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朱白:抵制是弱者擅玩的游戏  

2014-05-09 15:48:07|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影星杜汶泽因发表批评大陆部分网民的言论,遭到大陆网民群体狂欢般地抵制。所谓抵制,除了在各种网络平台上辱骂、攻击之外,就是尽可能地不去看其主演和参演的电影,以及卖力向人宣传不要贡献票房之类的信念。

早前公映的《放手爱》遭到票房惨败,刚刚上映《人间·小团圆》从演员阵容和宣传攻势来看,都是具有相当投资规模和期待回报的电影,杜汶泽只是客串角色,并在宣传期间已经有投资方澄清和导演相当于割席的言论,但仍受抵制影响,票房遭到了重创,首日票房不足五百万(这还包括大量涉嫌刻意包场无人观看的营销手段),这种局面连此前媒体低调预测的五千万票房,恐怕都难以实现了。

事已至此,已经大可不必去探讨杜汶泽何以遭到如此猛烈的抵制,以及杜汶泽的言论到底有多不当,以至于会遭到这番抵制。我们仅来讨论一下,为什么我们如此热爱抵制,以及为什么会将名人言论上升至公共事件的层面,众人为何会在此时中意使用抵制这种方式?

某种意义上,我们这里一而再、再而三地爆发的抵制风潮,甚至跟为什么抵制、值不值得抵制已无关。这是一个类似于体育项目的东西,价值观或者立场已经退其次,变成了一项需要大家重在参与,并在参与过程中不断寻找自我认同和同类伙伴及竞争对手的“体育运动”。

表达诉求,是中国几代人陌生的东西,如今拜网络所赐,我们竟然有机会、有场合、有权利表达诉求了(哪怕只是小局面、小事件上的),这是久违了一种行使能力的再现。但是正是基于以往的曾经“没有”,不管是如今我们是否真的拥有了,在表达之时彰显出的表情,难免会带有一种极其惨烈的自卑状。当我们以一种极其自信的语气和神情在网络上号称要抵制某某时,是否想过这真的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行为,是否想过这种抵制本身衬托出我们孱弱的气质和精神面貌?还有,这种抵制又是否是一个拥有足够自信的成年人,应该随时释放出来的情绪?

说抵制是弱者擅用的手段,一定会遭到很多想都不想的人的反对。但想想看,父亲会抵制儿子吗?美国会抵制阿富汗吗?抵制当然是从下向上的一种行为,我们在行使这种行为前,就已经将本来平等的权益拉至到低处。这是一种自甘委屈和弱势的角色扮演游戏。

跟以往的诸如“反日”中的民众抵制不大一样的是,这次抵制杜汶泽及其作品,还包括了冯远征、田震等明星的参与,其中田震更是飙出脏话“装b遭雷劈的东西”。不久前我们这里因为马航失联事件抵制过马来西亚以及马航,同样也是明星牵头,民众响应,陈坤这种粉丝数千万的微博大V更是激进发言:“对此次马来西亚政府以及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小丑式的推诿和谎言,以及你们对于我同胞生命的不尊重让我仅代表我自己,从内心开始抵制关于‘马来西亚’一切商业品和旅游。不仅仅是此次飞机失事热点关注的短暂时间,是无限期。”

明星不再是单纯的舞台上或者银幕中的角色,他们已经愿意在公共事务中公开发言表达立场,这当然是公民权利的一种彰显。但在公共事务中发言是否仅代表了他个人,还是代表具有了一定号召力的明星身份?而发言内容又是否充分表达了你的主张,这种主张又是否公平、公允和公道?明星的一己之气倒是符合民众对此的需求,但于事件的真相和相当宏大程度上的问责建立机制、公共事务处理模式,是否具有积极意义?

我们既没考虑,也不负责考虑这些,只有冲动,以及愿意充当“引领”和模仿作用的气质,气愤是一定的,但如果在此类事件中仅表达气愤,这种表达又有多少价值?

还要离谱的是,某门户网站的一个电影票销售系统,在官方微博上也公开喊出抵制杜汶泽电影的口号,甚至还有奖励机制,如留言超过一千条则停止销售该片电影票……这当然相当蠢,作为公共平台和服务行业,除了履行契约精神,没有多少要表达态度的义务。况且,作为一个公共平台,你的这份态度又是那么的蠢。

参见一下诸如杜汶泽遭抵制的新闻,以及相关评论主张不抵制或者称抵制只是反映我们不自信之类的文章下面的网友评论,几乎被大家非常自信的谩骂占满:“面对贱人只能如此”、“狗咬人,为什么我们还要喂它骨头”、“被抵制、零票房是活该”等等,貌似强烈而充满正义感,但这背后又是多么的无理和缺乏自信的内心。

至于针对不赞同抵制的观点,有网友推理出“拿了多少钱又为狗洗地”的结论,就更契合当下民众的一大特征,即,明明拙劣而懒笨,却还要学人家爱质疑。质疑的确是人类的优良品质的一种,但出于智力考虑,并非人人都要去质上一质。而那些师从方舟子的门徒们像中了邪般地会称:“你说没有收狗的钱,那你来证明你没收钱!”撒泼、构陷和辱骂往往可以瞬间纠结成一团。

参与抵制和以抵制为荣的人,某些时候与那些一厢情愿甘心痴迷的脑残粉,其实是一种人,或许有可能干脆就是同一个人。今天扮演陶醉状无条件地痴迷于偶像的一举一动,明天可能就换了副表情在网络上号召抵制某个公众人物,表情虽然看似对立,但情绪和内在逻辑是一致的。即缺乏对自我的认知,也缺乏对世界的理解,在某种不思进取的人群中,所谓小小的愤怒和痴情忘我的喜爱是一回事,那些都无需动用你多少脑细胞和理解力,就能轻易通过挥霍和发泄便获取到快乐和满足。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4年04月24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4年4月2日报道,美国拉斯维加斯,冒险家Mickey Wilson为寻求刺激,悬挂在城市灯火辉煌的500英尺(约为152.4米)高空。Mickey双手放在脑后,用脚倒钩在绳索上,仅仅用一条细细的安全绳索保证安全。(Dan Krauss/东方IC)2014年04月24日 - 守拙 - 守 拙 2014年4月2日,江苏连云港,民众跳“静音”广场舞,伴奏音乐只有凑近才能听得清,避免噪音扰民。(耿玉和)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