悲剧……同样的国际主义梦想,在同一块土地上发芽,却在不同的地区盛开着别样的花朵,结下了各自或苦或甜的果实。
                                                        2013/10/18于科隆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1a465f0101r0ji.html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4年01月09日 - 守拙 - 守 拙 12月31日,江西九江,小学生展示马字剪纸作品。(东方IC)
2014年01月09日 - 守拙 - 守 拙 12月31日,上海,《新闻晚报》的最后一天,工作人员合影。《新闻晚报》2014年1月1日开始休刊。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