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羽戈:正能量的三重困境  

2015-02-05 22:00:02|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冉云飞的《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作品发布讲座中,有一位女士提问,对“每个人”、“沦陷”云云表示质疑,她说她的故乡非但没有沦陷,反而日渐崛起。冉云飞微笑如弥勒,表示愿去她的故乡一探究竟,倘如其所言,他可以收回这个书名并公开道歉。讲座结束,那位女士和我闲聊了两句,我说观察视角不同,结论自然有异,所谓沦陷,当指政治和文化,而非经济,即便论经济,其实崛起的代价未免太大了,如传统的败坏、环境的恶化等。女士对此似乎不置可否,最后批评道:你们应该多传播正能量,少传播负能量!

  对于女士的批评,我唯有苦笑。不过,这里面还是有两个问题值得一议:批判故乡的沦陷,就是负能量么,为什么不能传播负能量呢?

  还得从正能量说起。这本是一个物理学名词,不知何时被道德化,自前两年流行开来,风靡一时,以至泛滥成灾。我们常常为其字面之义所蛊惑,实际上,正面的新闻与消息,未必就是正能量,正如负面的新闻与消息,未必就是负能量。打个比方,一个人罹患重症,他的病情,当属负面,然而这是负能量么;假如告诉他安然无恙,体壮如牛,这便一定是正能量么?也许答案恰恰相反。

  可见正负之别,并不分明。同一能量,你视之为正,我则视之为负,甚至你今天视之为正,明天便视之为负,这再也寻常不过。有时,问题不在能量,而在人心。有人敢于正视真相,有人惯于掩蔽真相,那么对真相的曝光,于前者便是正能量,于后者便是负能量。再如公民的批评,落在一个虚怀若谷的政府手里,当被视作正能量;落在一个独断专行的政府手里,则被视作负能量,哪怕这一批评完全切中时弊,它非但弃若敝屣,还要打击、迫害批评者呢。

  这是正能量面临的第一重困境,其定义并不明确,时而反复无常,视人心而动,逐权力而居。谁掌握了一个社会的话语权,谁便可以支配对正能量的定义。基于此,我们讨论正能量之前,必须追问:谁之正能量,何种正能量?

  正能量的第二重困境,在于被狭隘化,与负能量形成了一种非此即彼、势不两立的二元结构:你不传播正能量,那就站在了负能量一方;“多传播正能量,少传播负能量”的说法亦属此列。然而,世间能量之大,岂止正负,正能量与负能量之外的天地,甚至比正能量和负能量加起来还要辽阔。一个人,完全可以既不传播正能量,同时与负能量绝缘,他在这个社会,还有许多能量可以发挥,依然大有可为。

  二元论的荼毒,实在罄竹难书。它不仅在强化思维的惰性,还在强化批判的暴力。如你所知,一旦世间万物,非此即彼,非黑即白,非善即恶,非左即右,批判起来,何其简单,简单的另一面,则是粗暴。譬如在二元论的主宰之下,你自觉代表了正能量,批评者与反对者,自然属于负能量,那么旁观者怎么归类呢,阵营只有二元,无论将他们归入哪一方,都会造成误伤。

  二元论的本质是一元论,二元思维的本质是专制思维。由二元论打造的正能量话语,无法避免胡适晚年所警惕的“正义的火气”。现实当中,有多少人,自恃正能量在手,俨然正义化身,唯我独尊,予智予雄,但凡不入眼、不顺心的种种,一律打成负能量,然后抡起刻满了正能量的道德和政治棒子,当头便砸。火气与霸气之下,几多异己,无奈失语,几多看客,化作冤魂。

  由此,正能量浮现了第三重困境:压迫甚至剥夺了负能量——哪怕是名副其实的负能量——的传播自由。

  这个道理想来并不难懂:考察一个社会的自由度,不是看正能量有无传播的自由,而是看负能量有无传播的自由,以及有多少自由。所谓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我们姑且视批评为负能量,赞美为正能量(事实并不尽然),那么这句名言便可换一种说法:若负能量的传播不得自由,则正能量的传播毫无意义。

  限制负能量的传播,不仅使正能量的传播丧失意义与生命力,还可能导致整个社会陷入僵化、封闭。正能量的完善,需要负能量的冲击和转化;社会的进步,需要各种能量的博弈和整合。

  说到底,假如一个社会只许正能量传播,只有正能量传播,这样的社会,并不适合正常人生存;假如一个人浑身上下只闪耀正能量,我不敢亲近,反而心生恐惧。

  必须声明,我不反感正能量,我反感的是,正能量流于“正义的火气”,沦为道德与政治专制的批判工具,用来打压反对者的言论、思想自由,这样的正能量,实质上则是一种负能量。

各位博友:您好!

感谢一路有您相伴。如果您觉得阅读这篇文章让您有所收获,那将是我最大的荣幸。您的支持是我不竭的动力源泉。愿就最好的与您分享。谢谢。2015年01月31日 - 守拙 - 守 拙 当地时间2015年1月1日,法国巴黎,人们在香榭丽舍大街的凯旋门观看烟花迎接新年的到来。 (AP Photo/Christophe Ena
2015年01月31日 - 守拙 - 守 拙 2015年1月1日,重庆,解放碑新年钟声敲响 ,市民在满天飞舞的气球中迎接2015。(王焰/CFP)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