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张自言:跪着为屌丝熬一碗电影鸡汤  

2014-08-11 22:21:45|  分类: 笑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每个明星都接地气,谁还能演贵族和知识分子呢?

  《老男孩》的导演、编剧肖央在写《老男孩猛龙过江》的剧本时,就没想过要拍一部给成功人士看的电影,他打算拍给那些实现不了梦想的普通人。

  “社会这么多年都在提梦想,都说烂了这个词,说恶心了。”肖央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其实实现不了梦想的人是绝大多数,而且实现不了梦想的这个时刻,也是人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知道实现梦想是一个好词,是一个特别美好的状态,但是好像很少有人说,你实现不了梦想,应该怎么面对不如意的现状和不完美的自己。”

  这群人有一个自我解嘲的称呼:吊丝。

  肖央不喜欢这个词,“你要一说‘吊丝文化’,这有一点轻视的程度在里面。我是觉得它是一个普通人的文化。”

  导演冯小刚也曾对这个词大放炮火。那是2013年的春天,他忽然在微博上痛骂“吊丝”:“称自己是吊丝那是自贱。分属两个不同群体:一个是弱势群体,一个是脑残群体……自嘲?哈,太有幽默感了。”

  曾经喜欢拍小人物的冯小刚显然已经与群众脱节太久,无法理解网络新词汇。他可能不太明白,在当下中国,每一个在网络上广泛使用的语汇都有多层次的含义,“吊丝”是其中一个。

  冯小刚理解的吊丝,和黄晓明主动往身上贴的吊丝,乃至女权主义者批判的吊丝,都不是一个含义。但所有这些义项有个共同点是:“不成功、不富有、不精英”,而恰恰是这个公约数,成为所有眼前高票房电影的秘诀。


  反精英,反装13


  冯小刚以字面意思推测“吊丝”是句粗口,太过想当然。按这样的逻辑,他们那一代最喜欢的关于“牛”和“傻”的两个极致表达就应该因字眼粗鄙而被彻底禁止。

  从《顽主》到《甲方乙方》,表现90年代北京无业青年的电影可以被视作新中国吊丝电影的鼻祖。在这些电影里,年轻人主动拒绝体制、背离主流,成为先锋的“自由人”。《顽主》里于观的父亲认为儿子四处晃荡是不正经,于观的反驳是:“我怎么就那么不顺您的眼呢?我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他只是没有奔着当时的社会精英阶层机关干部使劲。用意识形态话语耍贫嘴,背后藏着的是反思精神。《甲方乙方》里调侃权贵的梦想,讽刺的是假清高的女明星和吃肉吃腻歪的商人,反对装13,弘扬人间真善美。

  宁浩的疯狂系列(《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侧重对小人物品性的表现。两部电影里,社会鱼龙混杂人心叵测,但主人公都是单纯的小吊丝。吊丝在这里意味着清白、踏实乃至正义。他们之所以能成功逆袭,靠的是一以贯之的善良和坚持,善者行善,只为信仰不为功利。这其中,《疯狂的石头》尤其有代表性:郭涛扮演的保安科长阴错阳差保留了珍贵的宝石而浑然不觉,让他开心的是案件告破,坏人都被惩罚。

  《立春》里的王彩玲则可视作一种理想主义的吊丝,她甘于清贫,不愿意过结婚生子的主流生活,被世人嘲笑,只因有颗艺术心。心向艺术不必得到报偿,到电影结尾她也还是无情地被北京艺术院校拒绝。这和《喜剧之王》殊途同归,千难万险后,结局也不必美满。

  到了《泰囧》,搞笑通过让吊丝倒霉来完成,思想境界不必高尚,但结尾处要绕到人间自有真情在的温情鸡汤。某种意义上讲这让吊丝彻底回到生活中本来的平庸面貌,而放弃给“失败者”找辩解,但无名无利又如何,王宝强扮演的傻吊丝自有可爱之处,善良最高。


  中国式电影鸡汤


  尽管吊丝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是叛逆和独特,但不可否认,“吊丝热”同时也是年轻人极度焦虑的产物,在社会竞争太过激烈、贫富差距悬殊、资源分配不公的情况下,吊丝狂欢成为了一种情绪的宣泄口。这种氛围最好的注解是《蜗居》里宋思明和小贝的对比。

  如此环境下,大部分影视剧所展现的吊丝,不再需要立场和思考,“成功”是必须要有的鸡血。但凡电影说“吊丝”,必有“逆袭”。原本具有“反鸡汤”属性的吊丝概念,却被消费社会发展成最大的鸡汤,这有点讽刺。

  最近热映的《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引发的价值观讨论就是其中一例。男主角被胖媳妇瞧不起,要实现梦想,到美国参加选秀,和制作人发生关系,床上画面通过iCloud同步传回胖媳妇的iPad上,胖媳妇只能在国内干嚎而没有办法;另一个男主角被初恋抛弃了,初恋嫁给外国有钱人就成了国际歌星。

  批评者显然从《老男孩》里看到了与肖央期待相反的内容:这部电影只把成功演绎出了一条路径,就是和富人睡觉;而梦想更多地看上去是报复和扬眉吐气。电影最后的一首歌是《我从来没去过纽约》,暗示这一切都是老男孩们的黄粱一梦,现实依然如故。

  那部“吊丝逆袭”的《中国合伙人》则更像“中国梦”的高级黑。故事早就交代了英语培训学校“新梦想”确实未经授权使用了美方教材,当美方用“科举”、“舞弊”等词汇来指责合伙人们,他们的反应不是对错,而是输赢,高呼“攻陷美国”。这种梦想的内核令人不寒而栗,它致敬的可能是郭敬明。

  在这些电影对成功的极致渲染中,歧视女性是最封建陈腐的一笔。回到“吊丝”一词诞生的原点,网络上最初流传的吊丝标志中,“没妹子”是重要的一项。女性被视作社会资源的一种,成功者予取予求,失败者不配拥有。只能看不能占有的吊丝就喜欢损美女以获得精神胜利,又唾弃又向往。

  仍以《中国合伙人》为例,成冬青对女神的追求很难称为“爱”。女神不接受,他的方法是强行付出,在女神得传染病时强吻,女性的意愿从来没有被尊重,而当他感情失败时只会揣测“因为女神太功利”。《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则一直把性资源和梦想捆绑操作。成功意味着睡更年轻美貌的女人,向曾经鄙视自己的女人示威。

  “吊丝”在这些电影里回归了“loser”的最初含义,失败、没有社会资源却尖酸刻薄,瞧不起精英又一脸垂涎,一切都是机场成功教科书,“梦想”、“爱情”变得像选秀节目里一样廉价。


  “缺什么,补什么”


  很多电影没有直接描摹吊丝生活和心态,却处处投射出吊丝心理。因为他们是在用“按需定制”讨好这个群体。

  从徐静蕾的《杜拉拉升职记》、《亲密敌人》开始,国内的“时尚电影”都被讽刺为“为县城姑娘造梦”。电影里的俊男美女们身着华服出入摩天大楼,中英文混杂,商战被简化为打情骂俏。《小时代》系列则把这种讨好发挥到巅峰,对上流社会的描写到了可笑程度,年轻女孩都向往的时尚杂志被塑造成庞大帝国,大家族挤破头争夺这笔资产,腹黑总裁只有不苟言笑和帅两个属性,无视所有商业规则。

  郭敬明清楚地知道尚未真正进入社会的姑娘们在幻想什么:名贵衣饰、大房子、姐妹欢笑、和帅哥的甜蜜恋爱。千万注意中二病患者心里都住着一个Drama Queen,需要适度撕心裂肺和荡气回肠。所以要添加分手吵架和姐妹反目这样的佐料,不要太多,电影四分之三处出现刚刚好,结束时记得安排雨过天晴。

  郭敬明亲自撰文分析自己的作品时就曾写道:“小时代3就是要什么给什么,缺什么补什么。”坦白得惊人。

  《后会无期》是另一种讨好,认为自己浪漫多情又怀才不遇的小镇才子需要的就是这样一部“公路片”:灰蒙蒙、不洗脸、满嘴金句、未知的前途、悲剧性,汪峰的音乐他们也许觉得不够上档次,但许巍和朴树再加上新生代的民谣歌手就是极好的,于是许巍、朴树、万晓利都次第出现了。

  这部电影诸多的好评基本上和电影无关,都是写作者自己的青春回忆录:现在孩子都不知道郑钧和朴树(暗示我好骄傲我都听过),真悲哀,我已苍老,韩寒啊,我们的青春。韩寒用一个接一个的抖机灵和观众产生共鸣,让他们产生虚妄的满足:我看懂了,我还有才华和梦想。不必幻想韩寒也是个悲壮英雄,他亲口说:“对,就是我不注重过程。我只注重结果。”这句话投射到电影里被贾樟柯用来教育年轻人:“小孩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

  “奋斗”二字在高票房电影里都被扭曲演绎。徐静蕾的时尚电影里,奋斗是在高级写字楼里穿梭,杜拉拉和领导睡觉,投行男女的主营业务是和前任针锋相对。《小时代》的奋斗是因为交了土豪闺蜜而衣食无忧,万一打碎了老板的爱马仕杯子,就让男朋友刷卡再买一个赔。如此过程被郭敬明视作女主受挫且成长了。《中国合伙人》里的奋斗被男主角演绎为就算侵权也不怕,你可以对他们滔滔雄辩:“我们侵权是因为你们不重视我们不授权我们,我们虽然侵权了要赔偿你们,但我们因祸得福了可以趁机上市了。”

  周星驰知道在枕头底下塞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而当下的创作者们连这样简单的“奋斗梗”都山寨不来。智商再也不被重视,成功的路径或猥琐或幼稚,也许这才是中国电影最吊丝的地方。


  跪着把钱挣了


  网上流传着一篇《你若端着,我便无感》的网文,作者告诉商人们,年轻人喜欢的是“接地气”,消解意义,用吊丝的立场做营销才最有效。

  明星们早就深谙其道。对他们而言,自称吊丝是一种聚集人气的方式,这表示他们从群众中来,仍然带着群众的特征,随时可以和普通人找到共同点。黄晓明放弃了“端着”,满口“我很笨”、“我觉得自己很土”、“我绝对是从吊丝过来的”,打了漂亮的公关翻身仗,再也没人有兴趣笑话他的身高和英语。

  在近几年的所有大片中,“吊丝营销”只要能被认真贯彻,都是卓有成效的。个中翘楚是邓超的《分手大师》。邓超为电影营销做了长足的准备,在微博上按计划发布消息、照片、视频,处处渲染“神经病爆笑”气质。这位曾经是偶像的男演员一点不介意自毁形象,他把自己的表情扭曲出十万种可能以供网友消遣,带着团队全国耍贱,主动曝料杨幂胸围,据说宣传期一天只睡两小时。尽管有陆天明这样的老作家看电影痛心疾首地说“下作卑贱”,“正常人就会感到恶心”,但并不妨碍大部分观众对“人至贱则无敌”的喜闻乐见。

  “姜文说你要站着挣钱,我们自己开玩笑说,现在是跪在地上。”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卢梵溪说,“创作者俯视你说:‘众卿平身,我给你一个电影看。’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些带着互联网基因的电影新军们重视的是“用户体验”,他们用网络播放数据分析电影的配比和时间安排,体贴献上视听作品。而电影宣传们直接说,越把姿态放低、越愿意配合网络调侃的艺人,越受制片方和老板们的欢迎,电影行业正在全员吊丝化。即便是被粉丝追捧的韩寒和郭敬明,卖片时都要作“药不能停”状,陈学冬这样的新晋小鲜肉需要主动晒出自己被PS成孙悟空的照片,以激发更多观众对电影的兴趣。

  电影宣传们津津乐道的是“社会化电影”,要在微博和微信上引起强烈反响,让观众主动创造与电影相关话题,吸引更多人走进电影院。为了这个目标,明星和导演们卑微地研究微博段子的趋势。以吊丝面目配合,也是规定动作。对万千网友来说,这是一种胜利。每个人的话语都要被重视,像是平等最大的信号。投机者恶意使用“吊丝”概念、纵容邪恶价值观的做法,则可忽略不计。

  没有人知道“学吊丝”要流行多久,这股大潮似要吞噬神坛上的每个人。汪峰不满意“上头条”,也硬着头皮主动用这三个字开玩笑。张艺谋的合作者抓耳挠腮:怎么才能让名导开个微博?

  也许只有不用讨好内地市场的李安才能在新片发布会上认真地说一说怎么拍信仰。文艺作品从任何视角出发来观察世界都有理由,但长期缺少真正的精英文化,会是另一种风格的机遇吗?行业里已经有人担心“吊丝文化快被做死”而准备掉转艺人经营方式:如果每个明星都接地气,谁还能演贵族和知识分子呢?如果每个明星都接地气,谁还能演贵族和知识分子呢?

  《老男孩》的导演、编剧肖央在写《老男孩猛龙过江》的剧本时,就没想过要拍一部给成功人士看的电影,他打算拍给那些实现不了梦想的普通人。

  “社会这么多年都在提梦想,都说烂了这个词,说恶心了。”肖央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其实实现不了梦想的人是绝大多数,而且实现不了梦想的这个时刻,也是人生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知道实现梦想是一个好词,是一个特别美好的状态,但是好像很少有人说,你实现不了梦想,应该怎么面对不如意的现状和不完美的自己。”

  这群人有一个自我解嘲的称呼:吊丝。

  肖央不喜欢这个词,“你要一说‘吊丝文化’,这有一点轻视的程度在里面。我是觉得它是一个普通人的文化。”

  导演冯小刚也曾对这个词大放炮火。那是2013年的春天,他忽然在微博上痛骂“吊丝”:“称自己是吊丝那是自贱。分属两个不同群体:一个是弱势群体,一个是脑残群体……自嘲?哈,太有幽默感了。”

  曾经喜欢拍小人物的冯小刚显然已经与群众脱节太久,无法理解网络新词汇。他可能不太明白,在当下中国,每一个在网络上广泛使用的语汇都有多层次的含义,“吊丝”是其中一个。

  冯小刚理解的吊丝,和黄晓明主动往身上贴的吊丝,乃至女权主义者批判的吊丝,都不是一个含义。但所有这些义项有个共同点是:“不成功、不富有、不精英”,而恰恰是这个公约数,成为所有眼前高票房电影的秘诀。


  反精英,反装13


  冯小刚以字面意思推测“吊丝”是句粗口,太过想当然。按这样的逻辑,他们那一代最喜欢的关于“牛”和“傻”的两个极致表达就应该因字眼粗鄙而被彻底禁止。

  从《顽主》到《甲方乙方》,表现90年代北京无业青年的电影可以被视作新中国吊丝电影的鼻祖。在这些电影里,年轻人主动拒绝体制、背离主流,成为先锋的“自由人”。《顽主》里于观的父亲认为儿子四处晃荡是不正经,于观的反驳是:“我怎么就那么不顺您的眼呢?我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他只是没有奔着当时的社会精英阶层机关干部使劲。用意识形态话语耍贫嘴,背后藏着的是反思精神。《甲方乙方》里调侃权贵的梦想,讽刺的是假清高的女明星和吃肉吃腻歪的商人,反对装13,弘扬人间真善美。

  宁浩的疯狂系列(《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侧重对小人物品性的表现。两部电影里,社会鱼龙混杂人心叵测,但主人公都是单纯的小吊丝。吊丝在这里意味着清白、踏实乃至正义。他们之所以能成功逆袭,靠的是一以贯之的善良和坚持,善者行善,只为信仰不为功利。这其中,《疯狂的石头》尤其有代表性:郭涛扮演的保安科长阴错阳差保留了珍贵的宝石而浑然不觉,让他开心的是案件告破,坏人都被惩罚。

  《立春》里的王彩玲则可视作一种理想主义的吊丝,她甘于清贫,不愿意过结婚生子的主流生活,被世人嘲笑,只因有颗艺术心。心向艺术不必得到报偿,到电影结尾她也还是无情地被北京艺术院校拒绝。这和《喜剧之王》殊途同归,千难万险后,结局也不必美满。

  到了《泰囧》,搞笑通过让吊丝倒霉来完成,思想境界不必高尚,但结尾处要绕到人间自有真情在的温情鸡汤。某种意义上讲这让吊丝彻底回到生活中本来的平庸面貌,而放弃给“失败者”找辩解,但无名无利又如何,王宝强扮演的傻吊丝自有可爱之处,善良最高。


  中国式电影鸡汤


  尽管吊丝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是叛逆和独特,但不可否认,“吊丝热”同时也是年轻人极度焦虑的产物,在社会竞争太过激烈、贫富差距悬殊、资源分配不公的情况下,吊丝狂欢成为了一种情绪的宣泄口。这种氛围最好的注解是《蜗居》里宋思明和小贝的对比。

  如此环境下,大部分影视剧所展现的吊丝,不再需要立场和思考,“成功”是必须要有的鸡血。但凡电影说“吊丝”,必有“逆袭”。原本具有“反鸡汤”属性的吊丝概念,却被消费社会发展成最大的鸡汤,这有点讽刺。

  最近热映的《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引发的价值观讨论就是其中一例。男主角被胖媳妇瞧不起,要实现梦想,到美国参加选秀,和制作人发生关系,床上画面通过iCloud同步传回胖媳妇的iPad上,胖媳妇只能在国内干嚎而没有办法;另一个男主角被初恋抛弃了,初恋嫁给外国有钱人就成了国际歌星。

  批评者显然从《老男孩》里看到了与肖央期待相反的内容:这部电影只把成功演绎出了一条路径,就是和富人睡觉;而梦想更多地看上去是报复和扬眉吐气。电影最后的一首歌是《我从来没去过纽约》,暗示这一切都是老男孩们的黄粱一梦,现实依然如故。

  那部“吊丝逆袭”的《中国合伙人》则更像“中国梦”的高级黑。故事早就交代了英语培训学校“新梦想”确实未经授权使用了美方教材,当美方用“科举”、“舞弊”等词汇来指责合伙人们,他们的反应不是对错,而是输赢,高呼“攻陷美国”。这种梦想的内核令人不寒而栗,它致敬的可能是郭敬明。

  在这些电影对成功的极致渲染中,歧视女性是最封建陈腐的一笔。回到“吊丝”一词诞生的原点,网络上最初流传的吊丝标志中,“没妹子”是重要的一项。女性被视作社会资源的一种,成功者予取予求,失败者不配拥有。只能看不能占有的吊丝就喜欢损美女以获得精神胜利,又唾弃又向往。

  仍以《中国合伙人》为例,成冬青对女神的追求很难称为“爱”。女神不接受,他的方法是强行付出,在女神得传染病时强吻,女性的意愿从来没有被尊重,而当他感情失败时只会揣测“因为女神太功利”。《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则一直把性资源和梦想捆绑操作。成功意味着睡更年轻美貌的女人,向曾经鄙视自己的女人示威。

  “吊丝”在这些电影里回归了“loser”的最初含义,失败、没有社会资源却尖酸刻薄,瞧不起精英又一脸垂涎,一切都是机场成功教科书,“梦想”、“爱情”变得像选秀节目里一样廉价。


  “缺什么,补什么”


  很多电影没有直接描摹吊丝生活和心态,却处处投射出吊丝心理。因为他们是在用“按需定制”讨好这个群体。

  从徐静蕾的《杜拉拉升职记》、《亲密敌人》开始,国内的“时尚电影”都被讽刺为“为县城姑娘造梦”。电影里的俊男美女们身着华服出入摩天大楼,中英文混杂,商战被简化为打情骂俏。《小时代》系列则把这种讨好发挥到巅峰,对上流社会的描写到了可笑程度,年轻女孩都向往的时尚杂志被塑造成庞大帝国,大家族挤破头争夺这笔资产,腹黑总裁只有不苟言笑和帅两个属性,无视所有商业规则。

  郭敬明清楚地知道尚未真正进入社会的姑娘们在幻想什么:名贵衣饰、大房子、姐妹欢笑、和帅哥的甜蜜恋爱。千万注意中二病患者心里都住着一个Drama Queen,需要适度撕心裂肺和荡气回肠。所以要添加分手吵架和姐妹反目这样的佐料,不要太多,电影四分之三处出现刚刚好,结束时记得安排雨过天晴。

  郭敬明亲自撰文分析自己的作品时就曾写道:“小时代3就是要什么给什么,缺什么补什么。”坦白得惊人。

  《后会无期》是另一种讨好,认为自己浪漫多情又怀才不遇的小镇才子需要的就是这样一部“公路片”:灰蒙蒙、不洗脸、满嘴金句、未知的前途、悲剧性,汪峰的音乐他们也许觉得不够上档次,但许巍和朴树再加上新生代的民谣歌手就是极好的,于是许巍、朴树、万晓利都次第出现了。

  这部电影诸多的好评基本上和电影无关,都是写作者自己的青春回忆录:现在孩子都不知道郑钧和朴树(暗示我好骄傲我都听过),真悲哀,我已苍老,韩寒啊,我们的青春。韩寒用一个接一个的抖机灵和观众产生共鸣,让他们产生虚妄的满足:我看懂了,我还有才华和梦想。不必幻想韩寒也是个悲壮英雄,他亲口说:“对,就是我不注重过程。我只注重结果。”这句话投射到电影里被贾樟柯用来教育年轻人:“小孩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

  “奋斗”二字在高票房电影里都被扭曲演绎。徐静蕾的时尚电影里,奋斗是在高级写字楼里穿梭,杜拉拉和领导睡觉,投行男女的主营业务是和前任针锋相对。《小时代》的奋斗是因为交了土豪闺蜜而衣食无忧,万一打碎了老板的爱马仕杯子,就让男朋友刷卡再买一个赔。如此过程被郭敬明视作女主受挫且成长了。《中国合伙人》里的奋斗被男主角演绎为就算侵权也不怕,你可以对他们滔滔雄辩:“我们侵权是因为你们不重视我们不授权我们,我们虽然侵权了要赔偿你们,但我们因祸得福了可以趁机上市了。”

  周星驰知道在枕头底下塞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而当下的创作者们连这样简单的“奋斗梗”都山寨不来。智商再也不被重视,成功的路径或猥琐或幼稚,也许这才是中国电影最吊丝的地方。


  跪着把钱挣了


  网上流传着一篇《你若端着,我便无感》的网文,作者告诉商人们,年轻人喜欢的是“接地气”,消解意义,用吊丝的立场做营销才最有效。

  明星们早就深谙其道。对他们而言,自称吊丝是一种聚集人气的方式,这表示他们从群众中来,仍然带着群众的特征,随时可以和普通人找到共同点。黄晓明放弃了“端着”,满口“我很笨”、“我觉得自己很土”、“我绝对是从吊丝过来的”,打了漂亮的公关翻身仗,再也没人有兴趣笑话他的身高和英语。

  在近几年的所有大片中,“吊丝营销”只要能被认真贯彻,都是卓有成效的。个中翘楚是邓超的《分手大师》。邓超为电影营销做了长足的准备,在微博上按计划发布消息、照片、视频,处处渲染“神经病爆笑”气质。这位曾经是偶像的男演员一点不介意自毁形象,他把自己的表情扭曲出十万种可能以供网友消遣,带着团队全国耍贱,主动曝料杨幂胸围,据说宣传期一天只睡两小时。尽管有陆天明这样的老作家看电影痛心疾首地说“下作卑贱”,“正常人就会感到恶心”,但并不妨碍大部分观众对“人至贱则无敌”的喜闻乐见。

  “姜文说你要站着挣钱,我们自己开玩笑说,现在是跪在地上。”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卢梵溪说,“创作者俯视你说:‘众卿平身,我给你一个电影看。’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些带着互联网基因的电影新军们重视的是“用户体验”,他们用网络播放数据分析电影的配比和时间安排,体贴献上视听作品。而电影宣传们直接说,越把姿态放低、越愿意配合网络调侃的艺人,越受制片方和老板们的欢迎,电影行业正在全员吊丝化。即便是被粉丝追捧的韩寒和郭敬明,卖片时都要作“药不能停”状,陈学冬这样的新晋小鲜肉需要主动晒出自己被PS成孙悟空的照片,以激发更多观众对电影的兴趣。

  电影宣传们津津乐道的是“社会化电影”,要在微博和微信上引起强烈反响,让观众主动创造与电影相关话题,吸引更多人走进电影院。为了这个目标,明星和导演们卑微地研究微博段子的趋势。以吊丝面目配合,也是规定动作。对万千网友来说,这是一种胜利。每个人的话语都要被重视,像是平等最大的信号。投机者恶意使用“吊丝”概念、纵容邪恶价值观的做法,则可忽略不计。

  没有人知道“学吊丝”要流行多久,这股大潮似要吞噬神坛上的每个人。汪峰不满意“上头条”,也硬着头皮主动用这三个字开玩笑。张艺谋的合作者抓耳挠腮:怎么才能让名导开个微博?

  也许只有不用讨好内地市场的李安才能在新片发布会上认真地说一说怎么拍信仰。文艺作品从任何视角出发来观察世界都有理由,但长期缺少真正的精英文化,会是另一种风格的机遇吗?行业里已经有人担心“吊丝文化快被做死”而准备掉转艺人经营方式:如果每个明星都接地气,谁还能演贵族和知识分子呢?

各位博友:您好!

本博已加入网易的“博客广告收入共享计划”。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烦请各位博友帮忙点击一下文章右边或下方的【推广】广告。您的举手之劳,却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

2014年08月05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4年5月27日,意大利北部,冒险者在高架线上翻跟斗。对大部分人来说,在山顶看日出就够了,但这群胆大妄为的人却在两山之间的绳索上铤而走险。27岁的摄影师Giulio Salzani拍到了他的朋友们绑着绳索在高空中跳跃,庆幸的是幸亏系着安全带。(photo by Giulio Salzani)2014年08月05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4年7月20日,印度阿拉哈巴,参加铁路系统招聘考试的学生互相推挤着登上火车。印度铁路是世界上第九大商业雇主,拥有130万员工,每天运输乘客2300万人次。(Pacific Press/东方IC)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