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 拙

岂因声音微小而停止呐喊,岂因梦想渺茫而放弃追逐

 
 
 

日志

 
 

六神磊磊:我们如何相遇,又如何作别  

2016-03-04 07:17:49|  分类: 非常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经常想,我们喜欢武侠,到底是喜欢什么。

  那里并不是极乐世界啊。那里物价很高,通讯很慢,姑娘很作,小伙不洗澡,杀人不当事,审案不直播。更何况,无论金庸还是古龙,一个方面阔耳,一个小眼大头,长得都不帅。

  但是那个世界却又那么迷人,总有一些小的、酷酷的东西在致命地吸引我们。比如那里的酒招子和熟牛肉,客栈和渡口,驼铃和走镖声,斗笠和拂尘。

  还比如他们的见面和作别。

  “这位大侠,请问高姓大名?”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这是武侠世界里最程式化、最老套的相遇和作别了,可是偏偏我百听不厌,觉得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酷劲。

  尤其是当我们回到庸碌的这一端的人间,发现有趣的陌生人越来越少;当我们和人见面,握手,遇到男士湿腻腻的肥皂般的手,或是女士软塌塌的死蛇般的手时,就会更向往起酷酷的江湖来。

  在那里,我们可以抱拳,拱手,说着好久不见、十分想念,或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二

  是的,每一段精彩的武侠故事,都上演过迷人的相遇和作别。

  一桌子菜,这边的大汉头也不抬,说道:“吃罢!”那边的瘦子说:“好!”

  这是江湖里的谁初遇了谁?答案是胡一刀和苗人凤。

  月夜之下,“一别多年,别来无恙?”“多蒙成全,侥幸安好。”

  这又是谁遇见了谁?答案是西门吹雪遇见叶孤城。

  你可能要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打招呼么?不就是装高冷摆臭脸么?

  不是的。你如果这样想,就太小看了江湖侠客的相遇。

  我来讲两个侠客相遇的故事吧。

  乾隆朝的时候,在洞庭湖畔白马寺镇,一个偏僻的村落里,一位刀客遇见了一位村女。

  刀客上前问路。村女却说:“你去挑小半桶粪,加满清水,给我把这块花浇一浇。”

  这真是一句疯话——我只是向你问路,怎么竟叫我浇花,将我当作你家雇工一般?没错,原著里金庸也是这么说的。

  但刀客只略一迟疑,就去挑了粪,浇起花来。

  他想的是:“这姑娘生得瘦弱,要挑这两大桶粪当真不易。我是一身力气的男子汉,便帮她挑一担粪又有何妨?”

  这个刀客叫做胡斐,而这名村女就叫做程灵素。

  三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元末,在安徽女山湖畔的蝴蝶谷,一个少年遇到了一个小姑娘。他们也素不相识。

  “我快死了,求你送她去昆仑山找爸爸吧。”小姑娘的母亲说。少年点了点头:“好。”

  这是一句傻话。昆仑山在极西数万里外,他两个孩子如何去得?没错,原著里金庸也是这么说的。

  但少年答应了。他带着小女孩,真的跋涉万里,经历重重艰难险阻,在昆仑山找到了她父亲。

  这位父亲打算好好感谢他:“你随我回去,我传你几门天下罕有敌手的功夫。”

  这位父亲的武功很高,名震江湖,少年不是不知道。哪怕学到一招半式,也大有好处。

  可少年却没有答应。

  我说好了送你女儿的。既然送到了,那我就走了。

  大家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个少年叫做张无忌,而那个少女就叫做杨不悔。

  四

  侠客们的相遇,常常是一个easy模式:既然送到了,那我就走了。

  而今天我们的相遇,常常是一个hard模式。握手之际,我们脸上堆欢,心里飞速盘算:他会求我什么?我能要他什么?人人紧捂着自己的包裹,反复揣度着对方的动机,唯恐被他人觊觎。

  人人怀揣侠客梦,但人人一张路人脸。所以我们发现越来越难见到有趣的陌生人。

  相遇和作别有很多种,最棒的无过于温暖一笑,急人之难,临去时挥一挥手,道声再见。

  “既然送到了,那我就走了。”这大概是最好的告别。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