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嵇康:你宣判比我听判,心里更感到害怕吧?  

2015-12-24 22:14:29|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评选古往今来最有魅力的男性,嵇康应该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人。
 
  他是音乐界的泰山北斗,弹奏他的作品是后世朝廷选拔官员的基本条件;他是文学家,其著作千年流传、历久弥新;他是营养学专家,其养生理论至今被奉为圭臬;他的书法为草书妙品、独步一时;他是弘扬老庄之学的先驱,其玄学思想是古今集大成者。毫不夸张地说,他的天才成果是人类精神文明库藏中的瑰宝。
 
  更令后人倾心仰慕、难以企及的是他独立自主、不畏强暴的高洁品行,他面对死亡的气定神闲,把人性之光演绎到了极致和顶峰。无论沧海横流,世移时易,他高远清攫的气节光耀古今中外。
 
  嵇康还是个气宇轩昂的大帅哥,山涛形容他:行走如孤松之独立,醉如玉山之将崩——连喝多酒的醉态形象都能让人倾倒折服、迷恋陶醉。
 
  山涛是嵇康的好友,他老婆韩夫人是嵇康的铁杆粉丝。一天嵇康到家中做客,夫人叮嘱山涛留他在书房促夜长谈。天稍暗,夫人象一个梁上君子一样,翻墙而过,舔破窗纸,向内窥探。不过她并不是采花女贼,也没有往里吹五更迷魂香,而是两颊晕红、心头撞鹿、偷窥心仪已久的白马王子。应该说韩夫人远比当今韩剧发烧友更执着敬业,她深情地凝望着帅哥优雅的举止;听着风趣的谈吐,如醉如痴,不觉天寒夜深沉,不知东方之既白。
 
  事后,山涛看着老婆跟打了鸡血一样地容光焕发,满腹醋意地问:通宵韩剧看得爽了吧!回头看你老公是不是有了狰狞恐怖、惨不忍睹的感觉?
 
  韩夫人急忙收敛荡漾之心,很识趣地搂着老公脖子含娇带羞地:不许讽刺人家嘛!嵇康虽然又帅又有才华,但我老公的肚量远远超过他了!
 
  才华横溢的学识;孤标傲世的人品;帅气迷人的形象。嵇康白男性魅力指数达到了常人难以攀越的颠峰。
 
  在而立之年他得曹魏皇族的青睐,娶得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才子抱佳人,名士姻皇亲。被伤透心的怨女们心时泛着酸水,同时也默默祝愿这对神仙眷侣象童话里的王子公主一样从此生活在幸福之中。
 
  但是风云突变,司马懿发动政变,窃取军政大权,皇帝被架空成了傀儡。不甘俯首认命的曹氏宗族遭遇血腥镇压;仗义直言的之臣被大肆屠杀,耿介名士被砍头者达3000人之多,血腥恐怖蔓延全国,人人噤若寒蝉。
 
  嵇康携妻子隐居在山阳竹林中,其间与山涛、阮籍、向秀等并称竹林七贤,诗酒往来,研究养生之道,绝口不提朝政,远离人间是非,躲避政治迫害。
 
  但竹林虽幽,难避暴秦。司马氏暴力攫取神器,但治世离不了收笼、安稳人心,需要各界名人贤达出仕装点门面,背书和站台,维护他的统治。七贤中的阮籍、山涛先后顶不住朝廷的威逼利诱,在高压恐吓下,不得不出山任职,与政府虚与委蛇。
 
  但当司马昭的任辟书指向嵇康时,他苍皇出逃了,一直逃了两年,等风声过后才到竹林。
 
  让一个正直之士在司马氏的流氓政府里任职,远比手无缚鸡之力而又正直敢言的书生置身于ISIS暴恐组织更为凶险。要屈心抑志地对司马氏表示臣服,还要不让名节受到玷污,更不能助纣为虐、残民以逞,这个难度超过阿迪力高空走钢丝。阿迪力如果失足不损勇士名声。爱惜羽毛的直士为官,一言不慎不但会人亡族灭,更有可能遗臭万年。
 
  山涛是与狼共舞的个中高手,为官机警通变而又谨小慎微,以高超的政治智慧与暴力团伙纡回周旋,勉强得以双手不沾腥膻,但名节却也因此黯淡失色,多受后人诟病,以至于他能否位居竹林七贤,尚在争论之中。
 
  阮籍是声名煊赫的文坛领袖,为了不讲违心逆理的言论,不做丧德败行的勾当,每逢决策筹划,只能沉醉于酒海梦乡中,躲避现实。朝廷看在他崇高的威望上,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地容忍。但一批溜须拍马的鹰犬爪牙们还是不间歇向当局举报他居官散惰、理政不清、懒政不为。如果是普通官僚早被以严重违犯铛纪国法名义双规了,只因当朝老大司马昭是他的粉丝,他才以特殊人物得到特殊对待,是以保全性命。
 
  尽管如此,阮籍还是逃脱不了污名加身的命运。司马昭实施篡位有一系列铺陈动作:勒令傀儡皇帝下诏封晋爵,加九锡。指示群臣上书“劝进”。这代表群臣上书的文章,就指定阮籍来动笔了。钢刀架到了脖子上,一家老小受到生命威胁,他别无选择。于是他在违心地写了这篇阿谀软文后未及一年,终于受不了良心的谴责、灵魂的拷问,黯然离世。
 
  阮籍和山涛虽也曾仕于曹魏,但和没落的皇室没有切割不开的亲缘关系,转向侍奉司马氏并没有太多的心理障碍。如果嵇康以曹魏女婿的身份转投司马,必然会被司马氏当作重要棋子大加发挥。他会被当作范例做曹代宗族的统战工作:一方面要教育曹家子孙只须老老实实,不要乱说乱动;必要时还要发表声明与曹氏划清界线;更需要配合司马氏的篡位动作:引经据典地论证曹氏江山已是辉煌不再,司马家族是人民的大救星,受魏禅让是顺天时,合民情的唯一选择。
 
  以嵇康桀骜不驯的性格别说去加入舞猫阵营,就是想一想都恶心得痛不欲生。
 
  嵇康隐逸在竹林之中,以打铁为业,过上了清静古朴的生活,他设想的美满生活是:在破旧的房子里,教子养孙,与亲友拉拉家常,能弹一张琴,有二锅头喝,这一生就满足了。(今但愿守陋巷,教养子孙,时与亲旧叙离阔,陈说平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毕矣。)
 
  如果说有追求,也是纯学术方面的:钻研琴艺,评注老庄,配制五石散,做做长生不老的神仙梦。不带半点政治色彩。一副人畜无害的形象,哪个政权会为难一个清心寡欲的科技工作者呢?
 
  但一个曾经拥有海量粉丝的名博是不可能绕过政治漩涡的,政府就象星爷电影里的站街女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关注有潜质的嫖客,那怕是守身如玉的君子,也要死缠烂打地找上门倾诉:
 
  你以为躲起来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象你这样出色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神乎其神的刀法,和那杯Dry 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不过,虽然你是这样的出色,但是行有行规,无论怎样你要付清昨晚的过夜费呀,叫女人不用给钱吗?
 
  司马昭派钟会等人到竹林看看这个征召不至的嵇康到底在干些什么,是否有结党营社的不法行为,有无对政府的不满表现。
 
  钟会来到时,嵇康正身着短裤,赤着上身,挥汗如雨,抡着铁锤在打造锄头。好友向秀也是汗流浃背,呼哧呼哧地拉着风箱。浓烟滚滚,尘土四扬,火花四溅。
 
  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妪在大声地喝斥:这锄头订下七八天了,现在还交不了货。信不信我申诉到消协,按违约处理,罚你个倾家荡产!
 
  嵇康点头哈腰地赔话:我的亲奶奶!这几天活多,为了撵活,四五天没合眼了,您大仁大义,不要跟孙儿辈一般见识了。
 
  钟会也曾是嵇康的铁杆粉丝,但身在朝中,奉命察探机案,不能有徇私情,眼前实景能即能让嵇康免于朝廷的责难,又能不落同僚把柄。于是对众同事、随从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吧?咱们任务完成了,回朝复命吧。同事、随从异口同声地回答:看到了。
 
  钟会回去如实陈述所见所闻:嵇康推崇老庄,心向简朴,甘愿默默无闻、自食其力。
 
  司马昭宽大为怀地说:他如果处阴敛翼、隐声匿迹,不兴风作浪,我也不必为难于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嵇康是有可能安贫乐道地度过一生的。但是一场大祸起源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吕巽和吕安是一对亲兄弟,两人都是嵇康的朋友,哥哥吕巽垂涎弟媳的美色,将之灌醉奸污。事发后吕巽畏惧弟弟上诉,抢先一步,诬告弟弟不孝,将之投入大狱。嵇康了解其中的缘由,拍案而起,斥责吕巽的卑污为行,在衙庭之上为吕安作证。
 
  但他忘了自己是朝廷备过案的政治贱民,只能屏气敛声低调作人,不能怒气冲天地伸张正义。更重要的是,吕巽是体制内的官员,吕安是乡村草野。官与民发生矛盾冲突时,是不能纠缠于是非善恶的。为组织辩白还是为百姓撑腰是一个政治问题。嵇康的轻率冒进让司马昭立即嗅到了阶级斗争新动向,马上将嵇康下狱,指令钟会搜集他的罪状。
 
  身在体制内的钟会再也不敢违反组织纪律,包庇这位心目中的偶像了。按照领导的指示,很快侦察出嵇康三条罪名:一是圣天子在朝,隐居山林,不向天子称臣,不为王侯服务,是对目前的大好形势现实不满。二是对人傲慢,活着对轰轰烈烈的国家建设没有用,徒然耗费粮食;三是常讲玄虚之事,装神弄鬼,扰乱民心。
 
  按照晋国法律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来自最高法院无耻得最没底线的判决书了。嵇康是作为一桩民事纠纷案的证人归案的,但处罚他用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政治罪。
 
  后世的某朝学得这得无赖之法,常用嫖娼和偷漏税当借口,抓到大V后,让其在电视上忏悔其对抗政府的罪行。
 
  司马昭看到钟会的侦查结果后还有点不自信地问:凭这些子虚乌有的口袋罪名杀了嵇康,能使人心服吗?
 
  钟会恭敬地说:这就要看您大将军的表态了,一个拥有众多粉丝的大V,如果不能旗帜鲜明地表达自己拥护朝廷的政治立场,往往会被外界解读为政府异见人士。而回避政治,埋头于搞学术研究,是一种变相对抗中央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学术界的黑权威,是走白专道路危险分子。现在大将军还没有取得绝对性的主宰地位,还需要杀人来立威。
 
  司马昭犹豫不决:嵇康一向低调行事,尚未有越轨之举。你得把这事做成铁案,经得起历史考验。
 
  钟会说:想知道嵇康对大司马有无威胁,可先把嵇康定死刑的风声放出,看看民众反应,再决定是否杀他。
 
  嵇康死刑的风声刚一放出,就引出了举世大哗,这是阳光下罪恶,不加掩饰的构陷,赤裸裸的戕害,是暴力对正义的强奸。天下没有人,包括司马氏集团也没人认为嵇康犯下的是死罪。此事引发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学潮,有3000名太学生集体请愿,请求赦免嵇康。
 
  要知道此事的影响,就须搞清太学生的身份:这可不是简单的高校学生娃,能与这3000人地位相匹的,只有地球上的最高贵的基地——谠效衮衮诸公了。
 
  看到声援嵇康的人数如此之多,钟会心惊胆战:如果杀了嵇康则民心尽失,还是无罪释放吧!
 
  司马昭却一脸阴沉:你不记得前朝赵高吗?想确立绝对威严的惟一方法就是指鹿为马。乱世用重典,我只有杀了他才能巩固我的阵营、实现我的梦想。
 
  在神圣庄严的法庭上,听到钟会颤抖的宣判声,嵇康淡淡地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宣读判决书时,要比我听到宣判,心里更感到害怕吧?
 
  1000多年后的布鲁诺在听到宗教审判所的宣判后,说的最后一句话,就借用了嵇康这句响彻去霄的回答。
 
  就这样,人类历史上发生了最让揪心的一幕,举国上下,眼睁睁看着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一个为人类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名士、一个才华绝代、清白无辜的学者,在刑场之上坦然奏完《广陵散》后,从容就义。
 
  来源:凯迪网络 老字号字z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